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肚兜奶水溢出h_男男过来含着h

发布时间:2021-09-24 15:22 类别:情感日志

肚兜奶水溢出h_男男过来含着h    

通往阳泉县城的公路上,四千多鬼子成四路队形浩浩荡荡朝阳泉杀过去。


       

三十多辆坦克和战车走在队伍中间,发出沉闷的轰鸣声,战车所到之处,卷起大量尘土。


       

联队长高桥大佐本来坐在一辆装甲车里面,结果路况太差,颠得他都快散架了,不得不放弃装甲车,换乘战马继续前进。




       

“报告联队长,前面的公路被救国军破坏了!”一个传令兵骑马跑过来报告。


       

“带我去前面看看!”高桥大佐皱着眉头命令。


       

军部给他的任务是一路突袭,天黑前攻下阳泉县城。


       

救国军主力都被困在平定境内,无暇顾及阳泉。


       

部队如果能在天黑前攻下阳泉县城,肯定可以用最小代价结束战斗,中间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但如果把这场仗拖到明天,战场可能出现的变故就多了。


       

救国军不会眼睁睁看着皇军攻占阳泉县城,白天有飞机在天上盯着,他们不敢异动。


       

天黑以后肯定会急行军增援阳泉,部队再想攻下阳泉就没那么容易了。


       

高桥大佐在火车上就算好了:部队下火车后急行军前进,路上一点儿都不耽误,可以赶在下午四点之前杀到阳泉城外,再花两个小时攻下兵力空虚的阳泉县城,自己就能完成军长的突袭任务。


       

没想到自己刚下火车走了一个多小时就遇上了麻烦。


       

破坏公路这一招他以前跟八路军交手时就碰到过,为了确保辎重部队和炮兵部队不掉队,必须把公路修复以后才能正常行军。


       

今天他要急着赶到阳泉县城,肯定没时间去修路。


       

所以才一听到这个坏消息就急匆匆往前面赶,想要知道公路被救国军破坏到什么程度。


       

高桥大佐一到前锋中队就举起望远镜,平整的路面被人为挖出来大量土坑和深沟,要是队伍里有辎重大车和火炮,肯定要把这些土坑和深沟填平以后才能继续前进。


       

但高桥大佐非常幸运,为了防止救国军通过破坏公路来迟缓自己行军速度,军长专门把配合自己行动的炮兵大队和辎重部队换成了战车大队。


       

相对于火炮和辎重大车而言,前面公路上的土坑和深沟完全影响不到战车的正常行动。


       

唯一的不爽就是战车走这种路面时会非常颠簸。


       

但只要不影响部队行军速度,对高桥大佐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脸上紧皱着的眉头很快舒展下来,看着前方一脸自信命令:“让战车大队调一辆坦克过来配合稍等中队开路,只要坦克可以正常前进,部队就不要停,一路急行军杀到阳泉城外!”


       

停了不到十分钟的队伍再次动了起来,跟刚才相比,速度只快不慢。


       

“轰隆隆……”


       

刚走了不到半小时,一声爆炸突然在队伍前面响起。


       

高桥大佐举起望远镜就看到前锋中队所在位置腾起一团黑烟,快速行进的队伍也在这一刻停下来,护卫在周围的警卫还以为部队遭到攻击,立刻把步枪平端在手里,以高桥大佐为中心迅速散开,一脸警惕盯着周围……


       

“是地雷!”高桥大佐沉着脸分析。


       

这种武器也是跟八路军交手时经常碰到的,高桥大佐非常熟悉,再次带着警卫部队赶到前锋中队。


       

爆炸点周围躺着两具尸体和三个伤员,被炸出来的弹坑足一米深,周围的泥土都被爆炸产生的火焰给烧焦了……看起来非常惨烈。


       

绕着弹坑看了两圈的工兵中队中队长赶紧跑到高桥大佐身边报告:“长官,这不是一颗普通的步兵地雷!”


       

“从爆炸威力上分析,它要么是一颗反坦克地雷,要么是一颗加了炸药包的反步兵地雷,不然炸不出这么深的弹坑!”


       

“只要长官您下命令,卑职马上带人去前面排雷!”


