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热点 >

玩转金融之衍生品投机_马蓉宋喆聊天记录

发布时间:2020-09-26 11:41 类别:小说热点

玩转金融之衍生品投机_马蓉宋喆聊天记录

“皮春凯,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们只是未婚妻,那只是名义上的,爷爷辈的契约,我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关系。”

顾雨蒙很平静的说着,对这个人没有任何的情感,甚至有些厌恶。

“我的生活我自己做主,就算你是我的未婚夫那又如何?我们连订婚都没有,我们的关系得不到我的承认,我做什么,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到这里,顾雨蒙站起来,走到徐振东身边,说道:“更何况,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又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诽谤!”

顾雨蒙遇事这么冷静,这种理智的女人从来不会失策。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刚刚已经从窗户的那个缝看进来了,我看到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撞门进来,你赤裸裸的任由这个男人抚摸,难道不是吗?”

说到这里,顾雨蒙的余光看过去窗户,真的看到了窗帘边缘有一条细缝,可以从那看进来。

“如果我说说治病呢!”顾雨蒙依旧很平静!

“治病?你在逗我吗?你不就是医生吗?你还是这里的老师,看他的样子顶多也就是你的学生吧!”皮春凯不相信的说着。

“我的学生!”顾雨蒙嘴角露出微微一笑,看向徐振东,又看向皮春凯,说道:“就算他是我的学生又如何,就算他抚摸我又如何,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们不过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没有任何的法律效益,而起这个我会跟我爷爷说清楚,我的一切跟你无关,未来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你……婊子,我追求你这么多年,竟然比不上一个学生,好,好,好!”皮春凯气坏了,走过来,瞪着徐振东,手指着。

“我很不喜欢别人用手指着我!”徐振东很平静的说着。

“哟,你小子还挺狂!一个学生而已,竟然敢在我面前狂,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被学校开除?”皮春凯指着徐振东,大声的叫着。

“我不是学生,我是医生!”徐振东平静的说着,很淡定,“所以不存在开除一说,不过你再这样指着我,我会让你的手永远都抬不起来。”

徐振东这话一出,他竟然害怕的收回手,因为看到这人淡定如水。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关我什么事!”徐振东很不想理会这种傻逼。

“我是热河市皮家的,啤迦集团

应该知道吧?啤迦集团就是我们皮家的产业。”皮春凯很自豪的说着,“现在你所在的地方是热河市内,你知不知道得罪我的后果是什么?”

“不知道,不如你说说!”徐振东一点都没有紧张的迹象。

“得罪我很惨的,如果我不开心了,你很有可能会这一辈子都躺在医院的,你信不信?”皮春凯面目狰狞的说着。

“不信,要不你试试我看看!”徐振东淡定的说着。

“狂,够狂的小子!”皮春凯没想到这人听到他们家的集团名称还能如此淡定如水,“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说着,突然一个拳头挥过来。

“啊!”

顾雨蒙惊叫了!

不过马上看到的是徐医生很轻松的躲开他,并且伸手过去在他的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皮春凯却毫不犹豫的倒下,整个人昏迷状态。

看到如此干净利落的动作,顾雨蒙都有些惊呆了。

以为徐医生只有医术厉害,防身反击方面也是如此顺手,不过还是有些担心,说道:“他……会不会有事?”

“你关心他?”徐振东问道。

“没有,他是皮家的人,怕你有麻烦!”

“哟,原来是关心我啊!”徐振东嘴角傲微微一笑,目光看向她的胸前,现在穿上衣服,这身衣服并不显胸,但是看着可以想象啊。

“流氓!”顾雨蒙白了他一眼,转身过去。

“不用担心,他不会有事,即使是有事也不会是现在,三天之后,你会看到你想看到的!”

“你知道我想看到什么?”

“打算怎么处理?”徐振东问她,让这人就这么躺在这也不是办法呀。

“把他扶到床上。”顾雨蒙说着,很平静,没有任何的慌张,淡然说道:“让他自然醒来。”

“你体内的毒素还没有出来,我只是控制在你的血液中。”徐振东看着她的胸部,毒素就停留在这里。

“暂时会不会对我有影响?你也看到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了。”

“我给您控制住!”

