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粗暴求饶H/尿交全文

发布时间:2021-09-22 16:09 类别:情感日志

粗暴求饶H/尿交全文江柳依很想问宋羡为什么安慰是这样时, 已经被带着进房间里了,漆黑的环境放大她的一切感受,兴奋, 躁动在身体里横冲直撞, 紧迫的她有些喘不上气, 直到把宋羡压在床边。


       

黑暗中她亲了亲宋羡的额头, 声音微哑:“为什么要这样安慰我?”


       

宋羡一怔,她问:“你不喜欢吗?”




       

江柳依说:“喜欢啊。”


       

宋羡不解:“那还有什么问题吗?”


       

一句话把江柳依都问愣住了,还是宋羡主动攀在江柳依身上, 拉她一起倒进床单里,江柳依才放弃深思这个问题。


       

实在是, 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黑暗中的宋羡就如折磨人的精灵, 江柳依一边享受身体的高·潮一边享受精神的欢·愉,被宋羡拉入一个又一个深渊里,浮浮沉沉。


       

宋羡最近就喜欢学被江柳依上次那件衬衣绑起来的姿势,但她又学不好,都要江柳依先主动示范, 这一示范就没完没了,所以直到现在她都没学会,每次都是她主动去束缚江柳依,却被江柳依压住,翻来覆去。


       

房间里的声音断断续续,逐渐沙哑, 破碎,呜咽。


       

最后的交谈声都被黑暗淹没。


       

云雨之后,江柳依抱着宋羡躺下, 两人身体还没恢复好,尤其是宋羡,极其敏感,现在还蜷缩身体控制痉挛,江柳依从宋羡背后抱着她,两人都是香汗淋漓,她对宋羡说:“对不起。”


       

宋羡一时没反应过来,转过头:“嗯?”


       

江柳依说:“关于我父母的事情,对不起。”


       

宋羡窝在她怀里:“没关系。”


       

她是真的没有放在心上,从小她就对感情很淡漠,父母培养她独立,结果她太独立,从上幼儿园开始,就没有让父母操过心,当然,和父母的关系,也没有那么亲近,所以她不知道为什么上幼儿园,那么多孩子会跟着父母的车后面跑,还有的趴在地上哭,开家长会时,如果父母没有来,那些同学就又哭又闹不肯回家,她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的情绪,她更像是自己给自己调好了钟表,然后按照固定时间,上学,放学,回家,写作业,业余的时候,最喜欢画画,父母在家和不在家里,对她而言,并没有很大的影响。


       

久而久之,她也习惯和别人这样的距离,不用那么亲近。


       

所以江柳依的对不起,她真觉得没关系,因为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但看到江柳依难受,她也很难受。


       

江柳依抱着她,头埋她秀发里,轻声说:“宋羡,你真好。”


       

声音还是闷闷的。


       

宋羡转过身,和江柳依面对面,黑暗中两人呼吸纠缠在一起,宋羡说:“你可以不要不高兴了吗?”


       

江柳依失笑:“怎么了?”


       

宋羡说:“我没劲安慰你了。”


       

江柳依被彻底逗笑,原本在江家郁郁的情绪被宋羡这么一搅合,现在全部疏散了,她说:“宋羡,你安慰过别人吗?”


       

宋羡摇头,江柳依诧异:“一次都没有吗?”


       

宋羡说:“有过一次。”


       

江柳依好奇:“后来呢?”


       

宋羡想了会:“后来她说再也不要和我做朋友了。”


       

那还是很小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可能说错话,她也不记得了,只记得从那之后,她就不喜欢安慰别人。


       

江柳依除外。


       

江柳依笑:“为什么我除外?”


       

宋羡说:“因为我们结婚了,安慰你是应该的。”


       

旧话重提,江柳依坐正身体,她今儿非要弄清楚宋羡的这个‘安慰’方法,是怎么想到的,宋羡听到她这么说,解释道:“刚结婚的时候,你不是经常心情不好吗?”


       

江柳依想到刚结婚那会,她因为父母的关系,经常吵架,又世界巡演,所以私事公事比较多,就心情不好了。


       

她点头,是有这么一回事。


       

宋羡说:“但是我们做完,你心情就很好。”


       

所以她认为,安慰江柳依最好的方法就是这个,江柳依哭笑不得,她还真没想到,不过宋羡那会就照顾她情绪了?


