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h挺进去高H/乳荡肉奶小说

发布时间:2021-07-17 07:48 类别:情感日志

h挺进去高H/乳荡肉奶小说     

这看起来是毫无根据,甚至带点扯淡的歧视。


       

但在“柯学”世界,这却是如同定律一般的事实。


       

如果从唐泽看过的那上千集柯南案件中做一个数据收集,你会发现颜值颇高的帅哥、美女在大数据上的犯罪程度,远远超过相貌一般的家伙。




       

就跟“社长”是被害者常客那种高风险职业一样,颜值高的帅哥、美女却是更高风险的一种。


       

他们不仅在被害者上是常客,在犯人中也同样是常客。


       

特别是玩“魔术”的帅哥、美女更是如此。


       

不是唐泽歧视“魔术师”这个职业,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除了怪盗基德那货有主角光环罩着之外,但凡在柯学世界玩魔术的家伙下场都不咋好。


       

这或许是因为“魔术”在某种程度上算是“谜团”,而这些又很容易演化成“诡计”。


       

所以不管是在柯学世界,还是在唐泽前世的之中,关于“魔术”领域的案件其实就已经数不胜数了。


       

结合了这种种定律,再加上这次有两死神特意过来看表演,


       

这位本次魔术秀的主角星河童吾已经被唐泽给盯上了。


       

不管对方是被害者还是犯人,总之在没有其它线索的情况下,锁定他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虽说是锁定,但唐泽目前暂时也没有合理的手段去接近对方,只能以一个观众的身份坐在观众席上静静等待着魔术表演。


       

当然,因为早有准备的缘故,所以唐泽早就动用关系拿到了贵宾票。


       

这么做自然是为了离舞台更近一些,这样让唐泽更好的进行防备。


       

他可不想看魔术看到一半,发现人死在舞台上这种糟心事发生,离得近他的反应也能够更及时一些。


       

落座后不久,伴随着舞台的灯光闪耀,一位位穿着兔女郎那种性感服装的美人举着一块布满红黑小方格的大正方形版面纷纷登上了舞台。


       

当然,她们并没有戴上兔耳朵,而是将耳朵换成了头戴白色礼帽,上半身也加了一件白色的小西服。


       

当然这样的装扮并没有显得有什么违和之处,反而在性感中透着一股英气。


       

随后,几位女郎开始将手中的版面拼成正方形。


       

等到上部分拼成后,其中两人旋转正方形转了几圈,接着六人摆好姿势,下一刻烟雾爆炸本次的主角星河童吾正式登场。


       

对方的登场自然引起了众人的欢呼,而之后对方也不负观众厚望的开始表演起了各种神奇的表演。


       

比如躺在一堆剑支起的板子上,然后等美女助手抽掉板子,对方依然保持着之前侧躺的模样从容浮在空中。


       

然后在美人助手用套圈穿过星河童吾的身体,以此示意其身上并没有吊绳子。


       

“诶?那居然不是用线吊起来的吗?”和叶看着眼前的一幕惊叹道:“真是厉害。”


       

“是啊,我也以为是线呢。”


       

还不等小兰再继续说些什么,只见星河童吾打了个响指身体径直开始悬浮起来。


       

接着对方开始与空中飞行,这开场秀也伴随着对方的升空,待到对方落地行礼,会场的气氛正式进入了最高峰。


       

漫天的掌声中,小兰与和叶不断惊叫着,而一旁的柯南两人却是双手抱怀一脸的无趣。


       

不过说实话,唐泽也是同感,对于侦探们来说可能“魔术师”这个职业可能真的是处于他们的“鄙视链”之中。


       

因为他们会用理智的眼光去看待事物,对于那种种的神奇之处,第一时间不是惊叹而是先认定是假的,之后分析原理。


       

也就是说,其实他们根本享受不到魔术带来的乐趣。


       

特别是唐泽这种不但推理高超,而且还具备一定魔术知识的,眼前的表演更是无趣了。


       

那些表演压根就不用分析,背后的一个个手法就直接出现在脑海中了,对于已经清晰原理的事务人们的热情总是会不断消减的。


       

