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甄嬛传H高辣肉/忍着尿意做h

发布时间:2021-11-08 10:49 类别:情感日志

甄嬛传H高辣肉/忍着尿意做h     

战舰上的日子,其实颇为无聊。


       

自动航行,食物充足,在里面生活跟生活在猪圈里的猪也没什么区别。




       

虽然有娱乐设施,许灵钧也很乐意提前跟这些妖族们处好关系,毕竟它们的实力强大,如果加入蓝星的话,哪怕它们仅仅只是生活在蓝星,并不听从他的号令。


       

但当蓝星真的遭遇了生死危机之时,他们也绝不可能不出手的。


       

那么蓝星目前最大的缺陷,高端战力缺失的问题直接就可以彻底解决。


       

可玩了几次之后。


       

许灵钧就不大乐意跟它们玩了……


       

爱玩还菜,输了还恼,恼了还反悔。


       

男的就尽力想要破坏游戏当前局面,然后全部推倒重新开始,而女的就是撒娇卖萌,哥哥叫个不停,想要再来一次……完全不顾她们的年龄都能当许灵钧的奶奶的奶奶有余了。


       

索性最后让他们自己去跟自己玩去。


       

哪怕打成一团,好歹他们也都是有分寸的妖族,知道收着劲儿,不然这些妖兽们的实力如此强悍,这小小的战舰如何经的起他们内部的摧残?


       

而这一日里。


       

许灵钧仍如平日里一样,在主舰室内小寐。


       

游乐场里,各式格斗游戏,网络游戏乃至于那些剧情极佳,沉浸感极强的单机游戏。


       

在这个所有的生灵都需要为前程,为整个文明的生死忧虑的宇宙里。


       

除了来自另外一个文明的蓝星之外,还有谁有那么多的闲功夫,竟然开发出了这么多好玩的东西?


       

这些妖族们一下子就沉迷进去了。


       

热切的格斗游戏。


       

玄圭与红潮两人正打的热火朝天,在他们身后,几名妖族大声喊着加油。


       

游戏室内,一片喧嚣。


       

而就在这时……


       

其中一名相貌颇为朴实的中年男子一边神情激动的喊着加油,一边慢慢的后退,最后也不管有没有人关注,他嘟囔着尿急要去厕所。


       

转身离开了。


       

这边关闭舱门,那边便立即快步向着目的地奔去……


       

这段时间里,他打着四处浏览的名头,到处游荡,暗地里早已经把整个战舰所有的结构构成都给记的一清二楚。


       

甚至连几处关键紧要的监控点,他都查探的明明白白,就是在为他最后的目的做铺垫。


       

动作极快,小心的避开了所有的监控。


       

直奔核动力室。


       

到得这里,他小心的取出一块约莫他手臂大小的黑色模块。


       

上面还不住闪烁着红色的奇异图形,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幻着各种形状……但能看的出来,这奇异的图形在不停的变小。


       

炸弹。


       

小心的将这炸弹安在了核动力室外。


       

他已经查探的分明,因为没有日常维护人员的缘故,再加上那许灵钧每日里大部分时间也都是逗留在主舱室之内。


       

这里基本上不会有人来,安下这炸弹堪称是十拿九稳。


       

“这一次,我要让你的野心彻底暴露在所有的文明之下,想悄悄招揽我们成为蓝星的底蕴?世界上哪有这么美的事儿?”


       

任务完成。


       

他看着那漆黑的炸弹,眼底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转身离开……


       

以极快的速度回到了游戏室内,继续为自己的同伴们大声呼喝着加油。


       

速度极快,俨然真的只是去了一趟厕所而已。


       

殊不知此时,主舰室之内许灵钧正满脸无语。


       

连带着小雅的声音里也满是古怪,说道:“主人……检测到……”


       

“嗯,你不用说,我已经知道了。”


       

只有百多米长的战舰,为什么却仅仅只在最关键的几个地方安排了监控系统……说实话,这几个监控系统其实也不过是战舰系统自带的而已。


       

无论是小雅本身的扫描能力,亦或者是许灵钧本身的灵识,都能很随意的将整个战舰覆盖,监控系统那根本就是不需要的。


       

“我之前还感觉,这次的接送实在是太简单了……简单的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许灵钧沉吟道:“想不到,竟然在这里等着我呢,只是不知道这是群起的策略,还是私下的筹谋……亦或者,这事儿中间有没有什么共谋者。”


