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大叔一天要我三次 大叔你的太大了我还要做

发布时间:2020-06-17 14:20 类别:情感日志

大叔一天要我三次 大叔你的太大了我还要做

  大叔一天要我三次 大叔你的太大了我还要做,于是,一顿晚餐吃得乔初见脸红耳热,另一位怡然自得。

  吃完之后,上官域把剩下的打包盒利索的收拾好,装进袋子里系紧,丢进了垃圾桶,又拉着她一起去浴室刷了牙。

  看着镜子里一起拿着牙刷满嘴含着牙膏泡泡的俩人,乔初见眉眼间的神色凝了凝,又轻轻一笑。

  真的,很开心啊。

  ……

  “睡觉了。”上官域一弯腰,直接将她横抱了起来,转出洗手间走去床边。

  乔初见骤然想到辛迪刚刚送小馄饨来说的话。

  全、垒、打……

  他将她放到了床上,小心的避开腿上受伤的地方,也跟着躺了上去,长臂一揽,将她纤细的身子纳入了怀里,动作相当娴熟自然,好像做了不止上百遍似的。

  见乔初见抵着自己的胸口一动不动的,上官域不由觉得好笑,单手扳起她的脑袋,很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尖,语气里都带着浓浓的笑意,

  “初见小姐,今晚没有助兴节目,所以不用这么……慷慨赴死。”

  “……”乔初见喉咙狠狠的噎了,接着又说了一句立刻想咬舌头的话,“我哪里慷慨赴死了?”

  “所以你也想做点什么?”

  “……”这回是真的卡住了,欲哭无泪ing……

  上官域眸底的神色更加柔软,就这么好整以暇的凝着她。

  乔初见眼神闪烁了好一会儿,最后抵不住他的眼神攻势,就好像揪住了她的心尖儿一样,逃都逃不掉,所以只好迎上去了。

  床头的壁灯散落淡淡的橘光,他的脸颊都在这片光影里。

  眉宇温和,眸底仿佛笼上了窗外的那片星辰,一片迷人的薄光,印出她不知何时噙着莞尔笑意的容靥。

  ……

  大叔一天要我三次 大叔你的太大了我还要做,乔初见心口细漾,终于想起来几天前被她忘记的那个问题了。

  “你让辛迪姐当我经纪人的时候,和她说了什么悄悄话?”她笑着问,抱在他腰际的玉臂也不自知的环紧了一些。

  他却明显的感觉到,愉悦的扬了扬眉,“你都说是悄悄话了,那怎么能说?”

  “真不说?”乔初见猜到他就会这样回答。

  “你确定要听?”

  乔初见一顿,有时候就是这样,本来还无比坚定的,突然被反问一下,就根基动摇了。

  “听。”她唇角微抿,果断稳住。

  上官域笑,伸手拉住了她的手,静看了半分钟,她的胃口已经被吊得高高的,他这才怡怡然道,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说让她照顾好我家领导,不能让人欺负了,要欺负也是她欺负别人。”

  他说得自然,类似于随口说“今天天气不错”的语气。

  可是就是这样的声音,低醇中透着性感的磁色,直直的射中了她的心尖上的那一处,惹得她更激荡的一拍骤滞,甚至都忘记怎么呼吸了。

  ……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吻上了他的唇,他眸底溢满的笑意更近在咫尺。

  她红了脸,却没迅速离开,而是又大大的亲了一口,这才说,“我又不欺负人。”

  “那欺负我?”上官域立刻摆出一副“任女朋友随意攻陷”的表情,在她手心里似有似无的轻摩了一下。

  乔初见脸更热了,“明明就是你欺负我。”

  她抿了抿唇,声音细腻,涓涓如流水,又透着一种很特质的娇软暖糯,一度让他心神游荡。

  ……

  上官域眸底的笑意愈发浓郁,蔓延至唇捎,微微靠近,在她刚刚亲过他的唇上又吻了下去,浅尝辄止。

  “我舍不得。”他说。

  这么温婉美好的女孩,他怎可能舍得欺负她呢?

  定是不舍的,不然也不会……

  大叔一天要我三次 大叔你的太大了我还要做,似是想到什么,上官域烟黑的深眸里划过一抹妖异万分的薄光,还带着很温情的笑,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睡觉了,明天早上我叫你起床。”

  “嗯。”

  床头的壁灯还透着暖暗的橘光,很快,乔初见便沉沉的睡了去,剧组杀青没几天了,她最近睡眠严重不足,眼翦下还浮着一片青黛。

  看着怀里呼吸起伏轻缓的女孩,上官域清俊一笑,眸底的星辉微微一闪,掠过一覆光影,凝聚渐浓。

  他又抚了抚她的长发,柔软的发丝从指缝中滑过,抵在她的发旋处吻了吻,轻唤了一声,

  “初见……”

  ……

  她已经睡得熟了,依稀听到模糊的声音在耳边轻旋,想要回应来着,可是嘴巴都张不开,只能在喉咙里含糊不清的呢喃了半声,然后更沉得睡着。

  这一觉乔初见差不多睡了近十个小时,应该是她进组来睡得时间最长的一晚了,醒来的时候是早上八点。

  昨夜又下了一夜的雨,现在玻璃窗外一片晴空。

  炎炎夏日的朝阳已经高高的挂起来,散发着还不算太强烈却明灿的碎金光芒。

  乔初见眼前的看到的画面是,他就站在玻璃窗前透进来的浅金里。

  已经换过了衣服,白衬衫,休闲款的西裤,脚上还套着拖鞋,明明根本不算搭配,却偏偏觉得还是那么好看。

  尤其是那张冷隽清冽的轮廓。

  他正在讲电话,恰好露出半张侧脸,高挺的鼻梁真的像是雕刻的似的,短碎的墨发还软软的趴在额前,甚至比女人还长的睫毛在阳光里看得根根分明。

  他微一眨眼,蓦地,她心尖都跟着悸动了。

  ……

  乔初见就是被这样的画面给迷住了魂儿,刚醒来的意识还是混沌懵圈的,甚至以为自己还在昨晚的那个美梦里,无意识的轻声溢出,

  “阿域……”

  上官域在她出声之前恰好看过来的。

  她还没听清楚他对着手机又说了句什么,他就已经挂了电话,快速两步走上来坐在床边。

  “吵醒你了?”他轻轻覆上她耳鬓的长发,将脸颊上的那一缕挽到耳后。

  乔初见摇摇头,凝脂般的脸颊白皙皙的,她就像是一杯水,单纯,简单。

  上官域低头要吻下去,却被她直接捂住了嘴巴,一双轻浅的眸子微微眨了眨,很明显的潜台词,还没刷牙啊。

  大叔一天要我三次 大叔你的太大了我还要做,上官域一笑,直接拉开她的手,非常精准的一吻而下,唇瓣相抵,夹着笑意的磁声慵懒渗出,

  “慢慢习惯就好了。”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