       

高桥大佐的眉头皱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工兵中队中队长的请战,扭头看向公路旁边的坡地,然后又问了战车大队大队长两句话,紧锁的眉头竟然一下子就舒展了。


       

看着工兵中队中队长毫不犹豫拒绝:“工兵排雷太慢了,我们没有时间。”


       

“命令前锋部队马上改道,走公路两边的坡地绕过雷区。坡地虽然走不了辎重大车和火炮,但可以走坦克和装甲车。”


       

“救国军的地雷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把公路两侧的山地全部埋上地雷!让大家速度快一点儿,敌人留给我们的行军时间已经不多了!”


       

地雷和破坏公路是救国军迟缓自己行军速度的两个重要手段。


       

如今这两个手段都被自己瓦解了,高桥大佐觉得救国军肯定没法儿在短时间内想到其他手段。


       

接下来的行军一定会非常顺利


       

只要部队按时杀到阳泉城外,以战车大队堪称恐怖的突击能力,绝对可以在天黑前攻下阳泉县城。


       

高桥大佐越想越高兴,嘴角微微翘起,不由自主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接下来的行军确实非常顺利,部队往前走了一个多小时都没再停下来过。


       

高桥大佐看了眼手表后,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不出意外,再有三个小时部队就能杀到阳泉城外,那时候才下午三点半,至少还有两个半小时进攻县城,自己想不赢都难。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高桥大佐似乎已经看到胜利在向他招手时,正常行进的队伍再次停下来。


       

这绝对是一场赤裸裸的打脸行动,高桥大佐的怒火就好像决堤的洪水,蹭蹭往外冒。


       

刚准备让部下去前面查一下,前锋中队的传令兵已经喘着粗气站到他面前,很着急:“长官,前面的石桥被破坏了。”


       

“虽然河道不是很快,部队游泳就能轻松渡河,但随队进攻的战车没法儿泅渡过河,必须在石桥废墟的基础上搭建一座临时木桥才能过河!”


       

高桥大佐立刻看向一旁待命的工兵中队中队长:“你们搭建一座可以过战车和装甲车的临时木桥需要多长时间!”


       

工兵中队中看着眼前已经被炸成废墟的石桥回答:“利用石桥剩下的废墟进行搭建,木桥的基础就有了,不需要专门花时间。但我们搭建木桥所需的原材料需要现场砍伐和加工,所以我们修建木桥的时间并不能降低多少!”


       

说到这儿,工兵中队中队长就跟下了很大决心一样,迎着高桥大佐的目光大声保证:“四个小时!”


       

“只要长官您给卑职四个小时,保证搭建一座可以通过战车和装甲车的临时木桥!”


       

高桥大佐听完后脸上全是失望,然后就用一副不可商量的语气命令:“太慢了,我只能给你两个小时。”


       

“兵力如果不够的话,我调两个步兵中队配合你们行动,一定要按时完成任务。”


       

工兵中队长很想拒绝,但高桥大佐看向他的眼神太严厉了,只能咬着牙齿领命:“请长官放心,卑职拼了命也要在两小时内把木桥搭建起来。


       

接下来就是一场艰难的等待。


       

整个队伍中间,没有人比高桥大佐更着急。


       

部队在这里多耽误一分钟,大家杀到阳泉城外后的进攻时间就会少一分钟。


       

所以他每隔半小时就跑到河边看一眼木桥的搭建进度。


       

庆幸的是,工兵中队长并没有对自己说大话,木桥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搭建完成。


       

两个小时还没到,高桥大佐就有点儿等不及了:“部队准备出发,通过木桥后,大家的行军速度还要加快一些,争取把我们耽误的时间抢半个小时回来,这样我们就有一个小时进攻县城。”


       

近两个小时的休整虽然耽误了大量时间,但部队的体力和精神气儿也恢复不少,这是高桥大佐唯一庆幸的地面。


       

部队的士气和体力高了以后,行军速度自然会增加不少。


       

看到这一幕,高桥大佐对接下来的急行军能否抢回来半个小时也越来越有信心。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一串爆炸突然在刚刚搭建好的临时木桥上响起。


       

至少十颗炮弹从不同位置砸向木桥,一半的炮弹砸进水里,一半的炮弹砸在木桥上。


       

如果这是一座石桥,迫击炮炮弹炸上去最多留下一个弹坑,可现在的河面上是一座临时搭建出来的木桥,每一颗炮弹都会给木桥造成一些破坏。


       

几十个还没从木桥上撤退的工兵也被炸得人仰马翻,还有几个工兵被炸飞,最后砸在河里……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炮火急袭,高桥大佐急得都快跪下了,两眼通红!


