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听话坐上来就不疼了/极品护士好紧好多水

发布时间:2021-06-30 10:23 类别:情感日志

听话坐上来就不疼了/极品护士好紧好多水    

只要不是端茶倒水,陪小姐琴棋书画,阿乐做事就非常的利索。


       

挑选两匹骏马,和楚昭一人一骑,背着包袱扬鞭催马沿街疾驰。


       

街上车马不少,也有女子们行走,但骑马的女子很少见,顿时吸引了民众的视线。




       

“这什么人?”


       

“乡下人吧,穿着打扮够土的。”


       

“这两女孩儿年纪不大,骑术还不错,应该是杂耍班子。”


       

民众们说笑指点,看着骑马的两个女孩儿眨眼而过。


       

一间临街的茶楼上,有女孩子倚窗而坐,室内传来铮铮的琴声,伴着琴声她的眼不时眯起,然后头一点,再猛地惊醒——


       

如此重复,这一次低头还没被惊醒,自己先睁大眼。


       

“哎。”她喊了声。


       

这声音让室内琴声被惊扰,弹琴的女孩子差点错了音,欣赏琴声的女孩子们也被吓了一跳。


       

“齐乐云,你干什么呢?”“你不想听就先回去。”“你又不会弹琴,非要跟着来。”


       

抱怨声四起。


       

被唤作齐乐云的女孩儿也没有道歉,指着外边声音更大:“你们看,是楚昭!”


       

楚昭?


       

抱怨的女孩子们停下,弹琴的也不弹了,都向窗边涌来。


       

“不会吧?”“她不是跑了吗?”“是被抓回来了吧?”“坐着囚车吗?”


       

女孩子们挤在窗边,看着街上已经疾驰而过的人影,虽然只能看个背影,但也都认出来了。


       

“真的是楚昭。”


       

“她竟然回来了。”


       

“咿,看起来,不是被抓回来的。”


       

“你们看,她好像是去梁府。”


       

“是去认罪吗?”


       

挤在窗边,女孩子们几乎要把身子探出去,最先喊的齐乐云从窗边挤出来。


       

“快去梁府看看。”她说道,脸上满是兴奋,“看楚昭怎么叩头认错。”


       

这可比听琴有趣多了。


       

楚昭跑了后,日子都少了很多乐趣呢,现在这乡下丫头又回来了,太好了。


       

“小姐,我们要去梁府?”


       

阿乐对京城不熟,她进了京连楚家都没熟悉就被楚昭弃之不用,大夫人也瞧她不顺眼,直接扔给下等仆妇,被关着在后院没完没了地洗衣。


       

她原本以为楚昭是要直接回楚家,但楚昭说去梁府。


       

小姐去梁府做什么?


       

难道是去赔礼?


       

昨日大老爷在城外要让小姐去梁府,小姐宁愿跟着邓弈去坐牢也不肯去,现在牢房不用坐了,为什么还要去梁府?


       

楚昭看着前方的街道,回忆着梁府的位置:“正因为不用坐牢了,才去梁府。”


       

阿乐似懂非懂,也不问了,反正小姐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只是,她攥了攥缰绳,小姐要是赔礼道歉被梁家人辱骂责打的话,她是绝不会袖手旁观的,她就是被绑起来送官,也要揍他们。


       

梁家的人知道楚昭回来了,但并不知道楚昭正往他们家来。


       

后宅里,婢女捧着刚熬好的药款步走到门前,一个十四五岁柳眉杏眼的女孩儿迎过来。


       

“我来吧。”她轻声说。


       

这女孩儿穿着鹅黄裙衫,只带着珍珠耳坠,相貌不算绝色,但文文雅雅端庄大方。


       

虽然殷勤如婢女,但她并不是梁家的婢女,而是楚家的小姐。


       

楚家的小姐打了她们家的小姐,但对于这个楚小姐,婢女没有丝毫不满,而是和气的避让,说:“阿棠小姐,你歇着吧,我来。”


