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bl诱受激h_浪妇好爽

发布时间:2021-07-21 16:56 类别:情感日志

bl诱受激h_浪妇好爽见到爸爸笑了,郭大麟这才敢笑,说:“岳哥助理打电话说的那事儿是真的?”


       

郭纲德冷哼:“还能假?那帮子混蛋什么做不出来?好在孙超没啥大问题。”


       

“不会是食物中毒那么简单吧?”




       

“当然!”


       

“他们敢在春晚投毒?疯了吧?”


       

“不知道,总觉得这事很古怪。我也觉得他们不敢,但事情发生了啊。怼在登台口骂人,这事儿他们揭不过去……”


       

……


       

节目现场,第一排角落的一张桌子上,几位相声艺术家坐在一起,脸色是非常不好看。


       

“孙超真送医院了?”


       

“还能有假?不然能叫那个什么李铁柱顶上?”


       

“哼!堂堂春晚上这么个玩意儿。”


       

“听说孙超中毒,你们呀……”


       

刚才去后台骂人的XXX道:“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啊!我得敢啊!而且谁知道是不是真食物中毒?万一是吓尿了呢?都是传的。”


       

“总之,这回台上那俩闹笑话了,这是什么场合?开黄腔!”


       

“侮辱艺术!”


       

“丢人现眼的玩意儿,还不如让咱顶上呢。”


       

“瞧着吧,就这破节目,哼哼……”


       

“兔子尾巴长不了。”


       

“桃尼玛的桃!脑残……”


       

“老子明天就去举报他俩,嘿嘿!”


       

有位相声界老大爷看不下去了,道:“当年你们是靠新派相声起家的,我们这些老骨头说过你们一句没有?”


       

那帮人不说话了,但个个面色讥讽,毫无尊敬之色。


       

……


       

另一边。


       

韩鸿嘀咕道:“这破孩子,瞎说什么呢?这能播?不是带坏小孩子吗?”


       

总团领导笑着说:“哈哈哈……小孩子听不懂,听懂了就不是小孩子了,哪儿还用带坏?当然,这话我们也就私下说说。”


       

“可这尺度也太大了点。”


       

“临时上场,能说成这样不错了,还挺有意思的。”


       

“哎。”


       

“看他们接下来怎么编吧,这题目可不好做。”


       

……


       

台上,岳雨鹏手心都是汗,这尺度让他很紧张,刚刚放飞的自我又飞回来了,赶紧结束了关于桃的话题,逼着李铁柱换一个。


       

李铁柱却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在玩火,道:“不说桃也行,我给你换一个好玩的。”


       

岳雨鹏害怕又是皇色,说:“不要好玩的,呵呵……我怕。”


       

观众们:“吁~”


       

虽然某些人对李铁柱和岳雨鹏这段冷嘲热讽,但观众们却很诚实,因为真的够逗够沙雕,脑回路清奇得一匹。整个相声开始不到两分钟,观众的笑声掌声几乎就没怎么停过。


       

岳雨鹏嗔怪:“去!别瞎起哄,外面全是警察呢。”


       

真的怂了。


       

“哈哈哈哈……”


       

李铁柱想了想说:“不要好玩的?那我给你整个悲伤的!神奇的汉语就是这么神奇,你信不信?”


       

岳雨鹏:“你要是能一个字给我整哭了,我当场给你跪下。”


       

李铁柱说:“你说的啊!”


       

岳雨鹏挽起袖子:“来!”


       

李铁柱张了张嘴,没说话。


       

岳雨鹏:“你说啊!”


       

李铁柱从中山装口袋里拿出一小包纸巾,递给岳雨鹏:“先给你准备一下,到时候好擦眼泪。”


       

他还穿着那件定制的时尚中山装,挺喜欢的,很国潮很硬朗。由于登台突然,他根本没时间没机会换大褂,所以就这么上来了。


       

不过,好在中山装配大褂也不算突兀,有些所谓的新派相声演员还穿西装打领带说相声呢。


       

岳雨鹏冷笑:“不可能!我内心强大得很。你说。”


       

“那我可说了啊!”


       

“说!”


       

“两个字。”


       

“两个字,也行!”


       

“听好了!”


       

“说吧!”


       

“等着哭吧你!”


       

“你到是说呀!你说呀(破音)!”


       

台下一片哄笑声,岳雨鹏急了。


       

李铁柱好整以暇,背着手,慢吞吞吐出两个字:


       

“相协!”


       

顿时,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李铁柱似笑非笑看着岳雨鹏,后者已经呆滞了,嘴巴微微张开,一动不动,被吓傻了。


       

这也能说?


       

春晚!


       

全国直播呢!


       

不过,他的眼圈还是有些红了。


       

过往的事情历历在目,被人堵在后台骂都算轻的,有些老先生直接骂他父母没教养,说他没文化不配说相声,等等等等。


       

可是,这一路走来的辛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坚强勇敢的人。


       

两三秒钟时间,眼泪就开始在岳雨鹏眼眶里打转了。


       

可是,这样一来不是更得罪人了吗?该怎么了?而且,好像又给师傅惹麻烦了,他老人家也不容易。


       

现场观众愣了好一会儿,才有几个人轰然叫好、鼓掌,但大多数观众还是懵的。


       

而台下坐着的相协几位西装革履的老艺术家们,已经个个面红耳赤青筋爆炸,要不是这是春晚,他们说不定就直接冲台上去了。


       

韩鸿那边更紧张了,总团大领导也罕见的没有再给李铁柱找台阶。


       

……


       

津门。


       

郭大麟一哆嗦:“我滴个妈呀!柱子这是疯了吗?是疯了吧?”


