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皇阿玛深入 小燕子 小燕子与皇阿玛在车上

发布时间:2020-06-09 10:45 类别:情感日志

皇阿玛深入 小燕子 小燕子与皇阿玛在车上

  皇阿玛深入 小燕子 小燕子与皇阿玛在车上 时暝阴鸷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更沉,骤一扬手,一巴掌狠狠扇在时沐阳的脸上,瞬间红肿了一片,甚至眼角都扇破了一道细口,血越发染红了眼睛,看上去更加狼狈。

  “不需要?”时暝语气更加讥诮,“你以为我想救你吗?”

  ……

  时沐阳喉咙骤紧,发出一声哽咽,眼泪沾染了血,竟变成血泪滚下来,愤怒的低吼转成一声声哀求,

  “哥,已经够了,不要这样,放了他们……”

  “云熏儿还没告诉你,季亦承的毒已经解了。”时暝淡淡的说。

  时沐阳骤然一惊,看向云熏儿,云熏儿脸色发白,没说话。

  “而且,是景倾歌找我拿的解药。”时暝接着说,“为了救季亦承,她心甘情愿跟我走了。”

  “你……你真的疯了!!”时沐阳竟然从喉咙里喷出了一滩血水,直直的喷在时暝的胸口上,纯黑色的布料被染得更深,更妖异。

  “你现在才知道?”

  “哥,放了倾倾,求你,放了倾倾……”时沐阳满脸惊慌,一把死死抓紧时暝的手臂,血泪在苍白的脸颊上淌下一道道血痕,那么悲酸,那么痛苦,“已经够了,够了……求你,哥……”

  “滚开!”时暝怒喝,“不可能!”

  “哥……”

  时暝骤然眯眼,金色的眸子就像是淬了毒,轰然间变得更加了冷骇了,缓缓勾起唇角,似笑非笑,

  “很快,就会结束了。”

  “哥……”时沐阳心口大跳,一阵阵头皮发麻,“哥,你想干什么!你要做什么……”

  云熏儿和医生更是身体颤抖,甚至都腿软得要站不住脚。

  时暝根本无视他的哀求,冷喝,

  “你要是真不想要你的命了,直接一枪朝自己脑袋开,别浪费我的血来救你!”

  他又一甩手,将时沐阳死死拽紧的胳膊摔开,转身径直的走出了地下室,冰冷的脚步声在狭窄的地道里听得“哒--哒---”直响。

  时沐阳哀戚的低吼还不断的传出去,

  “哥,你到底想做什么,哥……”

  皇阿玛深入 小燕子 小燕子与皇阿玛在车上最后,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空气里血腥的味道交融着消毒药水的味道,更加刺鼻。

  ……

  庄园,房间里,景倾歌瞪着天花板,一直到深夜都还没睡着,忽然听见窗外车子停下的声音。

  景倾歌浑身一惊,迅速裹紧了鹅绒被,甚至几乎都要把脑袋都给盖住,闭紧了眼睛。

  门厅外。

  “大公子。”赫伯特弯腰打开了车门。

  时暝走进大厅,冷冷的瞥了眼二楼,赫伯特接着汇报景倾歌今天都做了哪些事,说到最后,赫伯特语气微顿。

  时暝眼神一凌,“说。”

  “她似乎想要去……那个房间。”赫伯特低头说。

  时暝倏然眯起了眼睑,掠过一抹冷鸷的戾光,却缓缓的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的冷哼了一声。

  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心颤了一下,谁都不敢看过去。

  “我知道了。”时暝又冷冷一笑,径直上楼,左转,走去了长廊尽头,金色的门柄旋转,魅影消失在门背后。

  又“啪嗒”一声,门重重锁紧。

  ……

  昏黯的房间,只有床头的台灯亮着,散发着浅橘色的淡淡暖光。

  季亦承从浴室里走出来,上床躺下,胸口缠绕着崭新的白纱布,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看着屏幕上的屏保照片,冷抿成线的唇角轻轻掀起来,拢上一抹宠溺的弧度,漆眸里净是怜爱。

  “小坏蛋,一定要等我,晚安……”他低着声,温温柔柔的说,喉咙酸涩。

  深眠的夜里,景倾歌已经睡着了,梦里她听见季亦承的声音,在和她说晚安,眼角滢潋,泪水打湿了枕巾,唇畔微微一扬,在梦中呢喃一声,

  “晚安,老公……”

  ……

  第二天早晨。

  景倾歌起得稍微晚一些,昨晚她竟然都没有做噩梦,梦见了季亦承,梦到他来救她了,带她回家,回了A市,再也不用受时暝的威胁恐吓,还有爸爸妈妈,爹地妈咪,全都陪在她身边。

  这个梦很长,很安心,所以她睡得很好,起床后的心情也比之前都好一些。

  她简单洗漱,开门,却发现之前几天一直都守在门口的两个女仆并不在,奢华的走廊寂静至极,甚至连她的呼吸都好像被放大了似的,安静得过分。

  景倾歌正欲关门,目光却顿在走廊对面尽头的那扇浅金色门框上,一瞬不瞬的盯着。

  皇阿玛深入 小燕子 小燕子与皇阿玛在车上心口一紧,突然紧锣密鼓的敲击起来,就好像那里有什么巨大的牵引力,拉着她不断的前去,眼前又浮现昨天她提到那个房间时两个女仆的激动反应,那恐慌的神色……一定有诡异!

  ……

  景倾歌深呼吸一口气,又抬着脑袋循望了一下,确定女仆都不在,抬头,不远处的走廊天花板上监控摄像头的红光还一闪一闪的。

  既然时暝给她解了镣链了,说明她能自由活动,她不过是去房间看看,就算被抓住说参观就好了。

  景倾歌在心里如是想着,又瞥了眼监控摄像头,脚上都没穿拖鞋,直接朝走廊对面的尽头跑过去了。

  前后不过五十米的距离,景倾歌一路跑下来竟然喘得不行,靠在墙壁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小脸微微有些发白。

  缓和一会儿。

  她伸手握住那金色的门柄,冰冷的触感传过来,刺得她心口又止不住狠狠一跳,好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就要从嘴里蹦出来。

  景倾歌猫着腰回头望了眼,“咔哒”,她心里暗喜,门居然没反锁,手掌轻轻一推,一抹纤细的娇影从门缝里滑了进去。门缝再一次紧紧闭合。

  ……

  景倾歌一转身,就被一片浓郁汹涌的黑暗给笼罩了。

  窗帘竟足足五层厚,将窗外的阳光遮挡得严严实实,几乎透不进来一丝。

  景倾歌脑海里突然闪过之前噩梦里总是出现的画面,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就好像魔鬼张大的嘴,要把她一口一口的咬碎。

  倏地,胸口的心跳变得微微乱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下意识摸向门边的墙壁。

  “皇阿玛深入 小燕子 小燕子与皇阿玛在车上啪”,灯亮了。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