       

江柳依心头有些高兴,冲淡先前的不悦,她搂着宋羡重新睡下,说:“宋羡,其实我也喜欢别的安慰方式。”


       

宋羡转头:“还有别的?”


       

这话怎么如此别扭?


       

江柳依压下别扭的感觉,说:“我是指,我更喜欢和你聊天,交流,你喜欢和我聊天吗?”


       

宋羡想了会,点头:“喜欢。”


       

她很喜欢江柳依说一些以前的事情,或者在演奏后遇到的事情,江柳依点头:“这就是沟通,沟通也是一种安慰方式。”


       

宋羡明白了:“你喜欢被这样安慰?”


       

江柳依说:“我觉得这是必要的,宋羡,以后不管是你还是我,如果我们不高兴了,就告诉对方,寻求对方安慰,你觉得怎么样?”


       

宋羡思忖几秒,回她:“我知道了。”


       

江柳依心底涌上满足,她问:“我们下周去江城,你工作都安排好了吗?”


       

宋羡还在休息,听到江柳依的问话低声说:“安排好了。”


       

漫彤新刊经过前面四次的专访,在业界名声大噪,现在已经跻身国内前三,除了新刊,童刊也频频有人寻找合作,知道童刊即将和江柳依联手出入门曲谱,她们都想里分一杯羹,但漫彤询问江柳依的意见之后都婉拒了。


       

除此外,江柳依还明确要求,入门曲谱里的所有插图,都要有宋羡来画,原本杂志社是邀请的著名童话插画大师,一来是怕江柳依觉得怠慢,二来是想强强联合,更方便宣传,但没想到江柳依执意要宋羡来画。


       

对此漫彤的人都没什么意见,但论坛里的其他杂志社抱着吃瓜心态挑刺。


       

【不是吧,虽然宋羡画的是很好,但是能和魏老师比?】


       

【江柳依这是想要拉一把她老婆的身价啊?】


       

【不得不说,江柳依这一波操作,她老婆的身价能被拉起来不少。】


       

【这就是嫁个名人的好处吗?躺着也能赢,我要是魏老师,我估计气的呕血!漫彤也是,不敢得罪江柳依,只能抛弃魏老师了。】


       

“什么抛弃魏老师!说的太过分了!”一早上童刊就有人讨论这件事,说话的是个老职员,她说:“我们都没有和魏老师联系呢,只是开会的时候说有合作意向,这消息到底是谁传出去的?”


       

另一个人也气哼哼:“鬼知道,都没有和魏老师见过面的事情,被传成我们抛弃了魏老师!”


       

主编进办公室就见到众人这副忿忿神色,还有几个匿名在论坛和那些人吵架,她问:“怎么了?”


       

“有人在论坛黑我们!”


       

这次童刊整改,请到江柳依,本就可以起死回生,谁知道这个时候被人抹黑,利用魏老师那件事说她们漫彤巴结江柳依,谁有身份就巴结谁,以后还有谁敢和漫彤合作?


       

“是不是美秀放的消息?”这种事美秀经常做,她们都习惯了,和美秀积的恩怨也不是一件两件,主编说:“不要妄下结论,我……”


       

她还没说完话就听到刚刚还在抱怨的同事卧槽一声!


       

“卧槽槽槽!这不是宋羡吗?”她惊愕的从椅子上蹦起来,一脸错愕,众人凑过去,在她电脑页面看到一张图,宋羡穿着礼服,站在一个展厅门口,她们不解:“这是哪?”


       

“这是余白昨天的画展。”


       

“余白?”众人问:“和余白有什么关系?”


       

“看标题啊!”这同事对众人没有捕捉到重点痛心疾首,她指着标题说:“余白画展,白老师的徒弟Shaniya露面。”


       

“Shaniya?”终于有人发现重点,可又不敢相信:“和宋羡是是什么关系?”


       

那同事翻个白眼:“宋羡就是Shaniya!”


