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俯首称臣po_王爷的精壶h

发布时间:2021-07-31 16:55 类别:情感日志

俯首称臣po_王爷的精壶h     

“楚狂人我们自然不会杀他,目的只不过是为了逼章镜出来罢了,对于章镜这种屠夫,用些非常的手段,也是理所应当的,”被称作师叔的人淡淡道。


       

“不错,那血魔章镜,先杀高义,又断了苏远师弟的道途,理应当诛!”


       

“即便是高义背离了剑阁,也理应由我剑阁来清理门户,何时轮得到他来插手?”




       

旁边有人附和了一声。


       

对于朝廷,剑阁本就有些厌恶,更加不用说章镜这种与剑阁有仇之人了。


       

苏远可是剑阁之中少有的天才,剑阁之中的长辈对其期望很深。


       

但遗迹一战中,却被章镜毁掉了道途。


       

即便是苏远自己曾说过,是自己技不如人导致的。


       

但其余人却不会这么想。


       

只会觉得章镜此人对剑阁不敬,应当斩杀。


       

方才问话的那名年轻弟子,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


       

南疆,


       

苗家驻地。


       

修为臻致金丹九转之后,章镜没有立刻出关,而是在山洞之中修养了几日的时间。


       

金蝉蛊蕴含的力量确实很大,即便是没有被苗家培育完成,依旧拥有着让人惊叹的灵力。


       

足足让章镜的修为从金丹七转一跃攀升至金丹九转的境界。


       

这可不是一股小力量。


       

若是章镜处在突破天人的关头,实际上这么精纯的力量照章镜估计是能够助他晋升天人的。


       

但显然章镜不可能将金蝉蛊留着不用。


       

他向来的行事风格就是,将所有的资源都转化为实力。


       

不然,资源就只是资源罢了。


       

骤然提升了一大截的实力,章镜原本会以为自己绝对会根基不稳的。


       

但实际上却并不是这样。


       

金蝉蛊所蕴含的力量极其的精纯,是金蝉蛊几十年来孕育的精华。


       

章镜吞噬过后,并没有不稳的迹象,反而十分的稳固。


       

不过,章镜没有掉以轻心,还是仔细的稳固了一番。


       

这几日的时间,楚狂人也没有闲着,将苗家搜刮了一遍,所有的资源全部都寻了出来。


       

但出乎楚狂人意料的是,苗家似乎并没有多少修行的资源。


       

他只能隐隐猜测着,苗家的资源全部都培育了那个金蝉蛊。


       

而金蝉蛊则是正在被章镜炼化。


       

楚狂人倒是没有什么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他深刻的知道,这是章镜该得的。


       

要是没有章镜,他早就被苗家折磨的半死了,更不用说现在站在这里搜刮苗家的东西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寻找资源的时候,楚狂人还发现了几个藏的很好的幼童。


       

这些幼童年岁不大,都不到十岁,但是身子被调养的很好,资质十分的不错。


       

楚狂人刚开始是很犹豫要不要将这些小孩也斩草除根的,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灭了苗家的满门。


       

而他们显然也已经知道了什么似的。


       

但是,过了那个灭苗家的劲儿,楚狂人又有些不忍。


       

最终,还是楚狂人的三个朋友将那些苗家的幸存者亲手杀掉的。


       

楚狂人虽然有些不忍,但也没有阻止,坐视了他们的行动。


       

经过了数日的修养,楚狂人的三个朋友已经恢复了一些实力。


       

楚狂人由于气血强悍,再加上炼化了一些苗家留下的资源,身上的伤势也好的基本差不多了。


       

这一日,


       

章镜正式出关。


       

楚狂人几人则是在山洞门口等待。


       

“劳烦楚兄了,”章镜笑着拱了拱手道。


       

“章兄说的哪里话,要是没有章兄千里来援,恐怕我老楚如今已经是冢中枯骨了。”楚狂人摇了摇头道。


       

章镜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聊这方面的事情。


       

而是转言和楚狂人谈论了起了苗家的一些情况。


       

他当日闭关的急,基本没有什么善后工作,其余的都是楚狂人自己在处理。


       

其中,章镜就知道了那个苗林的下场。


       

楚狂人完成了承诺,确实是放了他一命。


       

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


       

楚狂人再杀他,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章镜对楚狂人的性格还是很满意的。


       

在这江湖上,怜悯是最不值钱的。


       

楚狂人看了看章镜,似乎是有些犹豫。


       

“楚兄有什么话要问?”章镜看出了楚狂人的一些情况。


       

楚狂人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想问问章兄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金丹后期的境界。”


       

当日章镜闭关时候所产生的元气漩涡的动静,真的很让楚狂人怀疑。


       