不过身为一名成年人,他可不会表现的像两个“钢铁直男”那样一脸百无聊赖的表情去扫人兴致。


       

除非是绫子询问他是什么原理的时候,他会用引导的方式让绫子去解开答案,别的时候他就如同普通观众一般静静看着舞台上的表演。


       

舞台之上,新的节目已然展开。


       

一个巨大的鸟笼被推了上来,之后星河童吾进入笼中,女助手开始将鸟笼锁上,然后全方位的旋转鸟笼展示给在场的观众。


       

展示完后,其中一个女助手拿起巨大的黑布将笼子盖上,其余助手则是拿着尖锐的骑士长枪走了过来。


       

然后在众人那惊呼声中,一根根尖锐的骑士长枪从鸟笼的空隙中狠狠的刺入了其中。


       

那高低不一全面环绕的密集骑士长枪,保证了鸟笼内的星河童吾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这看上去是一个凶险无比的必死之局。


       

不但如此,似乎还嫌事情不够大,在女助手们手扶帽子优雅退场之际,唯一留下的其中一位女助手确是掏出了一个击剑形状的道具。


       

只见对方只是稍一晃动,剑身上便出现了一团火焰。


       

然后在观众们那惊异的眼神中,女助手蹲下从最角落开始点燃幕布。


       

下方的火苗很快便蔓延开来如同火蛇一般开始顺着幕布环绕向上。


       

熊熊的大火很快便烧掉了幕布,露出了巨大鸟笼之中的景象。


       

数把尖锐的骑士长枪从四面八方交叉在鸟笼的最中间位置,可原本应该在鸟笼之中的星河童吾却早已不见了身影。


       

“不会吧!”


       

“消失了!?”


       

看到眼前的一幕,小兰与和叶不由自主发出了惊叹声。


       

而就在两人与周围观众还在惊呼之际,突然将舞台的灯光打在了两人身后。


       

在那里,星河童吾向着周围观众优雅的行了一礼。


       

这神奇的表现瞬间引来了周围观众们的惊叹,下一刻掌声如同潮水般涌来。


       

“真的是太厉害了!”和叶一边鼓着掌一边惊叹道:“他绝对是魔法师或者神仙啊!”


       

“白痴啊!”


       

就在和叶惊呼不断之际,一旁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服部平次无语道:“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什么魔法师啊。”


       

“我也这么认为。”坐在一旁的柯南同样耷拉着眼,一脸无趣的的附和着。


       

“那个大鸟龙的后面,一定有可以能够出来的隐藏暗门,黑布盖起来笼子的时候,那位魔术师早就从后面偷偷溜走了。”


       

服部平次撑着下巴一脸无聊的解释着对方刚刚魔术的原理。


       

“但就算他能从鸟笼里面出来,之后想跑也跑不掉吧!”和叶我服气的反驳道:“那可是在舞台上这么多人看着呢!”


       

“舞台上的那八个美人助手就是他的烟雾弹啊。”


       

服部平次打了哈欠道:“我估计那个魔术师应该是在笼子里换装成了和那些女助手一样的服装,出了笼子后直接和与助手们站在了一起。”


       

“大家都被最前面那位女助手准备点火的举动吸引了注意力,不会有人去数助理有几位的。”


       

柯南双手抱怀有气无力的解释着:“所以就算是8个人变成了9个,一般来说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不过很可惜,我们三人应该都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这个魔术从一开始对我们就没有什么吸引力。”


       

“三人?”


       

听到柯南的话,三位女生不由自主的望向了从之前便一直没有出声的唐泽,接着从对方的笑容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混在女助手之中大家一起离开舞台之后,他就趁着众人的注意力在燃烧的幕布那里的时候,趁机跑到观众席。”


       

服部平次轻轻松松破解了这次魔术的手法,但这也让和叶变得很是不爽。


       

“不过那个空中漫步的魔术,那是很厉害的。”看到好闺蜜有点生气,小兰连忙打了个圆场。


       

闻言和叶也不由开心的附和道:“是啊,看上去就好像真的是在飞翔一样,而且完全看不到有限制类的东西支撑。”


