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少爷开荤h_精水的灌溉跟h

发布时间:2021-07-15 08:16 类别:情感日志

少爷开荤h_精水的灌溉跟h      

早膳过后, 御驾回京。


       

因为早膳吃的是土豆粉做的酸辣粉,不仅开胃,而且那热辣辣的感觉,仿佛能驱去寒冬的寒冷与湿气, 它比之茱萸、秦椒(花椒)的辣度更甚, 亦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教人吃出一身汗之余, 又有一种通体舒畅之感。


       

是以众人回京时, 就算吹着呼啸的北风,竟然也不觉得有多冷。




       

不过这些是能吃辣的人的感受, 有些不能吃辣的, 光是吃一口便觉得难受得紧, 鼻涕眼泪都出来, 满屋子找水缓解嘴里由辣引起的疼痛感。


       

御厨们很体贴地给他们做了清汤的土豆粉。


       

只是闻着用热油泼出来的红彤彤的辣椒油那香辣扑鼻的刺激味道,清汤土豆粉什么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昭元帝也能体会到辣椒的好处。


       

他是能吃辣的人,每到冬季,御厨常会用茱萸和秦椒做一些味道较重的御膳, 能驱寒保暖,是时下大禹人较为能接受的两种重口味调料。


       

但辣椒的辣味更甚, 而且它与热油结合时, 会产生一种霸道的香辣味道, 教人闻之难忘。


       

如果辣椒的效果和茱萸、秦椒是一样的, 那这东西若是能推广,绝对会成为大禹最受欢迎的一种食材。


       

回到京城时, 昭元帝没有直接进城,而是让人拐道去桃花村。


       

去桃花村做什么?当然是因为太子妃的庄子在那里。


       

随行的大臣们默不作声地跟紧皇上的脚步, 没有一个舍得离开。


       

平时桃花村一带被京郊大营的士兵围得密不透风,只要有眼色的人都不会跑过来作死,就算他们好奇太子妃庄子里种了什么,也不敢光明正大地打探。


       

如今能借机去瞧瞧,没人会傻得拒绝。


       

于是在场所有的大臣以及二皇子、三皇子都当作没见到太子瞥过来的阴沉恐怖的脸色,跟着皇上一起进入桃花村的庄子。


       

进入庄子后,昭元帝直奔玻璃房。


       

他不忘记叫来太子,询问玻璃房里的作物的情况,得知因为天气寒冷,虽然玻璃房一直努力保持温度,但收成还是有些影响时,不禁叹息一声。


       

“如果是适合的时间种下,它们的收成就不仅这些,可惜。”


       

这种可惜,在看到种植南瓜的玻璃房里、那隐藏在叶片与藤蔓之下的硕大的果实时,不禁瞪大眼睛。


       

“天啊,这是什么果,这么大?”


       

“这不是果吧,倒像是一种瓜……”


       

“金灿灿的,看着好像很好吃。”


       

“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


       

“……”


       

随行的朝臣就算已经见识过土豆的收成,当看到玻璃房里南瓜地中那些巨无霸般的大南瓜,仍是被震惊到了。


       

太子妃到底是什么神仙人物,能种出如此神奇又美味的粮食。


       

昭元帝一脸喜爱地看着地里的南瓜,并亲自伸手左摸摸右摸摸,仿佛在试手感。


       

其他人也是如此,他们看到脚边那硕大的果实,一时间都走不动,蹲在那里摸来摸去,仿佛在试手感,又仿佛在探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贽儿,这南瓜的味道如何?”昭元帝询问。


       

秦贽道:“听太子妃和福宁郡主说,它的口感绵软微甜,甜中又透着几分粉糯……”


       

“那岂不是和红薯差不多?”昭元帝惊喜地道,看着这一片南瓜地,肉眼能见到分散在四处等待收获的南瓜,便知这种粮食的产量也不错。


       

“应该还是有差别的,没有红薯甜。”


       

有些无聊的大臣,还亲自去数玻璃房里有多少颗南瓜,数完后喜不自胜,纷纷幻想着南瓜又是什么味道,可以做成什么样的美食让人饱腹。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要能饱腹。


       

百姓只有解决温饱问题,才会去考虑食物的口感,若是既能饱腹,又能保证其美味,那便是最好的。


       

秦贽道:“听福宁郡主说,南瓜能做的菜也有很多种,可清蒸可水煮可炙炒……南瓜饼、南瓜汤、南瓜粥、南瓜馒头……对了,南瓜籽也是一种能吃的坚果,不过这批南瓜的籽要留种,你们别想了。”


       

众人:“……”殿下,我们真没想,真的!