       

郭刚德抹了一把脸,表情严肃。


       

王阿姨说:“就不该让他俩上台。”


       

郭刚德:“这事儿咱得管!拼了老命也得把铁柱撑下来,人家是给咱们出头,这是个烈性的孩子,比岳雨鹏强。”


       

……


       

春晚后台,也是有大屏幕可以看到直播的。


       

刚刚还被逗得哈哈大笑的演员们,这时都哑了,个个面色古怪起来,他们刚刚是亲眼见证了李铁柱在后台嘲讽相协大佬的,没想到他竟然骂到台上去了。


       

这事儿大条了!


       

搞不好春晚导演们都要整治一下无法无天的李铁柱,他这影响太不好了。


       

冷芭更是担忧得不得了,咬着下唇直跺脚。


       

而不远处的导演组,则诡异的安静。


       

刘导演突然奇怪的笑了:“哈!袍哥人家!”


       

……


       

就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间里,李铁柱没说话,拿出一张纸巾递到岳雨鹏手上,然后才说:“想哭就哭吧!”


       

岳雨鹏慌慌张张:“我……没有!你别乱说,我哭什么……我,我,我挺尊重他们的,他们,他们很好……”


       

李铁柱:“我知道!它们对你来说很重要。”


       

岳雨鹏眼泪汪汪:“当然,是他们给了我鞭挞和前进的动力……”


       

李铁柱笑道:“没有相协就没有现在的你!”


       

岳雨鹏:“对!他们,他们是……”


       

李铁柱说:“它们是破鞋嘛。”


       

岳雨鹏彻底傻了:“啊?啊?”


       

李铁柱:“扔了吗现在?”


       

岳雨鹏:“啥扔了吗?”


       

李铁柱:“像鞋啊!就是你那双意义非凡的疑似鞋。”


       

岳雨鹏表情顿时失控,又哭又笑:“哈?呵呵呵……呃!你说的是那双鞋子啊?像不像的像?鞋子的鞋?像鞋?这么个像鞋?哎呀,我的妈呀!”


       

吓死宝宝了!


       

他终于哭了,拿纸巾擦了擦眼泪,卧槽!跟特么死过一次一样。


       

“哈哈哈哈……”


       

“牛逼!”


       

“吁……”


       

“李铁柱加油!”


       

“这谐音梗牛逼了!”


       

“破鞋……”


       

台下观众们顿时爆笑起来,还有人乘乱大喊大叫。


       

而相协的人,气得鼻孔都快爆炸了,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这特么就欺人太甚了,傻子都知道李铁柱是指名道姓骂相协,最后一个急转弯,让观众爆笑的原因可不是因为谐音梗。而是因为,就骂你了,当着全国人民的面骂你了,但你拿我没辙,我说的是鞋子,略略略……


       

就好像,直接给你一耳光,然后说有蚊子,而且人家手里确实有一只死蚊子,你能怎么办?


       

大领导笑得喘不过气来,指着台上道:“哈哈哈……这小家伙,哎呀,我太喜欢了……哈哈哈……肚子疼……”


       

韩鸿自己也笑了,接不上话。


       

而在节目后台,笑声也是震天响,然后,几乎所有演员们集体高呼,这太牛逼了。


       

刘导演拍腿大笑:“哈哈!看到没有?这就是我们大西川的血性和幽默!”


       

……


       

津门。


       

郭刚德捂着肚子在沙发上笑得蹬腿:“卧槽,哈哈哈……神来之笔……”


       

郭大麟也笑得很惨:“亏了,爸你亏了,哈哈哈……”


       

发泄,是一种很棒的解压方式,毕竟,刚刚郭刚德也吓得不轻。


       

笑过后,郭刚德艰难坐起来:“亏大了!哈!多学学,这小子的现挂和脑回路,我都追不上……”


       

……


       

岳雨鹏还在哭,擦了眼泪后,有点抽泣:“疑似鞋我留着呢,原来是这么个像鞋啊,吓我一跳。”


       

李铁柱:“那你以为是什么相协?”


       

“吁~”


       

“哈哈哈……”


       

岳雨鹏哭笑不得:“我……我以为是,是,是……象棋协会呢。我爸爸喜欢下象棋。”


       

李铁柱:“我也喜欢下象棋。”


       

岳雨鹏:“你占我便宜,我说我爸爸喜欢下象棋。”


       

李铁柱问:“大家喜欢下象棋吗?”


       

观众们:“喜欢!”


       

李铁柱看向岳雨鹏:“你爸爸够多的。”


       

岳雨鹏:“滚!”


       

“哭了吧?服了吗?”


       

“服了!”


       

“这就是神奇的汉语,汉语的神奇。观众朋友们,神奇吗?”


       

“神奇——”


       

除了相协的几位之外,都觉得神奇,确实神。


       

李铁柱得意道:“看,岳哥,观众都服了,你是不是该跪一个了?”


       

“好!”


       

说着,岳雨鹏两根手指在桌上弯曲,跪了。


       

观众们:“吁~”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