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公憩止痒三十篇_欲浪媚妇双飞

发布时间:2021-11-03 08:47 类别:情感日志

公憩止痒三十篇_欲浪媚妇双飞   

“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李良辅十分不满地望着砍伐来大树,最粗的一根也只比他的大腿略粗一点,这种木头制成的攻城槌撞击院门还差不多,怎么可能撞击城门?


       

眼看自己的攻城门之策又要落空,他怒不可遏盯住几名将领。




       

“大帅息怒!大帅息怒!”


       

几名将领战战兢兢解释道:“我们找遍了两座山,没有再粗大树,这就已经是最粗大树了。”


       

“哼!这种细木头拿来做什么,做牙签吗?”


       

李良辅心中着实恼火,怒气冲冲道:“我最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给我去找,若找不到百年大树,皆斩!”


       

几名将领吓得连滚带爬走了,大将慕容洮献策道:“这些木头其实也还行,数量差不多有三五百根,加上之前留下的木头,卑职估计能造出几辆巢车!”


       

李良辅点点头,做成巢车攻城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案!


       

他当即对几名工匠首领下令道:“集中所有木材制作巢车,之前的眺望台也改成巢车,三天之内必须完工!”


       

.........


       

西夏大营内东南区域灯火通明,数百名工匠在连夜制作巢车,时间紧迫,巢车制造得虽然很简陋,但实用功能却不错。


       

但李良辅的想法虽好,最终能不能实现还是一回事。


       

就在甘泉堡城池东北角,一座三丈高的超巨型投石机已经矗立在城墙边,经过工匠们的反复试验和磨合,投石机已经可堪大用。


       

工匠又准备了四十枚火球,这种火球直径达两尺,外型巨大,外面是用细干草编织而成,沾满了火油,在落地前就会燃烧殆尽,里面数十斤燃烧的火药块和火布会散落出来,漫天飞舞,尤其是火布,沾满了火药和硫磺粉,燃烧强烈,附着在大帐上就会引燃整座大帐。


       

陈庆巡视了一圈,问郑平道:“军队集结好了吗?”


       

郑平连忙抱拳道:“回禀统制,一万两千士兵已经集结完成,随时可以出击!”


       

陈庆点点头,对杨元清道:“时机已到,可以发射了!”


       

陈庆随即带着将领们上了城头观战。


       

数十名士兵一起用力,抛杆吱吱嘎嘎拉了起来,两名士兵将火油放在投射锅内,一名士兵用火把点燃了火球,为首将领一声令下,“发射!”


       

数十名士兵同时松开绳子,前端装有三千斤铁链的木箱轰然落地,长长的抛杆猛然抛出,三十斤重的火球飞射上天空,俨如天上的流星一般,划过天际,向西夏军大营飞去。


       

陈庆和一众将领都站在城头上,尽管下午他们见过试验,确实能投到千步之外,但现在是实战,所有人的心悬了起来。


       

“越过营栅线了!”郑平兴奋得大喊一声。


       

火球已经进入西夏军大营的上空,正在向下坠落,火球忽然在空中解体,数十块火药落在方圆五十丈的范围内,但火油布的范围更大,被夜风一吹,燃烧着的布条在空中四散飞舞,十几座大帐被点燃了。


       

城头上顿时一片欢呼!


       

陈庆当即令道:“火鹞子一起发射!”


       

他们不仅准备了超巨型投石机,还打造了数十架大型火鹞子,这种火鹞子是弹射出去,最远能飞十几里。


       

只不过大型火鹞子的技术含量很高,陈庆军中没有这方面的工匠,只能仿照小型火鹞子造了几十架。


       

造好后便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大型火鹞子的飞行效果都很不理想,要不就是一头栽地,要不就是乱飞偏离航线,很难平稳直线飞行,所以他们一直没有使用,担心打草惊蛇。


       

现在也无所谓打草惊蛇了,索性把数十架大型火鹞子都弹射出去,看看有没有成功的。


       

城头上竖了十几根木桩,木桩之间系了牛筋,就像一把巨大的弹弓,几名士兵拉着一架数十斤重的火鹞子,顶部已经被火油点燃,一声呐喊,火鹞子弹射出去,在空中浑身浴火,正如之前的试验,火鹞子空中转了一个弯,向西面飞走了,没有落入敌军大营内。


