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医生奶头h&校园乱h小

发布时间:2021-07-31 16:35 类别:情感日志

医生奶头h&校园乱h小钟棋泪汪汪的看了看钱又看向慕急,问道:“那慕急哥,你不要钱可以,但你可以答应我,开学来学校上学吗?”


       

慕急望着钟棋泪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哪敢还说不去啊,就赶忙说道:“嗯,我答应你,我来上学,这钱你收好,心意我心领了。”


       

钟棋喜笑颜开道:“嗯,好,那慕急哥我先回去了,你也快回去吧!”




       

慕急:“嗯,钟棋,谢谢你。”


       

钟棋:“别跟我客气了,慕急哥,快回去吧。”


       

慕急:“嗯好,你也快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钟棋:“嗯好。”


       

钟棋走后,慕急倒开始有点烦闷,他都答应钟棋了,他自己也很想上学,可是慕瘸子那里始终不松口,这该怎么办才好?


       

慕急回家后,就坐在凳子上发呆,慕瘸子去了集上,黑嫂应该是带着老四老五下了地了,慕急坐了一会儿,发现慕阮也不在。


       

自从那天起,他跟慕阮在家里的相处着实窘迫,两人眼神一对视就赶忙避开,慕阮还时不时地瞪一眼他,他其实也挺生气的,要不然放在平时,他老早就去跟慕阮道歉去了。


       

慕急坐了一会,便起身去了里屋,他进去便看见慕阮的书摊开来放在炕中央,不见慕阮的身影。


       

慕急看着放在炕中央的书,像看见好吃的一般,心里直犯痒痒。


       

慕急踌躇了半天,还是没能忍住,伸手拿了书。


       

他心想:哥这会儿也不在,我就稍微看看,等他回来之前就放好,也不碍事,他也不会生气吧!


       

他把书小心翼翼的抱在手里,用手轻轻地摸了摸书的封面,这本书已经被翻旧了,慕急认得封皮上面的两个字:水和传,至于那中间的一个字,他实在是认不得。


       

他迫不及待的打开,看了一会儿就入了神,有好多字都是他不认识的,可是弯弯绕绕的也能看懂大致的意思,他想着等哥回来了就问问他那些不懂的地方到底是在讲什么。


       

一声狗叫,慕急手里的书‘啪’的一下落在了地上,他赶紧拿起书放在炕上,从窗外看着是谁回来了,结果,是自己虚惊一场,没人来。


       

慕急便又拿起书看了起来,他越看越觉得不踏实,索性便拉开柜门,躲进柜子里,这样,他就能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看书了。


       

慕瘸子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了,他进了家门,却发现家里面一个人都不在。


       

慕瘸子:“这大的大,小的小,一个个都跑的干干净净的,啊呸!”


       

慕瘸子转了一圈,心想不对劲,这谁都不在慕急也得在家啊,他便站在院子中央大喊:“老六!老六!”


       

慕瘸子听不到回音,便又跑去慕急里屋找慕急,他一进门就喊:“慕老六!”


       

慕急听到慕瘸子的声音,猛地一惊,心脏砰砰砰跳起来,心想:完了完了,看书看的太入神了,这爸回来了都没发现,这下该怎么办!


       

不过,他暗自庆幸道:幸亏哥没回来,要不然就真完了,爸那里还好说点,他刚刚想着从衣柜里钻出来,偏不巧,慕阮回来了。


       

慕阮推开家门,直接进了里屋,看到慕瘸子手叉着腰站在里屋,便问道:“爸,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慕瘸子:“我回来后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这不,我刚刚找慕急呢,他今天不下地,这人不知道跑哪儿疯去了!”


       

慕阮:“哦,他不在吗?”


       

慕瘸子:“这没见着他人影啊,你去哪儿了?”


       

慕阮:“我刚刚看书呢,钟孜哥便叫我出去陪他买本书,我就去了。”


       

慕瘸子:“哦,哎,我给你说啊,你完了跟钟孜他们少点联系,你拿他们当好朋友,可人不一定那你当好朋友啊,你弟上次那事,你忘了吗?那还是钟孜和钟棋给那申濂的证据呢,说是都看见了!”


       

慕阮点点头,心里面却冷笑一声,想着:他那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慕急紧张到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往脸颊上滚落下来,手里面全是汗,心里面一遍一遍的想: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慕阮:“他多半出去玩了吧!”


       

慕瘸子:“唉,这小兔崽子要是能有你一般懂事就好了,整天嚷嚷着上学,这玩心大过天,还上什么学,上了也是白上,我看啊,我们慕家也就只能出你一个知识分子罢了…”


       

慕阮:“他就是一时兴起说着玩玩罢了,这学习得吃苦,他坐在板凳上连三分钟都坐不到头,还能一天到晚的坐在教室里学习吗?”


       

慕瘸子:“也是,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我供他也不是供不动,可还得看看他是不是这块材料不是?这生性好动,过于浮躁,毛毛躁躁的,这哪是块上学的料啊!”


       

慕阮:“所以,爸,有些时候你也不能有着老六胡来,这学也不是他说想上就能上的,他还是多帮家里面分担点的好。”


       

慕急一字一句听到心里,像把刀一刀一刀的刻在心尖尖上面,原来家里的所有人都以为他不喜欢学习,不是块读书的料,连钟棋都知道他爱学习,他羡慕学生,他偷偷跑去学校听课,真是可笑,自己的家里人,都没有钟棋一个外人了解自己。


       

慕瘸子:“本来看他昨天那样子吧,我也动了心了,说不定这孩子就是个读书的料呢?可你这么一说吧,也有道理,他还是帮家里人分担点的好。”


       

慕阮:“嗯,爸,你放心,等我以后出人头地了,我就养咱们全家人,到时候,我接你们去外地的大城市,坐大房子,吃好吃的,享清福。”


       

慕瘸子笑了笑,说:“好啊,好啊!”