徐振东当下给她隔着衣服施针,稳住这团毒素的扩散,不会对人体有任何的伤害。

“不知道近段时间你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去我家做客!你之前答应过我的。”顾雨蒙说着,看了看身上胸部的位置,说道:“顺便帮我把毒素逼出来。”

“可以,我过段时间就过去。”

“走吧,来这里我是东道主,我请你吃饭!”

“走!”

两人行走在校园中,走在校园的街道,徐振东现在已经不是以前在学校那种打扮,虽然跟顾雨蒙有点年龄的差距,但一点都看不出来。

不过走在路上总有人指指点点。

“我去,这男的不是小辣椒的男人吗?怎么跟顾老师一起了,坏了,小辣椒的男人出轨了。”

“顾老师不是从不近男色的吗?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我的女神啊,就这样插在这坨牛粪上了。”

“据我所知,顾老师从来没有男朋友的。”

“你错了,顾老师有未婚夫,还是咱们热河市的大家族呢,不过两人从未同框过。”

“我擦,可是现在顾老师抢了小辣椒的男朋友,这个男人除了长得清秀点,有几分帅气,还有什么特点,请你告诉我。”

两人一路走过,徐振东对这些流言蜚语不在乎,顾雨蒙似乎也不在乎这些,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出校园。

刚出校园,徐振东的手机响起,一看是黄淑芬,直接挂掉,可马上又打来,徐振东直接把她拉黑。

跟这个小萝莉在一起总没好事!

在顾雨蒙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一家高雅的饭店。

而黄淑芬却要气炸了 ,竟然有人敢不接她电话,还敢把她拉入黑名单!

“这个混蛋徐医生,说,他往哪边走了?”

“不知道,顾老师开车带他出去的,好像是往市中心去了。”

黄淑芬马上出去找人,想要狠狠的揍这个徐医生一顿。

“顾老师不是号称不近男色的吗?竟然公然约我男人出去吃饭,这种行为简直不能忍!”

黄淑芬很生气,今天在全校面前公布自己的男友,这才过多久啊,男朋友就给他戴绿帽了。

“淑芬,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啊?不是挡箭牌?”闺蜜疑惑的问道。

平时黄淑芬拉来的挡箭牌不少,所以每个出现在黄淑芬身边被黄淑芬称作为男朋友的人,大家都不当真。

“废话,不是我男朋友哪有那么厉害!”黄淑芬义正言辞的说着,“不行,我要去找人,不对,是抓奸!”

黄淑芬在热河市不断的寻找,找人弄来顾雨蒙的手机号,当顾雨蒙知道是黄淑芬时,直接把自己的手机关机。

徐振东和顾雨蒙两人之间的话题无非就是学校里,师生之间的一些琐事,还有医学上的一些探讨。

吃过饭后,两人已经算是很熟悉的好朋友,徐振东表示肯定找机会去顾家做客的。

徐振东正打算回去应天时,接到了苏以珂的电话。

“振东?你今天去热河了?”苏以珂好奇地问了问。

“是啊,我正准备回去呢!”徐振东说着。

“哦,那你回来吧,我在家等你!”苏以珂说着,并没有多说什么。

“以珂,你……你没事吧?”徐振东总感觉有点不太对经。

“没,我没事,就是听人说你去热河了,你早点回来吧!”苏以珂说着,言语中带着一丝丝的失望。

徐振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很着急,急忙回去了。

连医馆都不去,直接去药膳坊,来到药膳坊遇到了尹殿森也在这里,他在这里跟客人谈生意,徐振东没有多说,直接去苏以珂办公室找人。

“以珂,你怎么了?”徐振东走过去,很担心的问道。

“我……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会晚点呢!”苏以珂还真有些诧异,要说从热河到应天,路程也没有这么快啊。

“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所以就赶回来了!”徐振东担心的看着她,说道:“你怎么了?好像不开心!”

“有吗?”苏以珂走过来,脸颊上出现了笑容,挽住他的手,说道:“你今晚陪我去看电影在回家,可以吗?”

“好啊!我看看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

“《杀破狼贪狼》不错,暴力美学,我们就这部吧!”

两人就这么愉快的决定!

今晚,两人下班就去看电影,电影很好看,不过苏以珂却好像没有太专注,似

乎心事重重。

这段时间苏以珂都是这样心事重重的样子,徐振东也不清楚为什么,问她也不说。

回家睡觉,徐振东上床打算睡觉之时,门被敲响了。

顿时兴奋起来,以为是苏以珂来敲门,开门却看到陆雨筠,脸上的笑容也没有那么灿烂了。

“小东,我想跟你谈谈!”陆雨筠说道。

“伯母,在我房间里吗?”徐振东看着伯母穿着睡衣,虽然陆雨筠年过四十,但依旧容颜不老,美丽依在!

