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诗经》里那些对爱情忠贞不渝的男子

发布时间:2019-10-23 12:01 类别:情感日志

《诗经》里那些对爱情忠贞不渝的男子

  《诗经》里那些对爱情忠贞不渝的男子 《诗经》里有很多爱情诗篇,塑造了很多鲜活的女性形象。爱情是男女双方的情感,所以除了女性,这些爱情诗也塑造了很多男性形象,本文给大家介绍几位对爱情忠贞不渝的男子。

  诗经王风采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葛、萧、艾:都是野草,葛用于织布,萧用于祭祀,艾可以入药。

  那个采葛的人啊,一天不见,像是过了三个月!

  那个采萧的人啊,一天不见,像是过了三个秋天!

  那个采艾的人啊,一天不见,像是过了整整三年!

  这个男子思念情人痛苦难堪,才一天不见面就像是三个月、三个秋天甚至三年,空间上的阻隔无限延长了这个男子的心理时间。凡是恋爱过的人恐怕都有这种体验,热恋中的男女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腻在一起。分开一会都受不了,大半夜地微信也聊个不停,哪怕视频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也是幸福和快乐的。

  从这首诗我们也可以看到先民的审美意趣,在他们的意识里,劳动是美丽的。比如这位男子,他想起他的情人的时候,都是和劳动联系在一起,要么采葛、要么采萧、要么采艾,总之都是在干活。

  这是一种健康朴实的审美观,和后世文人的审美有很大不同。后世的文人眼中美丽的女子是娇媚的、慵懒的、柔弱的、甚至病恹恹的。虽说善美趣味不该单一,但后者总是比前者少了一点活力和健康。

  诗经陈风月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皎:明亮洁白。佼:jiǎo,美好。僚:娇美。舒:舒缓从容。窈纠:女子行走时体态优美。劳心:忧心。悄:忧愁。皓:明亮。懰:liǔ,妩媚。忧受:女子行走时体态优美。慅:cǎo,忧愁。照:此处做形容词,明亮。燎:明亮。夭绍:女子行走时体态优美。惨:忧愁、烦躁。

  这一篇生僻的字和词比较多,明白了这些生字生词也就理解诗的内容了。

  洁白明亮的月亮升起来了,那美丽的人儿真娇美;步子舒缓体态婀娜真迷人,我的心啊真忧愁。

  洁白明亮的月亮升起来了,那美丽的人儿真妩媚;步子舒缓体态婀娜真迷人,我的心啊真忧虑。

  洁白明亮的月亮升起来了,那美丽的人儿真耀眼;步子舒缓体态婀娜真迷人,我的心啊真烦躁。

  这名男子是在月亮升起的时候想念他的梦中情人,“月出皎兮”、“月出皓兮”、“月出照兮”,皎洁的月光烘托出优美的意境,“佼人僚兮”、“佼人懰兮”、“佼人燎兮”,让人似乎看到那位妩媚照人的漂亮女子。

  这首诗虽然说生僻字和生僻词很多,但是闭上眼睛细细涵咏。不需要理解字词的含义,仅仅是音阶的起伏,就能让人感受到那明亮的月光、优美的姑娘,还有男子热切的思念和沮丧低落的情绪。诗的音韵美在这里体现地非常充分。

  诗经郑风出其东门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出其闉阇,有女如荼。

  虽则如荼,匪我思且。

  缟衣茹藘,聊可与娱。

  如云:众多。匪:非,不是。缟:白色。綦:暗绿色。聊:愿。闉阇:yīndū,城门。荼:tú,白茅花,此花开放的时候非常多,“如荼”也是形容众多。且:jū,语气助词。茹藘:rúlǘ,一种草,根部可以制作红色的颜料,这里指红色的围裙。

  走出了东门,只见女子多如云;虽然多如云,但不是我思念的人;只有穿着白色衣服戴着绿色头巾的那位姑娘,才让我感到快乐。

  走出了城门,只见女子多如荼;虽然多如荼,但不是我思念的人;只有穿着白色衣服围着红色围裙的那位姑娘,才让我感到越快。

  这位男子可真是一往情深,虽然眼前如花的女子如云如荼,可是他却无心欣赏,因为那些女子都不是他心中的人。能够让她快乐的,只有那个穿着白衣服、戴着绿头巾、围着红围裙的姑娘。

  这首诗语言质朴,没有撕心裂肺的痛苦,也没地崩山摧的誓言,只有男子对姑娘平凡、真切而又深沉无比的思念。不用夸张的情绪和华丽的词汇,依然表达出了真挚厚重的情感,先民诗人真是伟大。

  之前几位饱受相思之苦,他们思念的姑娘还都健在。下面这一位更不幸,他思念的人已经故去,可他依然是念念不忘,真是一往情深。

  诗经唐风无衣

  岂曰无衣七兮?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

  岂曰无衣六兮?不如子之衣,安且燠兮。

  七:虚数,形容衣服很多。子:你。安:舒适。吉:好看。六:虚数,形容衣服很多。燠:yù,温暖。

  谁说我的衣服不多?只是哪一件都不如你缝制的衣服,舒适又好看。

  谁说我的衣服不多?只是哪一件都不如你缝制的衣服,舒适又温暖。

  有句成语叫做“爱屋及乌”,这位男子则是“爱妻及衣”,他对深爱着他故去的妻子,以致于别人缝制的衣服再多也不好,他也不喜欢穿。只有爱人亲手缝制的衣服才是舒适的、美观的、温暖的。

  这首小诗仅仅三十个字,而且大部分都是重复的,却完美的表现出了这位男子对亡妻真挚深沉的爱。艺术作品能否感人不在篇幅的长短,全在情感是否真实。如此浓厚沉重的情感,诗人只用一件衣服便清晰透彻的表现了出来,这位诗人虽然没有留下名字,但他当得起伟大二字。

  无独有偶,唐代诗人元稹也通过衣服来表达对亡妻的思念,“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同样是真情实感,同样催人泪下。

  还在为择偶而发愁的女孩子们,如果遇到了这样的男人,别犹豫,拿下!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