       

两人话音刚落,便听见柜门‘腾’的一下落在了地上。


       

慕急左手紧紧地攥着拳头,右手攥着一本四四方方的书,从柜子里面钻了出来,站在他们面前。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慕瘸子和慕阮有点接应不住,两人就像是说坏话的村口媳妇们被家里人抓了个正着一般。


       

慕急恶狠狠地瞪着慕瘸子和慕阮:“你们俩什么意思?”


       

慕瘸子:“你…这…老六…你…咋在柜子里呢?”


       

慕急没出声。


       

慕阮倒是反应了过来,脸上已经没有了慌张的神态,像是平日般冷静镇定,没有任何表情。


       

慕阮把视线转移到慕急的手上,他看见慕急手里拿的正是自己放在炕上的书,再往炕上一看,自己放的书已经不见了踪影。


       

慕阮心想:我说怎么是从柜子里出来的呢,原来是拿着我的书偷偷藏到柜子里看呢!


       

慕阮:“你藏在柜子里干什么呢!”


       

慕急:“你管我干什么!”


       

慕阮:“哼!我管你干什么?你以为我爱管你吗?”


       

慕瘸子也缓了过来,第一时间便看见自己安的柜门倒在了地上,便问道:“这老六你说你发什么疯呢你?这柜门怎么坏了!”


       

慕急:“我在里面用脚踢的。”


       

慕瘸子吃惊的问道:“踢的?哎,你这长本事了你,还踢柜门!你咋不翻天呢?啊?”


       

慕急:“你们在外面说的话我一字不落的都听到了。”


       

慕瘸子:“你这火气挺旺啊,我们俩在外面也没说啥吧,难道我们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慕急大吼道:“不对!大错特错!你们没有一句话是对的!”


       

慕瘸子:“那你说我们哪里说错了?”


       

慕急:“我虽然生性好动,但我也坐的住!你们只看见我在家里面忙前忙后坐不住,你们却看不见我一个人站在学校门口看着进进出出的学生们泪流满面,你们看不见我一个人蹲在教室门口偷着跟里面讲课的老师写生字学课文!你以为学习就非得坐在小板凳上面捧着书一动不动吗?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看再多书,不思考有什么用!我学习一个字,一句话,一首诗,一篇文章,我都会去思考,靠着自己的理解去记忆和思考,不断地填充自己,哥,你扪心自问,你看过的书,里面的思想有没有影响到你?有没有让你变得更加的胸怀大志,心胸宽广?


       

慕阮:“我有没有关你什么事?”


       

慕急:“对,是不关我的事情,可正是因为你的自私狭隘切切实实的影响到了我,我才要问你这句话!你千方百计讽刺我,想着在爸妈面前抹黑我,千方百计的不想让我学习,千方百计的不想让我去上学,就连你平日里看的书,我连一本都不能看,都被你藏的严严实实的,你抱的什么心思?有你这样的哥哥吗?”


       

慕阮:“哼!你学的倒多,可偏偏还都是些旁门左道,难道书里面没告诉你,别人的东西不要拿,拿之前要跟人说一声吗?”


       

慕急:“别偷换概念了,你知道的,我说的压根就不在于这件小事。”


       

慕阮:“我也懒得跟你计较,你把书还我!”


       

慕急:“我听你话听惯了,是不是都习惯我这样了?我今天要是偏不给你呢?”


       

慕阮:“由不得你!”


       

慕阮说罢,便跑上前去抢书,慕急随即把手里的书举高,两人抢来抢去,慕阮抢不到,便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在慕急肚子上打了一拳。


       

慕急吃痛的用手捂住肚子,但是他还是用手死死地捏着书,慕急也不示弱,搡了慕阮一下。


       

慕阮往后退了退,又立即上前,刹那间,两人便扭打在一起。


       

慕急的记忆里,这是他和慕阮第一次打架,以前,慕阮怎么欺负他,他都不会还手,可这次,他真的很想动手,他真的很生气很失望也很难过。


       

慕瘸子看着眼前的场景,便大吼道:“够了!”


       

两人闻声停了下来,互相瞪着。


       

慕瘸子:“闹够了没有!一个个的都长本事了是吧…”


       

慕急记得那天,慕瘸子骂了很久很久,黑嫂来的时候,慕瘸子已经安好了柜门。


       

晚上十二点,慕瘸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黑嫂问道:“睡不着吗?”


       

慕瘸子:“嗯,今天下午这事闹的,唉!”


       

黑嫂:“要不就让老六去吧,他要是不想学了,自己也肯定不会去的,他要是想学,咱们就供他呗!”


       

慕瘸子:“唉…这孩子固执,这不让去可能还真会让他过不去这坎,我想着要不就让他读呗,看他能读出什么样?”


       

黑嫂高兴的说:“哟!你这转变挺快啊!”


       

慕瘸子笑了笑,没出声,他没告诉黑嫂,其实当他听到慕急说出那些他听不懂,但能听出像文化人说的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想让慕急去念书了。


       

慕急是不是块读书的料,他可能还真想错了。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精灌满小腹h_短篇辣h强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