       

“虽然没有线,但他用的却是棒子来支撑身体的。”


       

服部平次再度毫不留情的对星河童吾表演的魔术进行了拆穿:“我想在幕后应该是有吊车来辅助他完成这个魔术的。”


       

这大煞风景的话,瞬间引来了和叶与小兰两人的不满,但柯南却还是“钢铁直男”般大煞气氛的继续补充道:“只要在布幕上切割横向或是直的切开就可以了。


       

而且这类飞天的魔术,观众一定会想到是不是用绳子吊住的,所以只会注意魔术师的上方而不会注意他的后方。”


       

“啰嗦!!”


       

在听完柯南的话后,小兰捂着耳朵一副拒绝再听两人说话的模样:“真的是太讨厌了!”


       

“你们两个从现在开始不许再说话了!”


       

和叶也是一脸生气的表情狠狠瞪了两人一眼,让柯南与服部平次不由呆愣了一下,接着只能老实的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也未免有些太过煞风景了。”唐泽有些无语道:“把魔术手法全部拆穿了,体验感就没有了,真是不解风情啊。”


       

“明明是和叶那家伙说如果看穿了魔术手法要告诉她的...”


       

服部平次靠在椅子上一脸无语的对旁边的唐泽吐槽道:“真是善变的女人...”


       

“噗呲...”


       

听到服部平次的话,坐在唐泽另一边的绫子不由得笑出声来,看着柯南两人投注来的目光,绫子不好意思笑了笑道:“抱歉,只是突然觉得年轻真好啊...”


       

“恩?这是什么意思?”服部平次与柯南对视了一眼,有些摸不着头脑。


       

“意思就是你们两个小鬼还是太嫩了,情商低到不解风情,一点都不懂得体会人家女孩子的心理。”


       

唐泽则跟绫子不同,毫不留情的吐槽了两个“钢铁直男”之前的所作所为。


       

这话让服部平次与柯南两人面色一黑,但联想到刚刚唐泽似乎一直都没有拆穿魔术手法,只会在绫子好奇的时候,引导对方去思考破解魔术手法的举动,隐隐间明白了双方之间的差距。


       

‘大人真是虚伪!’×2


       

柯南与服部平次对视了一眼,心中暗暗吐槽了一句。


       

“你们这样做以后可是会找不到女朋友的哦。”


       

像是读取到了两人的吐槽一般,看着不服气的两人,唐泽幽幽道:“不解风情的男人可是很不受欢迎的哦。”


       

听到唐泽意有所指的话,两人神色一滞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身边女孩的脸庞,接着便老老实实的不再言语欣赏起了之后的魔术表演。


       

显然,唐泽的这一番话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个精彩的魔术展现在众人眼前。


       

而在最后的最后,压轴的魔术上场了。


       

巨大的钟表,灌满水的透明方形水箱以及其上方缠绕的锁链,这些无不表明着这个魔术的惊险与刺激性。


       

“那么,现在即将为今天的演出画上一个完美的休止符了。”


       

长发的女助手带着话筒面向观众:“接下来便是最后的节目了,这是一个稍稍有些风险的表演——水中逃脱术。”


       

伴随着女助手话语的落下,只见星河童吾已经被另外两名女助手用手铐锁住了双手双脚。


       

接着星河童吾在两人的帮助下,爬着梯子登上了水箱的最上方。


       

只见星河童吾朝着观众们招了招手,接着抱住了一个沉重的大铅球跳入了水中。


       

“用手铐绑住双手双脚之后,星河先生能否顺利的从上锁后密闭的水箱之中逃离呢?”


       

女助手语气热情道:“请各位给予热烈的掌声给星河先生鼓励,并期待着他成功出现在我们面前!!”


       

热情的掌声在会场久不停息,一圈的帷幕也已经全部拉上遮挡了众人的视线。


       

看着舞台上被帷幕遮挡视线的水箱,观众们纷纷面露期待之色,等待着星河童吾再度出现在众人眼前。


       

可伴随着秒针不断的推进,众人的心绪却开始在被不断的影响起来,从一开始的期待变成了担忧。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