“嗯!”陆雨筠说着,徐振东马上做了请的姿势。

“小东啊,我知道你们两人最近有些误解,其实那天我第一天来的时候,遇到的人不是你的表姐,对不对?”陆雨筠看着徐振东,很坚定的说着。

徐振东犹豫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

“我是过来人,你们这小伎俩怎么能瞒得过我呢!”陆雨筠嘴角微微一笑,说道:“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跟比人共享一个苹果,当意识到有人要来共享,甚至是抢走时,女人都会难过的,女人一直都有很严重的危机感。”

“所以现在以珂是因为那个人的原因?”徐振东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医术是很厉害,但是面对爱情,他还是个小白,什么都不懂。

“嗯!男人有钱就变坏,所以我刚来时跟你说过,我多么希望你只有那个药膳坊。”陆雨筠有些失望,继续说道:“当我知道你还有比的产业是时,我就知道你注定不仅属于以珂一个人的,但是我希望你能给以珂留个位置。”

徐振东怔住了,今天伯母算是把事情都说清楚了。

“我把想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是你们自己的事,如果最后以珂选择离开,我也会尊重她的选择,我当年也是这样!”陆雨筠说着,起身,走出去了。

徐振东看着伯母的身影,整个人怔住,不说话。

对于情感方面徐振东确实是个小白,什么都不懂!

也终于知道这几天,即使苏以珂不再提起莫翎羽,但她的心中还是放不下。

接下来的一周,徐振东哪里都不去,就在医馆待着,给病人看病,生活过的还算比较平静!

苏以珂的态度也在慢慢的转变,但依旧不能同床,说明她的心里还是放不下,徐振东每天下班都要去接她们母女一起回家。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回家,陆雨筠似乎也看到了徐振东的改变,不过她却是欲言又止。

晚饭过后,徐振东打算睡觉,门被敲响,他有些迷迷糊糊的开门,却看到苏以珂穿着睡衣站在门口。

“你……你怎么来了?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徐振东充满睡意的说着。

“我过来睡觉!”苏以珂很简单的说了一句。

徐振东一阵哆嗦,瞬间清醒了,看着苏以珂,还以为自己听错。

“以珂,你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徐振东惊愕的看着他,轻轻自己的肩膀上拧了一下,

疼!

不是在做梦!

“不欢迎吗?”苏以珂看他激动的都不清自己进去。

“欢迎,欢迎。”徐振东感激请媳妇进去,然后关上门,说道:“以珂,真的对不起。”

“我不是来听你说对不起的,再说你也已经道过谦了!”苏以珂说着,打量了一下徐振东的房间,说道:“整理的还挺整齐的。”

“嘿嘿,我这不是为了等你嘛,总不能让你来时,我的房间像猪窝一样吧!”徐振东憨厚的笑了,说道:“媳妇,你要喝什么饮料,我给你拿!”

“我是来睡觉的,不是来喝水的!”苏以珂说着,坐在床沿上,慢慢的钻进被窝里。

徐振东也激动的钻进去,不敢太冲动,担心适得其反。

“抱我!”苏以珂说着,不过她是背对徐振东的,还穿着睡衣的。

徐振东轻轻的抱住她,闻着她的发香,很舒服,她的体香很清香,搂着媳妇睡觉,幸福万分,手也不敢乱动,怕她生气。

“就这样抱着我睡!”苏以珂甜蜜的说着,稍微转过头来,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徐振东的嘴唇,边转过去,继续说道:“昨晚我妈妈找我谈了很多,我不想成为你事业上的绊脚石,你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追求,你应该去实行,这周以来,你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

“你每天只在医馆呆着,但这不是你的理想,你想要推向中医,你想让所有人都得到中医的恩惠,我不想你因为我而禁锢在这小小的医馆里。”

“我今天过来就是表明我的态度,我也知道你的强大,但是我愿意做你身后的精神支柱,你背后的女人,我现在睡在你的床上,我永远是第一个!”