       

本来喧闹的办公室呈现诡异安静,就连一向成熟稳重的主编都神色惊愕,她转过头看向办公室的其他人,都目瞪口呆。


       

门口叶隐歌走进来,看到众人这副神色不解:“干嘛呢?”


       

随后被拉到一边:“叶总监,你知道宋羡就是Shaniya吗?”


       

叶隐歌吼道:“什么!”


       

声音大的差点要把天花板掀了!


       

众人回过神,连忙挤在一个电脑前,看那个报道,主编压住狂跳的心,忍不住给宋羡打了电话,问她今天还来不来杂志社。


       

原本定好早上九点的会议,宋羡到漫彤门口就接到主编电话,她说:“我已经到了。”


       

主编转头在门口看到熟悉的身影,前一秒还在屏幕里,现在就出现在面前,童刊的同事们多少还有点没消化完刚刚那消息,看宋羡眼神都拉直了,一个个直勾勾看着她,宋羡走进去,和主编打招呼,江柳依随后跟进来,见众人神色不由笑:“怎么了?”


       

“啊,没事。”主编拍手:“工作工作!”


       

她说完对宋羡说:“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宋羡跟主编过去了,其他人不敢多言,叶隐歌也顺势跟江柳依身后,在江柳依进办公室之前,她喊:“江老师。”


       

江柳依转头,听到叶隐歌问:“宋羡是不是昨天去参加一个画展了?”


       

“嗯。”江柳依淡笑,打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叶隐歌跟着问:“那她真的是白老师的徒弟?”


       

江柳依转过头,笑:“你们也知道了?”


       

难怪刚刚大家那副神色。


       

还真是啊!叶隐歌一时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江柳依进了办公室里,办公桌上放一杯咖啡,还是热的,叶隐歌看到江柳依端起咖啡,回神说:“这给您准备的。”


       

“谢谢。”江柳依抬头:“下次不用了。”


       

“您不喜欢吗?”叶隐歌说:“那我给您换其他的。”


       

江柳依说:“不用太照顾我,会议几点开始?”


       

叶隐歌看眼腕表:“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先带您去会议室吧。”


       

原本是宋羡带她去,但宋羡刚刚被主编叫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江柳依稍点头,跟叶隐歌后面离开办公室。


       

宋羡从主编办公室出来时就看到两人谈笑往会议室的方向走,这段时间因为经常来童刊开会,所以和叶隐歌见面的次数也多了,宋羡还有几次见到叶隐歌开会的时候就盯江柳依看,被点到名都没回应。


       

现在看到两人相携往会议室走,宋羡心底闷闷的,一向平静的脸上微带不悦,她低头,去江柳依的办公室放下包带上笔记本就去会议室了。


       

会议室坐了好些同事,不仅是童刊的,还有宣传,策划部的,这段时间经常碰到,倒也熟悉,江柳依进了会议室之后照旧安排在主位,宋羡今天去的最迟,就坐在靠外侧的座椅上,和江柳依稍隔了些距离。


       

江柳依右边坐的是叶隐歌。


       

叶隐歌低头不知道问什么,江柳依一边垂眼解释,一边点头,宋羡坐在位置上,笔尖戳着纸张。


       

有一下,没一下。


       

很快江柳依就看到宋羡了,她给宋羡发消息:【过来。】


       

宋羡低头回她:【你那边没位置。】


       

江柳依四周看看,还真是,都坐满了,她发:【我让其他人和你换个位置?】


       

宋羡打字:【不用。】


       

江柳依看这两个字出神,虽然还是宋羡一贯的简短句式,但她莫名察觉到不对劲,她问宋羡:【怎么了?】


       

宋羡没回她。


       

很快会议开始,策划部的负责人走到最前面,宋羡抬眼就看到叶隐歌挪动椅子,往江柳依身边靠近半分,一看就是故意的。宋羡拧眉,目光一直灼灼看着叶隐歌,最后还是没忍住,给江柳依发:【我有点不高兴了,你等会能不能安慰我。】


       

刚听完宣传策划的江柳依低头,扫到屏幕上宋羡发来的消息,她突然掩口闷咳两声,耳根到脖颈红透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五十个红包么么哒。


       

江柳依:我喜欢别的安慰方式。


       

宋羡:花样这么多吗?


       

江柳依:……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