       

但火球却精准落进了敌军大营内,一连五颗火球落入敌军大营,已经有数十顶大帐燃烧起来,火借风势,大火开始迅速蔓延。


       

‘当!当!当!当!’警钟大作,熟睡中的西夏士兵们纷纷被惊醒,他们睡觉都没有脱甲,直接抄起兵器从大帐内奔出,四周都是熊熊烈火,士兵们个个惊慌失措,向北面仓惶奔逃。


       

李良辅也被士兵推醒,听说宋军发动了火攻,让他大吃一惊,怎么可能?


       

他拔剑冲出大帐,正好看见天空一颗流星向大营飞来,在空中轰然解体,变成了数十个、上百个小火团,落在大营内。


       

“该死的!”


       

李良辅心中大骂,只有巨型投石机才能射这么远,难道保川县的三架巨型投石机都落到宋军手中了吗?


       

“大帅,怎么办?”一名将领紧张问道。


       

“不要慌乱,速带领弟兄们撤往北面大营外!”


       

三百名骑兵在大营内奔驰呼喊,“大帅有令,向北面大营外撤离!”


       

数万西夏士兵纷纷向北面奔去,很快汇聚成一条浩荡人流,但还是有不少士兵无法脱身,最后葬身火海。


       

西夏大营成了一片十几里的火海,火光映红了天际,宋军在射出二十枚火球后,也停止了投射,大型火鹞子也停止了试飞,效果确实很不理想,弹射了数十只,最后只有两只飞入大营内。


       

工匠们欢呼之余,立刻跑去寻找第七架和第三十一架的火鹞子的图纸,这两架火鹞子成功了,他们就得到了相应的数据。


       

陈庆站在城头上,目光平静地望着山下的熊熊燃烧的烈火,他心中已有明悟,这场大火之后,至少在短时间内,西夏军出局了。


       

旁边将士们个个兴奋异常,又有点后悔,这么多粮食和物资被烧毁,早知道应该埋伏一支军队在外围,狠狠地趁火打劫一番。


       

这时,陈庆冷静地下令道:“传我的命令,全军准备出击!”


       

一万两千名宋军早已集结完毕,包括五千骑兵和七千名步兵,西夏军的士气低迷,士兵混乱,正是决战的良机。


       

陈庆命令杨元清率六千民团士兵和数千老弱士兵守城,他率领一万两千大军出了东城,沿着白水河向敌军大营北面杀去。


       

这时,数万西夏军士兵刚刚逃出大营,军心惶惶,士气低迷,没有粮食,兵器不足,战马也没有救出来,数万人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大营的火势未减,已经将整个大营吞没了,周围的营栅和哨塔也没有幸免,被大火点燃。


       

数万士兵木然地站在旷野里,呆呆望着大火燃烧,他们自己的随身财物也没有能够抢出来,被大火烧掉了,所有人都心痛不已。


       

西夏人打仗,兵器、盔甲和战马都是由个人购置,个人抢到的财富则归个人所有。


       

这场大火,把他们差不多一半的家产都烧光了,让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绝望,强烈的厌战情绪充斥着每个士兵的心中。


       

李良辅同样心烦意乱,他无心整顿军队,眼前的局势只能等天亮后再看情况而定。


       

但他心中心烦的是,自己怎么该向天子交代?他现在非但不可能再攻下甘泉堡,连自己的大营也丢了,恐怕罢官免职都是轻的,搞不好自己还会被天子斩首,如果自己的死了,几十个妻妾怎么办?子女怎么办?


       

这时,慕容洮急匆匆走过来,他的胡子和头发都火烧掉一半,十分狼狈,但他心中却十分着急,主帅怎么没有考虑到宋军会来进攻?


       

“大帅,士兵们都没有准备,要么立刻北撤,要么列队备战,一旦宋军杀来,后果不堪设想!”


       

李良辅慢慢抬头看了慕容洮一眼,嘶哑着声音道:“这个时候,你觉得宋军还会杀来?”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