       

木桥是工兵中队花了两个小时才建起来的,要是被摧毁,至少要一个多小时才能修复。


       

那时候部队跑再快都别想在天黑前杀到阳泉县城。


       

高桥大佐不怕部队抹黑进攻县城,把带来的照明弹一打,战场就跟白天没区别。


       

但跟白天相比,晚上进攻肯定充满了变数。


       

毕竟救国军比皇军更加擅长打夜战。


       

而且救国军能通过炮火急袭的方式炸一次木桥,那肯定也能炸第二次。


       

要是木桥一直修不好,队伍就会被一直堵在这里,连阳泉县城的影子都看不到,更不用说进攻了。


       

想到这一幕的高桥大佐来不及心痛正在垮塌的木桥,很着急命令:“都还傻愣着干什么?迫击炮中队马上反击,一定要摧毁救国军刚刚暴露出来的炮兵,不然我们搭建再多的木桥都会被他们炸毁。”


       

“三个迫击炮中队全部参战,用炮火优势一仗干掉对手!”


       

“轰隆隆……”


       

救国军打来的第四轮炮弹从天而降,一根木梁当场被炸断,残破不堪的木桥开始从炸断的木梁那里垮塌,范围越来越大。


       

等第五轮炮弹从天而降,整座木桥已经被炸成一堆废墟,好多木桥上垮塌下来的木头已经顺着河流漂向下游。


       

高桥大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赶紧命令:”第二中队赶紧去把那些漂走的木头拦下来,不然又要重新砍伐木头搭建木桥,那样太花时间了。”


       

“炮兵部队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还不反击!”


       

一旁的炮兵参谋赶紧报告:“报告长官,他们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可以反击了!”


       

“轰轰轰……”


       

话音未落,不远处就传来一串爆炸声,前方木桥处的爆炸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高桥大佐还以为自己的炮火反击起作用了,立刻命令:“工兵部队马上修复木桥,一个小时内必须完工!”


       

原料都是现成的,而且有了第一次搭建木桥的经验,工兵中队长二次修建木桥的速度非常快。


       

快要完成时,高桥大佐反而比任何人都要紧张,生怕救国军炮兵部队再次冒出来。


       

一边命令部队准备过桥一边让炮兵部队做好随时反击的准备。


       

这次老天似乎站在他那边。


       

前锋中队和一辆战车顺利通过木桥,高桥大佐担心的炮火突袭并没有出现。


       

随着第二辆坦克和几十个步兵冲上木桥,高桥大佐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轰隆隆……”四颗炮弹正好砸在坦克周围,剧烈的爆炸中,木桥好多位置都被炸松了,摇摇欲坠。


       

高桥大佐比刚才更着急。


       

要是木桥现在被炸塌,不仅会让自己在这里多耽误个把小时,还会损失一辆坦克。


       

这次不用高桥大佐下命令,不远处的炮兵部队就开始反击。


       

已经上桥的坦克则把速度加到极致,想要快点儿冲到对岸。


       

至于倒在桥面上的伤员,坦克丝毫避开他们的意思都没有,直接碾压过去。


       

“轰隆隆……”


       

隔岸边还有最后五米的时候,第二轮炮弹接踵而至。


       

木桥没能同时承受住坦克带来的重量和炮弹爆炸产生的强大冲击波,轰然倒塌。


       

坦克连通搭建木桥的木头一起砸进河道里,眨眼功夫就只剩一根长长的炮管露出水面。


       

高桥大佐看得目瞪口呆,内心非常复杂。


       

遇到这座被炸毁的石桥之前,他还很庆幸军部把炮兵换成了战车部队,导致救国军的地雷和破袭公路失去作用。


       

现在的他则有点儿后悔带了战车部队。


       

战车太重了,没有木桥就没法儿过河,要是敌人一直盯着木桥炸,自己肯定要花大量时间才能把所有战车送到河对岸,而且还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