       

在场竖起耳朵倾听的人都是一副严肃的模样,不承认他们被太子殿下描述的菜说得馋了。


       

尝过玉米、红薯、土豆后,他们对南瓜的期盼空前高涨。


       

或者说,因为这是太子妃和福宁郡主一起种出来的,给了他们十足的信心,让他们对南瓜亦有一种期盼。


       

“福宁郡主好像懂得很多。”三皇子突然转头对二皇子说。


       

二皇子随意地道:“她是太子妃的人,应该是太子妃教的罢。”


       

“那太子妃又为何懂得如此多?”


       

二皇子:“……”


       

这问题二皇子答不上来,他愣了愣,转头看向三皇子,皱眉问:“老三,你怀疑什么?你若有疑问,其实可以亲自去问太子殿下,相信他应该很乐意赏给你一顿鞭子。”


       

三皇子:“……”


       

二皇子好心地提点老三后,心里也是嘀咕的。


       

其实谁不知道这些高产的农作物来得蹊跷?


       

就算是太子妃和福宁郡主无意中发现的,可也不应该对它们食用的方式如此娴熟,仿佛它们是早就被人发现,经过无数的尝试,才能总结出如此多的吃法。


       

但连他们父皇都不说什么,他们又何必去探究?


       

其实昭元帝的心态,世人多少也有些了解,毕竟这些农作物如果能推广,让天下百姓不必再饿肚子,军队也有足够的粮食,不惧外族。


       

这是利在千秋的事,纵使明知道其中的蹊跷之处,也不想去探究。


       

聪明人都懂得如何将利益最大化,与其因为疑心病恶了太子妃和福宁郡主,不如难得糊涂,让她们继续折腾,看她们能折腾出什么好东西。


       

不仅昭元帝如此想,连那些大臣也是如此想,否则他们也不会被皇上带过来。


       

除此之外,不管太子妃还是福宁郡主,她们都是大禹人,她们对大禹的贡献并不比男人少,为何要去质疑她们?


       

只要太子妃是太子妃,她和太子是一体的,那就够了。


       

世人的想法大多数如此,他们理所当然地将女人当成男人的附庸,纵使她们再能干,也不需担心什么。


       

天色稍晚,众人依依不舍地回京。


       

这两天的行程虽然短,但给他们的震撼却不少,不管是皇室之人还是朝臣,精神都是振奋的,迎面吹来的寒风亦无法吹熄他们心中的亢奋之情。


       

这次裴织也和太子一起回宫。


       

东宫因为女主人去了庄子,这阵子的气氛比较沉寂,见两位主子都回来,众人都高兴地忙碌起来。


       

两人在宫人的伺候下洗漱更衣,终于坐到温暖的炕头,喝上热汤。


       

裴织舒服地叹了口气,笑道:“还是在自己家舒服。”


       

“既然家里舒服,日后就别随便在庄子里一住就是十天大半个月。”秦贽探臂将她搂到怀里,忍不住使劲儿地抱了抱。


       

这些天他都在忙,父皇时不时将他叫过去,和太子妃相处的时间明显变少,让他十分不高兴。


       

这会儿,太子妃回到东宫,触手可及的地方,抱在怀里后,终于让他的心踏实一些。


       

裴织笑了笑,故意道:“不行啊,庄子里的庄稼离不开我和阿水呢。”


       

秦贽并不信她,他更相信她是去庄子里快活的,因为庄子里有很多新鲜的蔬果让她吃,而且不用担心人多嘴杂,比宫里更自由。


       

他在她后颈处轻轻地吻着,手指摩挲着她光滑细腻的脸蛋儿,轻声道:“明年没那么忙时,孤抽空带你出京玩。”


       

“去哪里?”裴织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太子殿下垂眸笑着,“明年父皇计划让孤去巡视青河府一带,孤可以带你一起去。”


       

“真的?”


       

裴织顿时高兴起来,她回忆以往看过的大禹的舆图,青河府位于大禹的东边,距离海边很近,到时候还能赶上吃一波海鲜呢。


       

太子妃高兴得搂住他,“殿下,说好啦,一定要带我去。”


       

见她如此高兴,秦贽心里也欢喜,面上还要故作严肃地问:“孤带你去,那你要怎么奖励孤?”


       

裴织二话不说,凑过去在他脸上、唇上亲了好几下。


       

这是亲狗子呢!