徐振东内心很震撼,没想到苏以珂的嘴里会说出这番话,搂着她的脖子的手感受到一丝凉意,似乎有水滴落的感觉。

“媳妇,对不起!”徐振东知道她哭了,爬过去她的对面,看着她红通通的双眼留下两行泪水,说道:“媳妇,我觉得每天在医馆给病人看病也很好,并不一样要去推向中医!”

“不!”苏以珂说着,伸手去轻轻捂住徐振东的嘴唇,说道:“我知道你的理想,你曾经那么自豪的跟我说过,我不会忘记你当时的神情,男人就要去实现自己的抱负,这才是我喜欢的男人。”

“可是……”徐振东说着。

“没有可是!”苏以珂打断他说话,继续说道:“明天就是李青萝和彭仁怀的订婚宴了吧,你去吧,我明天有事,不能陪你,但是我今晚是属于你的!”

说完,她含情脉脉的看着徐振东,然后亲过来了。

徐振东当然也不是傻子,马上回应!

有了一次经验,苏以珂也懂得怎么配合,徐振东更是轻车熟路的为她宽衣解带,尽管是晚上,徐振东依旧可以看到她一身娇嫩的身躯,诱/惑至极!

徐振东很怜惜的亲吻她,亲吻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苏以珂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不自觉的轻声叫了起来。

显然已经有反应了。

房间里已经开始上演美丽又动人的春宫图!

在整个过程中,徐振东占了主导作用,主要还是苏以珂没有徐振东娴熟这方面的事,苏以珂才第二次而已。

而让徐振东发现一个很有趣的就是两人在进行房事之时,徐振东竟然可以把自己的真气,体内的一些感应传达给苏以珂,关于修仙的一些信仰之力都可以分享给她。

双修!

徐振东脑海中出现了这个词!

在神农先祖的传承中有说过双修这种事,不过能双修的两个人肯定存在特殊的地方,谈及双修方面的知识不算多,而这两种人相遇的概率也是很小的。

双修表明着可以互相分享自己的修炼经验!

两人共同进

步,还可以促进两人修炼的进度!

不过苏以珂并没有这方面的感觉,只是觉得这一次没有第一次痛苦,至少感觉到了舒服,特别是最后冲刺的时刻,那才是销/魂的极乐状态。

每一次都是一个蜕变,女人的蜕变也是男人的蜕变、

因为有这个发现,徐振东也是非常开心,这样可以让苏以珂在不知不觉中进行修炼,这是他的女人,一辈子不可能丢下的人。

两人一觉睡到天亮!

直到伯母过来敲门!

“你们要是员工啊,上班都迟到了!”伯母略带生气的话语传来,说道:“赶紧起床啦,吃早餐。”

苏以珂醒了,感觉到被子下的身体赤裸裸的,还是很害羞,自己的一只脚还搭在徐振东的肚子上。

“你先起来。”苏以珂看着徐振东的脸上有点小得意。

“你的脚抬一下!”徐振东说着,嘴角傲微微一笑,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起来。

就这么赤裸裸的在苏以珂面前走着,说道:“我洗个澡先!”

昨晚两人不知道大战了多少个回合,因为双修的缘故,苏以珂也从中受益,并没有很累,她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得到了徐振东的一些东西才可以大战几个回合。

趁着徐振东进入浴室,苏以珂赶紧起来,穿好衣服,回到自己的房间独立浴室洗澡去了。

令人出来时,苏以珂脸颊红润,得到紫云的滋润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整个人都换发着光彩。

“伯母,你做的早餐最好吃了。”徐振东赞赏了一句。

“就你嘴甜!”陆雨筠看着两人,说道:“你们说通了?”

“嗯,说通了!”苏以珂点了点头。

“那就赶紧给我生个胖小子吧!趁我现在还能帮你们照顾孩子!”

“妈,你说什么呢,我们还小,不急,你这么年轻也不用担心啦!”苏以珂害羞的低下头。

“伯母,我会努力的!”徐振东却赞同伯母的话。

惹来苏以珂瞪着他。

守得云开见月明!

徐振东和苏以珂两人之间的阴云终于解开了,苏以珂又恢复到曾经的开心与坦诚的与徐振东相处。

而且她经过妈妈的疏导之后相通了,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幸福而阻止徐振东去追求自己的理想,她不能这么自私自利!

