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春幄莺飞/野外np强j

发布时间:2021-11-08 10:18 类别:情感日志

春幄莺飞/野外np强j旧约描述的应许之地经后世破译, 地址大概位于约旦河以西、加利利海以南和死海以北地区,靠近河流的平原地区,资源富饶、土地肥沃, 的确是农耕时代最理想的聚居地。


       

诺亚方舟以逼近光的速度逃亡, 期间不断跳跃到其他异世界, 发现不是应许之地便又迅速跑出来, 而被抛在后面的异世界很快被欧洲神明标记, 之后遭遇何等破坏暂且不表。




       

高空天使重组成空中、海洋和陆地战舰,方舟上的一众诡异和人类都能瞥见, 但是没时间留给他们表达惊诧、惶恐之情,方舟在异世界和现实世界里横跳带来的身体负担让他们只能竭尽全力保护自己的大脑不崩溃。


       

逃亡路线复杂且混乱, 因为尤利娅也不清楚应许之地究竟在哪里,她只能将预知到的、可能是目标的地方全部告知方舟, 让它都跑一遍。


       

直到旧约描述中的‘迦南’,被后世破译出来的以色列王国的上空,巨大的黑色星舰猛然出现在该王国的上空,像头成年蓝鲸于蔚蓝色的天空畅游, 一头扎进如浪花的白云里, 而后消失不见。


       

这浩瀚奇观仅出现不到两三秒, 因为方舟过于庞大而没能被辨认出来, 这片土地的人们还以为遇到日蚀。


       

尤利娅眼睛全黑,如墨如黑洞,任何一点光靠近就会被吸收吞噬,直勾勾瞪着虚空,仿佛看见宇宙之大, 黑色的荧光触手刺入她的太阳穴,此刻她就是方舟的导航和大脑中枢。


       

突然, 诺亚方舟发生剧烈的颤动,片刻后恢复平稳,王灵仙稳住身形便等待几秒之后的二次颤动,这代表方舟进出异世界。


       

然而八.九秒后,诺亚方舟还在平稳行驶。


       

王灵仙瞳孔放大,呼吸有些急促,猛地看向尤利娅,放轻声音询问:“找到应许之地了?”


       

尤利娅漆黑的瞳孔里出现漩涡状的细流,缓缓闭上眼,扎根太阳穴的触手统统缩回去,而后睁开眼,眼瞳恢复正常,扭头对王灵仙等人点头。


       

“找到了。”


       

王灵仙转身就将这消息通知其他人,乌蓝、图腾等人走出船舱,甲板遍布诡异和女巫们,一动不动地眺望远处的天空之城。


       

那是一座漂浮在蓝天白云中间的青铜王城,基座下方提供动力的齿轮仿佛永动机一样运作,基座上方是城墙和溢出城墙的花草,城墙中间有一扇约莫三四人能通过的城门。


       

相较青铜王城的宏伟壮观,这扇城门显得小气,不太匹配。


       

从方舟甲板的位置来看,能见到高耸的城门之内,青铜房屋由上而下呈阶梯状地建造,绿色植被几乎覆盖整座青铜城,隐约还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各色艳丽花朵爬出城墙,布满青铜房屋屋顶,俨然是一座更为精美的空中花园。


       

李曼云撑着大红伞站在船舷,同旁边的怨童矜持地说:“我喜欢这座青铜城,回头让黄毛收了,我要在我屋子里面、外面都种满花。”


       

怨童吞咽口水:“水果冰淇淋、炸鸡红烧肉、快乐水……有了原材料,实现成品的加工生产还远吗?”


       

百目女风情万种地依偎在河柳的身边说:“活水水质比昆仑的人工河流好,等原理研究出来,在我们家院子里挖条河,你就能进去泡澡了。”


       

河柳温柔地微笑:“昆仑的居民们也不用为了一点绿色老跟我借柳条。”她略为烦恼地想着,浓密的秀发就快秃了。


       

拘尸那罗的居民很兴奋,他们还保持普通人的生活,尤其喜欢绿树花草和泉水,以前的诡镇就挺破坏,唯一装点心情的绿色还是能吃人的绿茵地,而昆仑除了河柳就没其他植物了,所以这会儿对空中花园一见心喜。


       

李氏老楼一众科学家狂喜,又一座青铜王城,还能养活植物和泉水,说不定还能畜牧养家畜,而且经过研究,他们发现山海昆仑在数千年前、乃至万年前,其实也是一座不亚于人间的活城。


       

如山海经描述的那样,昆仑遍地奇珍异兽。


       

全体女巫、死灵、七宗罪等,也觉得激动,毕竟他们去过昆仑,虽然大家都很友好,但界限分明,毕竟根植灵魂的文化熏陶不同,再来一个原因便是其他诡异都早一步住在昆仑,商业区、居民区基本划分干净,想整个符合自身文化的乐园却没合适的场地。


       

连那群佛修都有拘尸那罗,他们这成千上万的诡异得蜗居在昆仑划出来的小区域,以后说不定还有全体女巫搬过来,哪还有地住?