       

从这点显然可以看出,敌人的实力虽然极其强大,但却明显仅仅只是实力上的强大,无论是许灵钧的灵识还是小雅的扫描,他都察觉不到。


       

以至于他这几天的小心翼翼,以及极其短暂且快速的布置,在许灵钧看来,俨然跟一个笑话也没什么区别了。


       

“主人……”


       

“我去看看去。”


       

许灵钧起身,往外走去。


       

对方已经落了子,他自然也要好好的回应一下才行。


       

暂且先看看对方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再说。


       

之后……


       

许灵钧并没有刻意的引起什么声张,仍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战舰就那么安稳的驶向了蓝星。


       

而对方布下了手段之后,竟然也就真的不再过多动作了,每日里仍是吃了玩,玩了睡,睡了吃……日子规律的不行。


       

这些妖族们一个个真正都是大肚王,也就是战舰已经拥有了曲率航行技术,不然的话,航行的时间大幅度增长。


       

恐怕许灵钧带的存货都不够这些吃货糟蹋的。


       

眨眼间,又是三四天时间过去了。


       

此时距离蓝星,已经仅仅只余三天的路程。


       

怎么……是想要到了蓝星之后再发难么?


       

许灵钧颇有些讶异,要知道,一旦回到了蓝星,敌人就是实力再如何通天,也别想再轻轻松松的离开蓝星。


       

但看着那人丝毫不惊不慌的样子,俨然别有用心。


       

“我就看看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吧。”


       

许灵钧心道你不急,我自然也是不急……


       

而此时,随着逐渐靠近蓝星。


       

不仅仅只是那只别有用心的妖族,甚至于连别的妖兽们也都有些惴惴了。


       

虽然这一趟是回家之旅,但毕竟如今的蓝星与他们曾经印象中的蓝星已经大不相同。


       

虽然许灵钧说的很好,但在蓝星之内等待着他们的到底是怎样的日子,他们谁也不敢确定……这是一次冒险,决定他们未来前程的抉择。


       

虽然每日里仍是大呼小叫的玩着游戏,但哪怕是最贪玩的妖族,此时也提不起兴致来了,眼底带着的,是忧心忡忡的神色。


       

他们也越来越爱往许灵钧的主舰室跑,总是有事没事的跟他搭着话,偶尔能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些善意的,肯定的认可和答案,便能舒畅好一阵子。


       

但过了一阵……就又不踏实了。


       

就这么重复着这种循环的担忧和释怀。


       

这天中午。


       

正在疾驰的战舰突然间一阵微微的晃动。


       

主舰室内,响起了小雅的提示声。


       

“主人,检测到战舰已经被敌对系统锁定,对方要求我们停下接受审查!”


       

这话一出。


       

众妖族眼底皆是露出了不安神色。


       

以他们的实力,自然不畏惧这区区几十艘战舰。


       

但若是他们的存在暴露在这些人眼中的话……毫无疑问,他们想要再平安返回蓝星的可能性,就真的无限接近于零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许灵钧。


       

许灵钧正要说话。


       

旁边却突的响起了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冷笑道:“那么,也是时候了。”


       

话音落下。


       

所有人都惊奇的看向了那隐在众人人群中的一道身影。


       

玄圭皱眉道:“云鹤,你刚刚说什么?”


       

“我是说,你们竟然妄想在蓝星和人类共处,这根本就是一个愚蠢到无法形容的蠢事,现在,也是时候让你们这天真的梦想破灭了,你们这群胸无大志的蠢货,就这么抱着想要和平共处的梦想溺死吧。”


       

被称作云鹤的妖族哈哈大笑道:“许灵钧,你最怕的不就是暴露吗?一旦暴露,你就再没办法把他们隐秘的带回蓝星了吧,很遗憾,有我在,你注定要暴露了。”


       

这云鹤之前一直隐藏在众妖兽之中,沉默寡言。


       

但这会儿,却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眼底泛起腥光,大笑道:“我早已经在动力室内布下炸药,眼下你们的战舰已经被敌人锁定,只要一旦有任何的异象,到时候必然会招致敌人的袭击,这艘战舰能抵挡几发炮弹?到时侯你们所有人都会暴露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他取出了一个遥控器,大笑道:“给我爆炸吧。”


       

说罢,他狠狠的按下了遥控器。


       