虽然之前的时候,章镜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三个金丹强者,但楚狂人觉得章镜还是有可能是金丹前期的修为。


       

距离金丹中期还是有些距离的,只不过自身的战力远超同境界。


       

这样的强者,他不是不知道,或者说他也是其中一个。


       

能以金丹一转的境界,在苗人奉这个金丹三转的强者面前全身而退,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了。


       

而章镜比他要强得多,境界已经达到了金丹三转。


       

据楚狂人最开始的猜测,章镜基本就有金丹六转的实力了。


       

但打上苗家的时候,章镜与那个苗家金丹交手的动静让楚狂人深刻的明白到,章镜的实力远远不是金丹六转所能够比拟的。


       

再加上突破时的元气漩涡,楚狂人自己心中其实也有些猜测,但还是忍不住的想要问一问。


       

毕竟,他和章镜突破金丹的时候相隔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但如今的修为却是天差地别。


       

章镜沉吟一阵,点了点头,道:“侥幸突破。”


       

章镜觉得金丹后期已经让人震惊了,还是不要说自己已经晋升金丹巅峰境界了。


       

反正也差不了多少。


       

楚狂人没有露出什么惊愕的神色。


       

因为他基本已经猜的差不多了。


       

只不过还是有些挫败感,有些感叹。


       

他是风云榜第一,章镜也是风云榜第一。


       

当初他们两个还曾互相切磋过,章镜也仅仅是只比他高了一筹而已。


       

但随着二人晋升金丹之后,这差距反倒是越拉越大了。


       

他还是金丹一转,虽然即将突破二转,但现在还是一转。


       

而章镜只不过是比他早一个月晋升金丹,如今却是已经达到了金丹后期的境界。


       

甚至,楚狂人猜测,章镜的修为很可能并不是金丹七转,而是金丹八转。


       

这下子楚狂人就纳闷儿了,不是说修行越往后越慢吗?


       

为什么章镜是例外?


       

“看来章兄距离天人境界也不远了,”楚狂人笑道。


       

虽然羡慕于章镜的修行速度,不过楚狂人还是由衷的高兴。


       

以他和章镜的关系,章镜越强,他也就越安全。


       

尤其是在这个世道,金丹大宗师虽然依旧有地位,但毕竟不能和以往相比。


       

现在,天人大能才是整个江湖的主流。


       

只有天人才能有庇护一方的实力。


       

金丹大宗师还是差了不少的。


       

“如今天下将乱,我也只能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免得成为炮灰,”章镜低声说道。


       

言语之中并没有多少突破之后的欣喜。


       

因为章镜知道,他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在那些真正的江湖大佬眼力,他也只不过是个大一点的蚂蚁。


       

而且他的实力进步太快了,容易惹人忌惮。


       

所以,他才要隐匿实力,装作金丹三转的修为。


       

不然,他真的不确定东齐朝廷里的几个大佬会不会对他有所怀疑。


       

这样的事情章镜不敢去赌。


       

因为输了可是当嫩模这么简单,输了就是死!


       

章镜自从突破之后,虽然行事带领巡天司的人高调,但实际上他很谨慎。


       

因为他的仇家太多,也太强。


       

章镜甚至做好了白莲教或者其他势力围剿他的心里准备。


       

不过,还好。


       

那些人并没有针对他做什么事情,似乎已经将他遗忘了。


       

但章镜却不会因此而放松,他知道,那些势力之所以没有急着杀他,是因为现在局势刚刚有乱象,他们各自都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截杀他万一惹恼了东齐朝廷,而错失了现在乱世的良机,有些得不偿失。


       

反正左右不过是一个金丹罢了,更到事情了结之后,再跟他算总账。


       

这些情况,章镜已经基本脑补完成。


       

所以,他才会急不可耐的抄家灭门抢资源。


       

真的不是他嗜杀,也不是他想要为东齐朝廷立功。


       

他才三十多岁,他只想要活着,他有什么错?


       

当然,这是他自己的想法,对别人来说,他这个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最好赶紧死掉。


       

立场不同,想法也不同,谈不上谁对谁错。


       

江湖嘛,就是这样,你杀我,我杀你,简简单单。


       

在苗家驻地待了很短的时间,章镜便跟着楚狂人继续往南疆深处进发。


       

想要找到他师父认识的那个阵法大师。


       

其实,对于现在的章镜来说,共济会基本上已经没用了。


       

因为共济会所有的实力都不及他,他也不可能需要求援他们。


       

只能说,当时和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


       

当时章镜不过先天境界,在江湖上算不得什么。


       

要是有了封万里几人的帮助,不管做什么都很轻松。


       

所以他才会提议建立共济会来辅助他。


       

但此一时彼一时,章镜的进步速度太恐怖了。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