       

太子殿下不满,“几个亲香就想打发孤?”


       

“那你要怎么办?”裴织赖在他怀里,眨着眼睛看他,眼神明亮,笑容飞扬,明丽清绝的模样儿,又纯又美,教人难以自持。


       

他的眸色微黯,揽紧了她的腰,凑到她颈边,与她亲昵低语几句。


       

裴织:“……”


       

太子爷仿佛没看到她脸上的一言难尽,柔声说:“只要阿识能多疼疼孤,孤就满意了。”


       

太子妃面无表情地道:“殿下,臣妾觉得您可能需要去父皇那里弄些虎鞭来补补,真的!”


       

秦贽:“……”


       

***


       

因为惦记着明年去青河府巡视之事,裴织对于即将到来的宫宴也不太上心,一心期盼着这个冬天赶紧过去。


       

不过她面上惯会端着,就算心不在焉,也没人能看出什么。


       

回到宫后,裴织又恢复以往的太子妃生活,去给太后请安。


       

太后见到她,面上不由露出笑容,拉着她询问她在庄子里的生活,听她说玻璃房种的庄稼,听得津津有味。


       

其他的宫妃也是一脸兴味,恨不得都能多听一些,等皇上来了,还能有话题和皇上聊,让皇上在她们的宫里多待久一些。


       

为了能多留皇上一会儿,宫妃们也是满拼的。


       

“原来你的庄子那般好玩,早知道哀家也去小住几日。”太后十分后悔。


       

梅贵妃和丽贵妃赶紧道:“母后,外面的天气冷,听说路面都结冰,路可不好走,您千万别出去。”


       

“是啊,您是宫里的定海神针,您不在,咱们姐妹都没个说话的人,心里都不踏实。”


       

太后嗔怪道:“你们别说得那般好听,莫不是哄哀家的?”


       

“哪里是哄您,咱们姐妹真的是离不开您。”


       

“是啊……”


       

一群宫妃七嘴八舌地说起来,不着痕迹地讨好太后,就算是平时较为嚣张霸道的梅贵妃,在太后面前也是一个娇媚的可人儿,娇声软语,格外迷人。


       

这次轮到裴织看得津津有味。


       

宫里虽然不自由,但每天看这些宫妃上演宫心计,还是挺有意思的,加上她们长得美,各有千秋,让人赏心悦目之余,饭都能多吃几碗。


       

转眼便到宴请外国使臣的日子。土豆、南瓜都从庄子里运回了一部份,用以作宫宴招待客人所用。


       

知道这两种粮食的朝臣也十分期盼。


       

为此,温如水还特地进宫,将她所知道的关于土豆和南瓜的做法告诉宫里的御厨,她还特地写了一本册子,册子里是关于玉米、土豆、红薯等粮食的各种做法。


       

御厨们如获至宝,对福宁郡主颇有好感。


       

“郡主知道得可真多。”有个愣头青感慨道,“玉米、红薯和土豆这些东西咱们都是第一次接触,都不懂得怎么做,还以为要被皇上责罚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周围的御厨没想到这人如此没眼色,这种话都敢说出口,赶紧给他使眼色。


       

温如水愣了下,见其他御厨尴尬又小心的样子,心头微凛,面上故作不在意地笑道:“这有什么?以前无意中看了一本专门记录食谱的古籍,那古籍破破烂烂的,也不知道哪个朝代的,里面记载不少新奇的东西,我也是从那里看出来的……”


       

她一边努力地瞎编,一边在心里感慨太子妃料事如神。


       

不,应该说这事她们都想到了,只是因为一直没有人询问,所以她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以为只要皇上不问,便不用说。


       

不过太子妃仍是提醒她,让她事先在心里预习,编个逻辑通顺的借口,省得日后有人突然问起,临时编出来的借口太敷衍人。


       

询问的御厨听后,一脸恍然大悟,忙不迭地问:“郡主,您说的那古籍,不知能否借臣一观……”他不好意思地说,“臣没别的毛病,就爱做各种美食,喜欢研究一些古籍上记载的食物……”


       

温如水一脸抱歉,“那古籍实在太破了,我看过后就让人收起来,最近又去找它,没想到它都变成一堆破纸,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根本看不清楚。若是你不介意,我有空拿过来给你瞧瞧。”


       

“不介意,不介意,郡主能借臣一观,是臣的福气。”那人憨憨地笑着。


       

温如水也回了个微笑。


       

只是离开后,她脸上的笑容就落了下来,赶紧去找太子妃。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