       

所以‘应许之地’的出现令他们欣喜,解决他们心头的担忧,关键从城市的房屋建筑到道路规划、绿色植被都相当符合他们的文化审美。


       

总而言之,大家都很满意,都有光明的未来。


       

黄姜眼睛发光,如饥似渴地记录着每一个诡异、诺亚方舟和对面的空中花园:“发了,我发了,要是能拿到独家采访就好了,从华夏的神明体系到婆罗多、再到欧洲的神明体系衍生出来的诡异,全部记录下来,这得有七.八万的数目吧?


       

还有方舟、空中花园,听他们絮语好像还有传闻中的昆仑……嘶!


       

这要是全都记录下来,总机构干五千年累积下来的资料估计都没我这一趟收获丰足。


       

妈呀,我敬爱的同学们,我要名留青史、位列传奇大佬,走上人类巅峰了。”


       

乌蓝抱着胳膊说:“的确是一次奇妙的旅行,感觉我们好像正在经历传奇,或者创造传奇。”


       

黄姜埋头专注记录,乌蓝没准备听到她的回应,但是其他小伙伴们一声不吭就很不给面子了。


       

她回头一看,顿时嫌弃地‘噫’了声,只见王灵仙、图腾和于文三人肩并肩、排排站,垂涎不已地望着对面的青铜城。


       

很明显,他们不是被精妙绝伦的建筑和艺术成就吸引,而是机械齿轮的永动和青铜城的组合勾出他们的中二之魂。


       

三人向前,扶着船舷,眺望青铜城,语气难掩激动:“……会不会变成一艘战斗星舰?”


       

“有没有可能这其实是一艘高达?EVA,是EVA啊!”王灵仙深呼吸平静情绪说:“新世纪、福音,恐怖天使,人类对抗神明,这!不就是高达吗?!”


       

乌蓝冷冷地瞥了眼愚蠢的王灵仙,小伙伴肤浅起来的时候,什么理由都能用来欺骗自己。


       

图腾捏了捏方舟,皱眉一脸严肃地说:“不知道是哪种金属材料,能不能接受定制机甲,或者机械外骨骼装甲,外骨骼的科技要求比不上机甲高达,应该能做成吧。”


       

乌蓝上一秒还在鄙弃小伙伴,下一秒就扶着船舷柔声细语地说:“我记得教廷能将人类改造成半机械化生命体,可以人体自由飞行,动力来源似乎是阵法。上次在港城,阿修罗也是利用的机械翅膀飞行,好像动力来源也是阵法。”


       

她一直拥有御剑飞行的梦想。


       

王灵仙:“我回头问问方舟,说不定研究透阵法,也能给咱们全体诡异搞个机械作战。”


       

什么时候就‘咱们全体诡异’了?


       

王灵仙社交牛逼症又开始发作了,非常自然地将自己划入诡异阵营中。


       

乌蓝:“对了,岑今呢?”


       

一提起黄毛,连黄姜都停下记录的动作,抬头看向王灵仙。


       

王灵仙:“在船舱动力源的核心,心脉都断了,脏腑破碎,大佬先让方舟组合出简略的医疗仪器暂时稳住岑今一口气。”


       

于文:“……那大佬呢?”


       

王灵仙沉默片刻,摇了摇头说:“应该也在动力源核心,方舟隐晦提示过,但没怎么透露。”


       

沉默许久,图腾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而后说道:“先让方舟靠岸,派出小队进入城内探索,确定安全再让大部队进城。”


       

王灵仙:“嗯。”


       

他们都默契地闭口不谈丁燳青和岑今,不是没疑问,也不是不担心,只是明白他们此刻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做到相信,稳住目前的局面,等待岑今活蹦乱跳地走出来。


       

此时船舱内只剩下尤利娅,她低头看着脚底,在重重玄色金属下方就是方舟的动力源中心,至高的神明沉睡在那里,生命之火随时熄灭。


       

舱壁浮出五官,俯瞰尤利娅安慰道:“我能感觉到他们正在恢复。”


       

尤利娅内心惴惴不安:“我其实看不到战争的结果,不知道谁是赢家,选择黄毛只是因为我厌恶欧洲神明。”她抬头看着诺亚方舟,在寂静的船舱内坦然说道:“我的预知能力并不强,是受撒母耳影响而被激活。”


       

诺亚方舟:“撒母耳……欧洲神明?”