       

楚棠笑说:“我歇了半日了,端个药也不累。”说着接过去。


       

婢女没有再阻止,跟在她身后进了房间,看着坐在床上眉头紧锁的一个女孩儿,这是梁家的那位被楚昭踹进湖水里昏睡不醒几乎丧命的小姐。


       

但看她脸色稍微孱弱,眉间有抑郁之外,并没有命不久矣的样子。


       

“阿棠。”看到楚棠端了药过来,她还坐直了身子,伸手,“你别忙了,我自己来。”


       

楚棠在床边坐下:“这药苦,你自己吃不下去。”


       

梁小姐笑:“怪不得我母亲不舍得让你走,也只有你能管住我。”


       

楚棠果然亲手喂她吃药,喂几口药,再喂一口蜜饯,耐心又体贴。


       

“不要这么说。”她叹气,“如果不是我妹妹害你,你哪里需要吃这苦药。”


       

梁小姐忙道:“阿棠,你是你,楚昭是楚昭,我可没有怪罪你,我们家里也没怪罪你。”说着拉着楚棠的手,“倒是更同情你,有这么的妹妹,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不容易也没办法。”楚棠说,将手抽回来,喂梁小姐一口药,“你按住我的手不吃药也不行。”


       

梁小姐被逗笑了,只是虽然笑,眉间的抑郁也没缓解。


       

“阿沁,你不要难过。”楚棠看到了,认真地说,“我父亲说了,一定不会轻饶她,就算叔父,也不能不讲道理,她打了人犯了错就要受罚,我在这里跟你保证,如果她不受罚,我就——。”


       

梁沁忙阻止她赌誓:“好阿棠,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意,这事跟你无关。”说到这里轻叹口气,“我心情不好,其实另有原因。”


       

楚棠好奇问:“阿沁你才貌双全,家世也好,也会心情不好吗?”


       

梁沁失笑,但对楚棠眼里的羡慕以及话语的恭维很满意。


       

“人总有不如意的。”她说,扭捏一下,“我家里跟我说了一门亲事。”


       

楚棠又惊又喜又羡:“那肯定是门当户对的好姻缘。”


       

梁沁点点头:“是,家世挺好的,只是。”她咬了咬下唇,这件事羞耻难言,但不说吧又实在憋闷,最终一咬牙低声说,“那人,不肯,跑了。”


       

楚棠差点笑出声,面上变得愤怒:“那是他配不上你。”握着梁沁的手,“这是老天有眼,免得你嫁错人。”


       

梁沁心里舒坦多了,给她解释:“真是气人,其实我们家还没说同意呢,我又不是嫁不出去。”


       

这话楚棠才不信,他们如果不想同意,哪里还会生气,怪不得那日梁沁无精打采,心不在焉,也才会被楚昭一脚踹下水,明明可以躲开的。


       

这些日子守着,看她恹恹的样子,真以为是受伤厉害,原来这伤是因为男人。


       

她抿嘴一笑,握着梁沁的手:“不要想了,你的好姻缘在后头呢。”


       

梁沁点头,又叮嘱:“好妹妹,你可别告诉别人。”


       

楚昭点头:“当然。”当然,把消息传开有很多办法,不是必须她亲口说。


       

两人正亲密的说话,门外有婢女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小姐小姐,那个楚昭来了。”


       

楚棠和梁沁对视一眼,有惊有喜也有忐忑。


       

“她昨天就回来了。”楚棠忙说,“父亲直接把她关到牢房里让她反省,现在是来赔罪认错了。”


       

梁沁往床上躺去,哼了声:“我不想见她。”


       

.....


       

.....


       

楚昭站在梁府门外,两个闻讯来的仆妇冷脸打量她。


       

“楚小姐肯踏足我们府,真是我们荣幸啊。”她们冷冷说。


       

楚昭点头:“我觉得也是。”


       

两个仆妇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说什么?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