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女教师口述的刺激性经历

发布时间:2020-05-30 13:50 类别:情感日志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女教师口述的刺激性经历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女教师口述的刺激性经历,毕竟孩子发烧可大可小,而且听慕少凌的语气,孩子发烧的事情更是不能拖。

  慕少凌颔首,只是心里疑惑。

  若是那假阮白上次发烧是服用了恐怖岛的药,按照她的意思就是,这个药只有恐怖岛的人才有办法,那念穆她是怎么有办法把药性给压住的?

  念穆也是恐怖岛的人?想到她之前用方子压住了假阮白的症状,还有她居住的地方,也在ip地址的范围内。

  慕少凌想到的,司曜也想到了,不过他现在更关注孩子的健康,从电脑那里调出念穆曾经给阮白开过的药方。

  念穆一共在他们的面前开过两副药,他把两副药方都给记录下来,就是为了以后做研究。

  他看着药方,摸了摸下巴,“我这边有上次念教授开的药方,虽然说这些药都是温和养生的,但是调整剂量给孩子吃,若不是同一种药,效果还真不好说。”

  言外之意,还是要请念穆过来。

  慕少凌拿出手机,淘淘的情况不好,不能拖了,他直接给念穆打了一通电话。

  此时念穆刚到公司打了卡,准备换上实验制服去实验室继续做实验,手机响起,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慕少凌的电话。

  她的眉头轻轻蹙起。

  此时雷仲敲了敲她的办公室门,因为门没掩上,所以他直接提醒道“念教授,昨天的培养结果成分报表出来了。”

  “嗯,我等会儿就过去。”念穆点头,想了想,还是接听了电话,他不会无缘无故给自己打电话的,或许是真的有什么事吧。

  “慕总,您好。”她的声音透着一股僵硬。

  慕少凌开门见山道“淘淘住院了,情况有些复杂,我想可以的话请你到医院一趟。”

  听见淘淘住院,念穆的心一紧,很是担心,但是下一秒她就想到自己的身份,假装出平静地问道“淘淘的身体怎么了?医生怎么说?”

  “发烧,做了血液检查一切正常,但是却还在反反复复的发烧,症状与之前阮白的很像。”慕少凌说道。

  念穆注意到,他称呼阮白的时候,声音透着生疏。

  听着孩子在受罪,她心里也不好受,想起之前阮白甚至绑架了软软想要得到慕家人的重视,这次会不会又是她的阴谋?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女教师口述的刺激性经历想到这里,念穆还是坐不住,说道“我现在去医院一趟,慕总,麻烦您把孩子的病房号告诉我,还有我需要一系列的检查报告,裴医生应该在医院吧?麻烦您让他尽快出这些报告。”

  “嗯,你要什么报告,尽管说,我让他现在就开好检查项目单子。”慕少凌把手机递给司曜。

  司曜接过手机,还没来得及跟电话那头的人打招呼,就听到念穆说了一堆的检查,出了血液常规的检查做过以外,其他的都没做过。

  待她说完以后,司曜应道“好,我现在就去安排。”

  说完,念穆便挂掉了电话。

  司曜坐在电脑面前,开始为淘淘开检查单子,顺便用自己的关系替他插个队,按照慕少凌所说的,淘淘有可能是中毒了,所以这也算是危急情况,他也好安排。

  慕少凌拾起手机,看了一眼通话已结束五个字的时候,他眼神闪了闪,把淘淘的病房号告知后,把手机放回口袋中。

  司曜快速把单子开好,打了个响指,说道“好了。”

  “这些都是常规检查吗?”慕少凌问道。

  “不是,其中有一些是毒理检查,我安排了插队,很快就会有护士带孩子去做检查,你要陪着吗?”司曜说道,一般人都不需要做毒理检查的,但是在所有的常规检查中要是检查不出什么来,毒理检查就变得很有必要。

  “嗯,我先回病房。”慕少凌知道孩子生病的时候最需要自己陪着,所以转身走回病房。

  他刚走进病房,护士就走进来,要给淘淘抽血,还有带着去做各项检查。

  淘淘因为不舒服闹着别扭,慕少凌干脆把他抱起来,保姆举着输液袋跟着护士一同下楼做检查。

  因为司曜特别安排过,所以每项检查都做的很快,慕少凌带着孩子回到病房后,念穆也推门走进病房。

  看着慕少凌小心翼翼地把淘淘放在病床上,她问道“已经做完检查了?”