所有妖族无不是惊然色变,有的甚至已经做好了应对爆炸的准备。


       

唯独许灵钧却是动也不动,只是用那种无语的眼神望着云鹤。


       

四周一片沉寂,莫说爆炸声,他们甚至连推进器的声音都听不到……


       

许灵钧说道:“小雅,告知外围,就说这艘战舰是蓝星之主许灵钧的战舰,让他们立即无条件让行,谁敢阻碍我回家的路,谁就是与蓝星为敌。”


       

“是。”


       

小雅的声音回复道。


       

片刻之后,小雅说道:“主人,对方回复,说赛亚文明愿意为蓝星之主保驾护航,请问是否需要他们的保护?”


       

“不用,为我开辟出一条单独的航道就行了。”


       

“是。”


       

小雅再次应声。


       

刚刚还让众人心惊肉跳的危机,竟然就这么平平安安的渡过去了。


       

只留下云鹤一脸懵逼,惊叫着拼命的按下手中的按钮,怒道:“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早就已经布下了炸弹的,难道是炸弹故障了……为什么没有爆炸,不可能的……”


       

“蠢货,我连检测系统都没布置,显然是有别的手段,你是凭什么这么天真的认为,我竟然真的一点儿预防措施都没有?还有……”


       

许灵钧问道:“你到底是谁?”


       

“什么?”


       

正在按炸弹的云鹤一愣,呆然的抬头看了许灵钧一眼。


       

“你不是云鹤,我早就已经跟蓝灵进行过通讯,据她所说,云鹤是一个很与世无争的人,或者说妖……只要能保持最基本的温饱,他基本上不会跟任何人起冲突。”


       

许灵钧摇头道:“而你,明显并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你到底是天蜥,还是云舞?”


       

听到许灵钧说的这两个名字。


       

云鹤脸色立时变的阴沉了下来,连带着其他妖族也都面色大变,玄圭愤怒叫道:“你不是云鹤的话,真正的云鹤到底在哪里?”


       

天蜥和云舞,是所有的妖族之中,唯二拥有变色变形能力的妖族。


       

许灵钧既然叫出了这两个名字……显然已经断定了真相。


       

难道说面前这个跟他们共处了数月的云鹤,竟然是个西贝货?


       

“没想到,没被那些朝夕相处了千年的同胞们识破,竟然反而被你看穿了端倪。”


       

云鹤身周色彩一阵异变,变成了一个身上布满幽色鳞片,看来极其可怖之人。


       

他说道:“我是天蜥。”


       

“长……长者?!”


       

妖兽中年龄较小的红潮忍不住惊叫道:“你……你竟然……”


       

天蜥,赫然正是整个妖族文明之中,年龄最长的十三名妖族长者之一。


       

她脸上已经不自觉的露出了敬畏神色。


       

玄圭脸色变的更难看了,平日里慢吞吞的语气,如今却带上了些微的漠然,怒道:“云鹤呢?”


       

他虽不在十三长者之列,但寿元最长,战斗力并不出众,防护力却是惊人。


       

因此,哪怕是长者在前,他也丝毫不惧,让他更为愤怒的却是……


       

这段时间里跟他们朝夕相处的云鹤竟然不是真正的云鹤,那真正的云鹤呢?


       

是死了?


       

还是还活着?


       

“放心吧,云鹤只是被剑风给关了起来,他并没有死,我们并没有伤害同族的习惯。”


       

天蜥说道:“我这次的任务,其实就是破坏你们回归蓝星而已,蓝星本来就是我们的所有物,当我们回归,必然得是王者君临蓝星,而非是为人膝下之臣,所以,剑风在截留了蓝灵的信息之后,就意识到你们这群胸无大志的同族很可能会坏了他的大事,他第一时间就抓住了云鹤,把他关了起来,由我变成云鹤的模样,混进你们之中。”


       

他看着众人的眼神里难掩失望,说道:“而果然不出他所料,你们啊,竟然真的给一点点诱~惑,就把我们妖神文明的荣光给忘记了,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如果加入蓝星的话,不仅是资敌,更是对我们的一种削弱吗?而且将来若剑风陛下回归蓝星的话,你们是帮谁?恐怕到时候受制于人,你们就是想不帮人类也不行了,到时候,我们的族人之间,难免一场厮杀了。”


       

“剑风……陛下?!”


       

许灵钧却极敏锐的抓住了话中的一个敏~感点。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