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体内s尿H文/花魁H爽文

发布时间:2021-07-09 13:49 类别:情感日志

体内s尿H文/花魁H爽文青山民族自治乡位于瓯顺县西北再偏北,距离瓯顺镇路途遥远。


       

大热的天,中巴车上又没有空调,江森坐在车里,就跟坐在罐头里似的,被闷得几乎气都喘不过来。但幸好是山区,再热的天,总比满是热岛效应的城市稍好一些。


       

看着车窗外飞快倒映过的山林,江森继续拿出他没吃完的梨子,咔咔啃着。




       

连吃完两个雪梨,又再次陷入发呆状态。


       

中巴车司机飘逸地打着方向盘,在山路上来回拐弯,几乎每隔十来分钟,就会出现连续的好几道发卡弯,把车里原本就闷得不行的人,甩得几乎连胃都想要吐出来。


       

从家里到市里,这一段路,虽然不是最难的,却堪称最最令人感觉痛苦的。


       

每回进出这片地方,江森都有种死一遍的感觉。


       

将近三个小时后,傍晚4点50分出头,江森从青民乡的中巴车站下来时,整个脑子都是木的。他站在车站外,举目眺望,茫然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恢复清醒。


       

然后摸了摸口袋,身上的身份证和存折都在,便快速朝着可能是东瓯市位置最深的一间邮政服务中心走去。五点出头,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江森将将赶在他们关门之前,从邮政储蓄银行里提出了110块钱,然后直接走进邮政银行旁边,一间过夜只要20块钱的小旅馆。


       

从乡里到村里的车,晚上就不经营了。


       

而如果要从青山村步行去到十里沟村,至少得花上四五个小时,并且晚上走夜路也不安全,不是怕人,而是怕大型野生动物出没。江森干脆就先在这里歇歇脚,明早再等车出发。


       

在小旅馆的楼下交了押金,登记了身份证,江森上楼进了房间,把东西放好,转身便去了楼上的共用卫生间,用里面那粘乎乎跟鼻涕似的肥皂,好好地洗了个澡。洗干净出来,回到房间打开电风扇,又放空了片刻后,才带着房间钥匙下了楼,出门吃晚饭去。


       

傍晚时分的青民乡,显得异常宁静。


       

纵然车站周边就是全乡的最核心地带,但在这个点,路上依然看不到几个人影。


       

瓯顺县全县18万人口,青民乡只有2万,还不如市区的一个普通社区人口多。而其中将近八九千人,还分布在青民乡广阔的荒山野林里。比方江森他家所在的十里沟村,连村子外带山沟里大大小小的寨子,全部加起来,估计也就两千来人。具体数字一直不明白。


       

乡里一直以来,都很想把这些人外迁,让他们过上现代生活,但问题是,移民安置的成本实在高得吓人,再加上这背后的建设和管理成本,移民扶贫的设想,就一直只能停留在纸面上。


       

按理说也需要被扶贫的江森,在空旷的青山村路上走了片刻后,终于找到一家很小的面馆,坐下来吃了碗排骨面。一碗8块钱,物美价廉量大,物价水平跟瓯城区90年代中后期的水平基本持平。可见整体经济发展水平,至少也有着十来年的差距。


       

一整天光靠几个梨子活着的江森,风卷残云吃完面条,端起碗来连面汤都没放过。吃饱喝足结了账,接过两块钱的钢镚,从面馆里出来,江森没有直接回旅馆,而是沿路逛了起来。


       

青山村的街景其实很不错。


       

如果光看建设水平,这里除了人口不足外,其实已经完全够格改设青山居委会,乃至改成青山街道。但看外观,这片举全乡之力建设起来的青民乡精华之地,已经和市区区别不大了。


       

而且各项基础设施完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乡政府、乡医院、乡中学还有小学,乃至全乡唯一的一片工业用地,以及仅有的一条商业区,全都扎堆地坐落在这个村子里。


       

所以也正因如此,全村七成左右的人,全都并不意外地靠财政养活。


       

剩下三成则跟江森住的那间旅馆一样,是公职人员的家属在经营。并且他们的经营范围还不光是旅馆,所有别的生意,这些地头蛇们也都能而且已经插上一脚。


       

因此外面的人要是想来这里做买卖,八成都活不过两个月。


       

工商、税务、消防、安监、卫生、公安、工会、村委会、老人协会甚至妇联,大家伙儿每隔一天上门光顾一次,那店基本就不用开了。而本地人,就完全不存在这种烦恼。


       

江森沿着青山路,走过较为安静的公家小区。


       

隔着高墙的小区内,充满小孩子快乐的欢笑声。


       

孔双喆家就住在这里头。


       

但是江森没进去过,具体楼栋位置和门牌号码一概不知。


       

不然按道理,是应该进去拜访一下。


       

走到青山路的尽头,十字路口斜对面不远处,就是青山民族自治乡中学。


       

江森远远看了眼,但并没有要去鞠躬感恩的意思。


       

不是没良心,主要是他现在还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去装逼。


       

高一全市统考的成绩在县中伍校长的眼里,固然是很有参考意义和期待的价值的,但对办校风格更实际的青民乡中来说,这玩意儿就不算数了。乡中考状元他们都不稀罕,何况区区的全市统考第99名?有种的!拿个全市高考99名回来!那才真叫给学校挣了点脸呢!


       

更别提,学校还没跟江森算清楚江阿豹的多次泼粪之仇!


       

不管原因如何,反正父债子还,这事儿没得跑的!


       

“唉……”回到乡里,就到处都充满江阿豹留下的阴影,江森无语地叹着,拐进另外一条路,没一会儿,就走到了青山乡的商业中心——菜场一条街。


       

这个点,这条白天的时候摆满地摊的马路,已经安静下来了。


       

路两边的商店,也得以完全露出门脸,卖各种日用品的小百货,文具店、零食小卖部、杂货店、水果店、服装店、鞋店、药房,理发店、裁缝店、门口挂着莫名红色小灯的点,家家户户,基本都开着明亮的日光灯,只是客人不多。但好在几乎都是垄断经营,全村独此一两家,所以日子倒还都过得去。不过更多的,还是棋牌室和麻将馆。


       

夏日晚上,搓麻将的声音,伴随着笑声、骂声和胡牌的激动喊声,此起彼伏从马路两侧的二层小楼上传来。江森一路慢行,最终在一家麻将馆楼下停住了脚步。


       

那是一家网吧。


       

整个青山村,唯一的一家网吧。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