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少年的占有欲/侮辱糟蹋h

发布时间:2021-11-06 10:49 类别:情感日志

少年的占有欲/侮辱糟蹋h   

见到白贵真的跪下行礼,马师傅这个魁梧汉子惊愕住了,好半天,才缓过了神。以前是有人和他学刀法,但都是苦哈哈,家中没几个钱,还没遇到过像白贵这种身份行如此大礼的人。


       

府首,省城的府首,那可是预定的秀才相公,不是,廪生!




       

而且又是关学门徒……


       

马师傅搓了搓手,有些无措,还是张道长提醒的他,他连忙拍了拍白贵长袍上的灰尘,“行,行,礼什么的,先搁着,哪天你有时间了就送。”


       

跪下来拜师,这脸面对于有功名的人是最重要的。


       

不会缺那么一点拜师礼钱。


       

马师傅接着告诉了白贵他最近在省城住的地方,交换了住址之后,就带着孩哥匆匆离去,看样子,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他是刀客,也是袍哥……”


       

等马师傅走远之后,张道长幽幽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白贵,说了这句话。


       

袍哥,又叫哥老会,是与洪门、青帮并立的三大帮会组织,从天地会中分裂而出。名字来源有两个说法,一是诗经秦风的“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二就是三国演义关羽在曹操那里客居的时候,始终没有解下刘备赠给的旧锦袍,所以命名袍哥是手足兄弟感情至深的意思。


       

在关中,刀客与袍哥这个身份重叠的人不少。


       

“道长不是也留马师傅在这里了吗?”


       

白贵笑了笑,语气轻松。


       

虽然说袍哥会是被清廷屡次打击,可现在的局势也没有以往那么严峻了。民间和这些帮会的人有关系的可不少,查的没那么紧密,再说他也没录了姓名,拜了堂口。


       

他也明白张道长的意思,本来想让马师傅随意教教白贵,二人牵扯不深,然而现在真正拜师,关系可就扯不明白了。


       

可……想要学真本事,哪能不付出点代价。


       

再说,只要谨慎,以目前清廷在省城的统治力度,可没那么多事。至少,他在师范学堂,已经几乎没有见到学生在朔望日宣读圣谕广训了……


       

张道长闻言一笑,也没在意。


       

确实如此,当日朱先生联合举人、秀才上奏的时候,可也没怕过事。尤其是白贵现在的身份,一旦谁要是说他是袍哥,那岂不是凭空污人清白?


       

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去当袍哥,谁会信!


       

至少点了白贵为县首的古县令不信,点了白贵为府首的尹知府不信!


       

这可是咱大清的祥瑞!


       

已经上报京城,谁肯揭穿这谎言?!


       

……


       

从万寿八仙宫回来,白贵有些小小的失望,从张道长口中得知这天底下没有什么所谓的长生不老,他修行,也只是希冀百年后,能够羽化飞升。


       

不过张道长将《金刚长寿功》传授给了他。


       

金刚长寿功又叫八部金刚功,发源自全真龙门派,是动功。应用天人合一的自然规律和阴阳五行的中医理论,通过八套动作运用刚性内劲之气疏通全身经脉,从而协调五脏六腑,让骨骼、关节、身躯连接畅通,从而达到阴阳平衡、祛病健身、延年益寿。


       

挺简单,没有什么玄乎的。


       

看效用和华佗的五禽戏有些相似。


       

白贵练了几遍,也没有生出所谓的气感,不过张道长说,这动功在乎每天持之以恒的坚持练习。


       

次日。


       

他准备好拜师礼品,让人送到马师傅和孩哥居住的住址。


       

是间民房。


       

给马师傅和孩哥送拜师礼物和给徐秀才、朱先生、张将军送拜师礼物自然不同,习武之人可没那么多道道讲究,送的礼物也不是什么名贵礼品,送了几匹洋布、一匹丝绸,还有一些肉食、四季水果、干货、点心等。


       

最后又包了纹银十两。


       

这已经不少了,前前后后花费至少三十两。


       

习武可很少见他这么阔绰的徒弟。


       

“跪!”


       

一个高亢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简陋的房间内,稀稀落落的站着三四个人,在供桌前跪着一个长袍少年,三根香烛燃着,供着的是一个乌木牌位,字迹有些不清晰。


       

“这天下有两大武术之乡,南佛山,北沧州,咱们这一门,就是出自沧州,你师祖当年是燕京的绿营总教习,姓黄讳林标,当年也是不第秀才出身,所以要说你也是有缘分……”


       

马师傅讲起了门派的渊源,也是有名有派的。


       

光绪年间,黄林标和李云标、肖和成并称为燕南三侠,大名鼎鼎。


       

“请各位兄弟做个见证,从此之后白贵就是我门下弟子了,只是为了他的前程着想,就不让他拜堂口,等留日归来后再补上……”


       

马师傅对着屋内的几人拱了拱手,说道。


       

这些人都是袍哥。


       

“哪里,哪里,你的徒儿是有本事的,留洋好啊,留洋有本事……”


       

几人也不以为意,大多数袍哥也是不会让自家子侄进袍哥会的,所谓补上,也是找个说辞。


       

退了场,马师傅教导武艺。


       

“练刀就得先练拳,练拳练好了,这刀法也就精了,咱们门派练的是劈挂拳……”


       

院子,黄土上,白贵袒露上身,扎着马步,汗水淋漓。


       

不管学什么武功,扎马步是最重要的,不仅锻炼腰背,也是锻炼耐力,不过得益于师范学堂有马术课,他骑马也有一段时间,所以扎马步也是格外的稳。


       

等拜师回去后,他就在镜中以两百道功兑换了一项道功天赋“筋骨强健。”


       

这项道功天赋不能直接提高他的身体素质,不过在日益锻炼中,比普通人所形成的的筋骨是要更强健一些的,提高的也更快,更迅速。


       

每天抽出一个时辰,来这间民房寻马师傅教导武学。


       

五天后,马步大成。


       

对此,马师傅虽然稍稍有些诧异,却也释然了,白贵有骑马的底子,又是苦出身,身体素质差不到哪里去,马步突飞猛进也是理所当然的。


       

于是开了劈挂拳的传授。


       

“劈挂拳也叫劈挂掌,有十二大招,分别是单劈掌、开门炮、铁扫帚……”


       

马师傅耐心教导。


       

在教导过程中,他发现白贵不管是悟性还是身体天赋都远超常人一大截,故此也上了心思,认为白贵是真正的门派传人,教导也格外用心。


       

如他儿子孩哥那样的人,心思纯净、赤子之心,虽然武学能大成,但不可能承前启后,成为一代武学大家……


       

他也一样,也顶多是运用厉害。


       

远不如他师弟。


       

因为他师弟也是落第秀才。


       

传授武学接近一个月后,马师傅提出了告辞,临走前几天,他说道:“你的劈挂拳打的差不多了,现在可以给你传授刀法了……”


       

他顿了顿,又说了一句:“破锋刀法!”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