       

尤利娅耸肩:“马甲之一。我出生时被选中,本来是当传奇女巫的替选来培养的,所以我最开始是非常虔诚、狂热的使徒。我有可能取代传奇女巫和‘撒母耳’这两人代表的身份,占卜和预知,辅佐圣人,也就是神明安排的救主,让祂成为全球人类捧起来的神明。”


       

诺亚方舟感到好奇:“史书告诉我们,高智慧物种里,只有人类最脆弱,为什么你却说人类能够捧起神明?”


       

“你不知道人类的信仰有多强,强到人类可以用全人类数千年的信仰换取喘息的生机,甚至能从祂们的力量和文明里获取超凡武器和超凡之术,使人类拥有了对抗神明的筹码。”


       

尤利娅:“远古时代的强盛的神明体系基本都预知到人类拥有塑造神明的能力,这股能力的来源,或者说核心,就是信仰。


       

人类塑造的神明,被称为圣人。


       

耶稣、救主弥赛亚,欧洲神明搞出来的戏码不是因为他真的无聊到花费心思布局上千年,就为了导演这出戏,而是旧神的预言。


       

这部分预言名为:天启。”


       

诺亚方舟听到天启二字顿时发出滋滋声响,说出他觉得有点熟悉的话。


       

尤利娅:“最后一节车厢,莱妮一家随身携带的黑箱古卷,最难破译出来的部分,就是预言天启。”


       

她低头,甩了甩胳膊,又看向对面的应许之地沉声说道:“圣人出世,必有先知。欧洲神明自导自演出一个先知撒母耳,又把自己塑造成神,创造出一个神明体系,培养大批信徒,期间尝试干扰人类的历史进程,试图养出一个‘圣人’。


       

不过失败了。


       

于是蛰伏三千年,又想故技重施。”


       

诺亚方舟疑惑:“祂为什么要助人类培养神明?”


       

尤利娅笑了,“当然是要吃掉呀。人类信仰对神明来说是大补之物,一个纯粹的信仰对神而言,等于人类拿到成神的不死魔药。”


       

诺亚方舟:“那你为什么信仰崩塌?”


       

尤利娅敛起笑容:“你知道上帝考验约伯的试炼吗?”


       

诺亚方舟表示知道,上帝考验约伯,先后拿走他的财产、家人和健康。


       

尤利娅眼中结了一层冰冷的光,轻声说道:“没人能承受这种可笑的试炼,当我的父母、好友都死在大火里,我的哥哥带着我四处流浪,躲避各种莫名其妙的恶意,我还不得不忍受各种疾病的折磨,怎么祈祷也没用,信仰不可能不动摇。


       

我知道约伯的考验,只要通过试炼就会被归还财产、家人和健康,所以我忍住不动摇,我能隐约感觉到这是一场试炼。


       

直到传奇女巫告诉我真相,原来我不是第一个被挑中的‘先知’,也不是第一个接受试炼的‘先知’,当然那些通过试炼的人的确重新拿到财产、家人和健康。”


       

诺亚方舟:“那你的信仰为什么还是崩塌了?”


       

尤利娅:“因为我发现所谓的健康是活生生的人被改成半机械化生命体,归还的家人只不过是陌生人植入面皮、记忆和机械的生命体,所谓的恩赐是场愚弄你的骗局。”


       

诺亚方舟了然:“怪不得。”


       

“祂还想夺走弗兰克,我就彻底叛变了。预知能力因此下降,变得很微弱。”尤利娅交握双手叹息道:“女巫在上,感谢恩多。我知道‘应许之地’,还是女巫恩多的提醒。”


       

诺亚方舟停靠在天空之城的城门口,王灵仙等几人组成探险小队进城,尤利娅在船舱内观看外面的动向,方舟为了保存能源而暂时休眠。


       

此时动力源核心深处,直径约莫四米的玻璃管如寒潭,约有七.八米的深度,里面灌满墨蓝色的黏稠液体,散步着星点莹光,犹如宇宙星辰被揽入玻璃管内。


       

玻璃管中心,岑今沉眠其中,鲜血被液体吸收干净,手臂、肩膀和胸膛都插进黑色的金属管,后背还有一条手臂粗的金属管插.进脊椎,源源不断地输入修复人体的液体,破裂的脏器和血管正以极度缓慢的速度修复。


       

他对面是丁燳青。


       

丁燳青垂着眼望着岑今,面无表情,衣袍底下的胯骨、腹部处正经受着激烈的破坏,血肉脉络被逐渐融合的命运碎片疯狂撕裂、蚕食,又因自身的强悍而快速恢复。


       

等于身体每时每刻经历着残酷的破坏和恢复,这种痛苦非常人能经受,连神明都会被这股残暴之力撕碎,或在极端的痛苦折磨中发疯,丁燳青却早已习惯。


       

他从前的躯体并不强大,而是在吞噬神明融合力量的时候,被残暴的力量一遍遍撕碎再重塑,这才拥有强悍的躯壳。


       