  “嗯,但是报告没有那么快出来。”慕少凌替孩子盖好被子后,回过头看着她。

  念穆的脸上有着明显的疲惫,似乎是昨夜没有休息好。

  “嗯,等等吧。”她看着保姆把输液袋挂好,又看向病床上的小孩。

  护士拿起体温计帮她测量了一下温度,念穆问道“现在身体多少度?”

  “输了液,温度倒是下去了,现在是三十七度五。”护士回答道。

  淘淘没有完全睡着,听见念穆的声音,睁开眼睛问道“是姐姐来了吗?”

  慕少凌点了点头。

  念穆走到病床边,看着淘淘苍白的小脸,心里紧紧地揪着疼,“是啊,我来了。”

  “姐姐,我很不舒服哦。”淘淘侧过身看着她,刚刚在楼下的检查室被抽了一管血,他才哭过,眼睛红彤彤的。

  念穆看见这个样子,心疼的想要把孩子抱在怀里。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女教师口述的刺激性经历淘淘又说道“姐姐,你能抱抱我吗?以前我生病的时候,妈妈都会抱着我睡觉的。”

  慕少凌闻言,正想说什么,却听到念穆说道“好啊。”

  她半坐在病床旁边,靠着床头,把淘淘抱入怀中。

  淘淘安心地在她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闭着眼睛。

  慕少凌看着她一抱着孩子就不哭不闹的,心里莫名的有些颤抖,他们不是母子,但是此刻却是和谐得像母子。

  家里的保姆经常照顾淘淘,所以孩子对保姆的感情也是十分深厚,但是就在刚刚抽血的时候,无论是保姆还是自己,也没法让孩子平静下来。

  淘淘平时不爱闹,但是生气的时候就会娇气些,这点,似乎随了阮白……

  想到下落不明的妻子,慕少凌紧紧看着念穆,她会是恐怖岛的人吗?

  念穆一直抱着淘淘,直到他的输液完全打完,护士拔针的时候,她也没有松开手。

  在她的怀抱里,淘淘也很安静,没有哭闹,加上药物的影响,便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保姆看着,低声提醒道“念女士,您这样抱着淘淘小少爷会累,要不我来吧?”

  “没事的。”念穆感觉手有点麻,但依旧坚持抱着孩子,她腾出一只手,给他盖好了被子。

  慕老爷子得知淘淘生病后,便让司机送自己到医院,走进病房看到这幕,他愣了愣。

  “这位是……”他虽然见过念穆的照片,但也是之前的事情,所以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爷爷,这是念教授。”慕少凌解释道。

  “念教授,你好。”慕老爷子知道她之前帮过阮白,也帮过周卿,同时慕少凌的三个孩子也很喜欢她,对于有能力的人,他是不会看低的,只是淘淘在她的怀里是怎么回事?

  是哄着淘淘吗?这种只有父母才会做的事情,她怎么做的这么理所当然?

  慕老爷子虽然不喜欢现在的阮白,但是也尊重着慕少凌的选择,他不愿意离婚,自己也不会强迫,但是现在这个女人就像是后来者,故意讨好孩子,是想要上位吗?