丁燳青抬手,虚握住液体,凝成金属长管,将其扎进手腕,让方舟汲取能量转化到岑今身上,毕竟方舟本身的能量不足以提供岑今身体的修复。


       

岑今□□凡胎,扛不住脑域高度开发,50%的脑域激活是他身体能承受的极限,哪怕乖乖答应他只激活一小时,也会对身体造成不可转圜的破坏,何况岑今从不乖乖听他的话。


       

此前倒是有过身体特训,但那没用,本质是人类躯体的潜能有限,即使没有欧洲这一遭,丁燳青也会想办法对他的躯体进行改造。


       

苏美尔旧神对物种的改造有着出神入化的技术,欧洲神明窃取这部分技术,曾将其分享给婆罗多,才有阿修罗一族的机械羽翼。


       

丁燳青很早前就开始打算利用欧洲神明窃取得来的机械技术,改造并强化岑今的躯体,如此他才能承受百分百的脑域激活。


       

否则以原来人类之躯承受百分百脑域激活,会在瞬间被挤爆。


       

两根手臂粗的金属管同时插.进丁燳青的碗口,还有另一根同样粗的金属管刺进他后脖子处的脊骨,剧痛在命运碎片的衬托下变得微不足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玻璃管里的液体结束消耗、补充的全过程,两小时一过程,一共完成二十次。


       

诺亚方舟则吸收从丁燳青那里溢出来的能量而直接休眠。


       

出去探险的小队回来,将他们简单画出来的地图以及标记出来的安全、危险区域都告知全体诡异,于是所有人类和诡异都大包小包地进入这座天空之城。


       

城内如何奇妙,满足各方想象和需求,暂且无法形容出来,只能说它不愧为‘应许之地’。


       

乌蓝等人先在城内找到落脚之地,吃饱喝足后休憩,养足精神,便继续深入探险,因为他们在城内的神庙里发现旧神的文明史书。


       

虽说目前还破译不了,但可以先拓下来,带出去后慢慢研究。


       

除此之外,他们还找到武器库,里面存放不少还能使用的新式武.器,包括符合人体结构的外骨骼金属机械飞行器。


       

乌蓝等人见猎心喜,当即窝在武.器库里研究各种新式武.器,同好之人还有曹文宁、哥特男等人。


       

至于黄姜,她忙于记录神庙里的旧神史书,奇妙的是陪同她一起并对史书深感兴趣的伙伴竟然是女王一样的乌苏拉。


       

李氏老楼出来的科学家们则分成多批行动,研究新城的机械和建筑,研究花草植物为什么能成活……甚至还有研究泉水是否能养鱼的。


       

一言蔽之,人诡和平相处,而天空之城满足他们所有的需求。


       

等玻璃管内液体完成第五十次液体补充时,沉眠的岑今眼皮颤抖着睁开,瞳孔渐渐聚光,视线定格在半米远的丁燳青脸上。


       

丁燳青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眉毛和眼睫毛却很浓黑,第一时间夺走注意力,会觉得眉目尤为出彩,瞬间惊艳。


       

定定地看着丁燳青的脸好半晌,岑今才移开目光,落在他手腕和后颈的金属管,食指动了动,胳膊哆嗦了一下,骨骼发出牙酸的咯吱声。


       

神经麻木,肌肉引起的酸痛便在他能忍受的范围内。


       

脏器被修复的过程很明显,心脏从微弱的跳动到强而有力,也能明显的感觉到。


       

岑今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伤势,一边目不转睛地望着丁燳青,虚软的右手抬起,非常缓慢地移动,食指和中指才触碰到丁燳青的脸颊。


       

触感冰凉,像摸着玉石。


       

当他掌心都触碰到丁燳青脸颊的时候,丁燳青猛地睁开眼,环状的银色瞳孔先如蛇一般紧缩,然后才缓缓放松,倒映着岑今的面孔。


       

丁燳青握住岑今的手腕,靠过来,摸摸岑今的脸:“感觉怎么样?”


       

“不会死。”


       

岑今下意识扯了扯唇,发现他嘴巴没动,再看丁燳青说话时也没动嘴唇,难道意念说话?


       

“同理一样,你也可以当成意念。”


       

丁燳青突然开口解释,吓了岑今一跳。


       

缓了好一会儿,岑今从丁燳青这儿知道几天来发生的事,不由感兴趣地询问:“你打算把我改造成什么?半机械化生命体?我的血会变成汽油还是金属元素?我以后吃什么?我还是人吗?我能变身吗?”


       

“闭嘴。”


       

“——”安静不到片刻,岑今忍不住又发问:“要是器官被腐蚀生锈了怎么办?”


       

“装点机械,不是让你变成机器人。”


       

“……那我还是人吗?”


       

“你准备把安装金属假肢的人都排除出人类范围吗?”


       

好吧,还是人类。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