  他不禁怀疑,毕竟这么多年,用各种借口粘上慕少凌的女人多着去了。

  慕老爷子认为,既然慕少凌选择了阮白,就要为自己的婚姻跟选择负责任,不能落人口实。

  “老爷子,您好。”念穆看着好久不见的慕老爷子,心里想着自己应该要尊敬些的,但是此刻抱着孩子,她也只能这样,没有办法。

  这么久没见,老人家的精神还很好,她看见就放心了。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女教师口述的刺激性经历虽然慕老爷子以前因为误会了一些事情刁难过自己,但是她对他还是心存感激的。

  这个家,若是没有慕老爷子,她三个孩子恐怕要受很多事情,慕少凌平时忙,不是时时刻刻都能把孩子照顾得非常好的。

  “嗯,淘淘这是怎么了?”慕老爷子问道。

  念穆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他紧紧依赖在她的怀里,手甚至还抱着她的一只手臂,好像很担心自己会离开。

  若是现在是晚上,她肯定会陪着躺在一旁,只是大白天的,她也不好这么做。

  保姆在一旁解释道“淘淘小少爷刚刚哭闹着,念女士就帮忙哄着了。”

  慕老爷子知道淘淘对念穆的喜欢,也是明白,只是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念穆会出现在这里。

  “嗯,念女士辛苦了,现在淘淘的情况如何?”慕老爷子关心问道。

  慕少凌回答道“淘淘现在退烧了,但是反复发烧情况不稳,所以我拜托念教授来看看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那是怎么回事?之前就咳嗽了几声,然后就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慕老爷子也是不明白。

  “现在还不清楚。”慕少凌说道。

  慕老爷子杵着拐杖看着一脸难受的曾孙儿,打从心里疼惜着,“裴医生没说什么吗?”

  “刚刚孩子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爷爷,这个事情不能急,还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知道。”慕少凌说道。

  慕老爷子也知道心急是没有办法的,帮不到淘淘,于是点了点头,往沙发那边走去坐下,打算等结果出来。

  他看着念穆像一个母亲一样抱着淘淘,想起了还在外面风流快活没有一点消息的阮白,说道“那阮白呢?她什么时候回来?”

  “最近这段时间她都不会回来。”慕少凌说道。

  慕老爷子闻言,不悦了,以为是阮白在外面玩的不想回来,不顾孩子的身体状况,“她是怎么当妈的,孩子生病了需要妈妈,她还在外面游玩!”

  慕少凌自然不能告诉他阮白是假阮白的事情,现在事情还没完全调查清楚,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个被泄露出去的风险。

  他说道“阮白三年来一直照顾着孩子照顾着慕家,所以我打算让她在外面多玩几天。”

  念穆听着他体贴的话语,心一紧。

  慕老爷子不满道“她就这么心大,自己的孩子生病了,还顾着玩?”

  “我没有告诉她。”慕少凌垂眸说道,神色没变。

  慕老爷子眉头紧皱,心想着慕少凌是不是太宠爱阮白了?居然任由她这样在外面玩着,孩子的事情都不打算说。

  念穆垂眸,听着他们爷孙二人的对话。

  阮白外出旅游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即使她对孩子没有感情,但是知道了淘淘生病,也总会回来装模作样的吧?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女教师口述的刺激性经历慕少凌却说,不打算告诉?

  而且如果淘淘这次生病是阮白的手笔设计的,那她更没可能在国外。

  即使她不精通医术,但是用药说明肯定是知道的,什么时候发病也是知道的。

  上次她绑走了软软,为的就是让慕家的人重视自己,而这次,她有一个扮演慈母的机会,又怎么可能不争取而是去了旅游?

  再爱玩,她也不敢违抗阿贝普的命令。

  念穆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之前羡慕假阮白得到慕少凌偏爱的心情完全消失。

  “少凌,她是你的妻子,即使你宠爱她,也不能这样做。”慕老爷子语重心长地说道。

  慕少凌点了点头,“爷爷,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你不用挂心。”

  念穆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她抬眸看着慕少凌的侧脸,总觉得,他在背后做了什么。

  难道是,他已经发现了身边的阮白是假的?

  念穆瞬间压下这个想法,也没可能,那个假阮白有失忆做借口,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发现了……

  越是疑惑,她就越是想要弄清楚。

  念穆心里想着,等知道淘淘是什么情况后,就让阿木尔去查一查。

  阿木尔的技术可以,慕少凌说阮白出国旅游了,只要让阿木尔查一查出境记录,就能知道慕少凌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女教师口述的刺激性经历慕老爷子听着他平静的话语,似乎没打算把阮白给喊回来,摇了摇头,决定不再说什么。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