她感到庆幸的是她现在是徐振东的的一个公认的女朋友,就算后面有后来者,那也是没有她的地位高。

今天徐振东也很开心,把她们母女送到药膳坊之后来到医馆,徐振东想着给苏以珂买辆车。

医馆因为有了圣医的加持,变得轻松了不少,不过在这边很少有人知道圣医的身份,也就只有徐振东和白局长知道。

“徐医生,这段时间谢谢你这么辛苦的为小女奔波,还去了苗疆!实在是谢谢你了。”白凝雪的妈妈很感激徐振东,身边站着白凝雪,白凝雪的眼神对徐医生有些怨恨。

今天是出院的曰子,得到了徐医生的批准!

“阿姨,你别这样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徐振东巡视了一会儿,说道:“今天白局长怎么没来啊?这么重要的曰子。”

“哎,说他有重要的案子今天,还说什么收网,懒得理他!”白凝雪妈妈挽着女儿的手臂,有点小埋怨的说着。

“妈,我们赶紧走吧,我想爷爷了,好久没见到爷爷了。”白凝雪拉着妈妈赶紧回家。

看到白凝雪恢复健康,徐振东非常开心,看着她们离去的身影,不得不说,这是作为医生最开心的事了。

接下来,徐振东还有一些棘手的患者,黄老的渐冻症还在恢复期,而且恢复的比较缓慢。

尹殿森的孩子恢复的是不错,就是储魂石没能找到,也找不到替代品,目前是比较麻烦的。

这两个算是最棘手的!

万启越的情况已经在逐渐的恢复,差不多可以出院了。

这段时间万启越万家对徐医生也是感恩戴德,万东强经常给徐医生送礼封红包之类的。

“师父,你今天一整天都在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罗小宇看着徐振东说着。

ges/0 (822).jpg' style='width: 600; height: 400;'>

应该知道吧?啤迦集团就是我们皮家的产业。”皮春凯很自豪的说着,“现在你所在的地方是热河市内,你知不知道得罪我的后果是什么?”

“不知道,不如你说说!”徐振东一点都没有紧张的迹象。

“得罪我很惨的,如果我不开心了,你很有可能会这一辈子都躺在医院的,你信不信?”皮春凯面目狰狞的说着。

“不信,要不你试试我看看!”徐振东淡定的说着。

“狂,够狂的小子!”皮春凯没想到这人听到他们家的集团名称还能如此淡定如水,“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说着,突然一个拳头挥过来。

“啊!”

顾雨蒙惊叫了!

不过马上看到的是徐医生很轻松的躲开他,并且伸手过去在他的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皮春凯却毫不犹豫的倒下,整个人昏迷状态。

看到如此干净利落的动作,顾雨蒙都有些惊呆了。

以为徐医生只有医术厉害,防身反击方面也是如此顺手,不过还是有些担心,说道:“他……会不会有事?”

“你关心他?”徐振东问道。

“没有,他是皮家的人,怕你有麻烦!”

“哟,原来是关心我啊!”徐振东嘴角傲微微一笑,目光看向她的胸前,现在穿上衣服,这身衣服并不显胸,但是看着可以想象啊。

“流氓!”顾雨蒙白了他一眼,转身过去。

“不用担心,他不会有事,即使是有事也不会是现在,三天之后,你会看到你想看到的!”

“你知道我想看到什么?”

“打算怎么处理?”徐振东问她,让这人就这么躺在这也不是办法呀。

“把他扶到床上。”顾雨蒙说着,很平静,没有任何的慌张,淡然说道:“让他自然醒来。”

“你体内的毒素还没有出来,我只是控制在你的血液中。”徐振东看着她的胸部,毒素就停留在这里。

“暂时会不会对我有影响?你也看到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了。”

“我给您控制住!”

徐振东当下给她隔着衣服施针,稳住这团毒素的扩散,不会对人体有任何的伤害。

“不知道近段时间你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去我家做客!你之前答应过我的。”顾雨蒙说着,看了看身上胸部的位置,说道:“顺便帮我把毒素逼出来。”

“可以,我过段时间就过去。”

“走吧,来这里我是东道主,我请你吃饭!”

“走!”

两人行走在校园中,走在校园的街道,徐振东现在已经不是以前在学校那种打扮,虽然跟顾雨蒙有点年龄的差距,但一点都看不出来。

不过走在路上总有人指指点点。

“我去,这男的不是小辣椒的男人吗?怎么跟顾老师一起了,坏了,小辣椒的男人出轨了。”

“顾老师不是从不近男色的吗?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我的女神啊,就这样插在这坨牛粪上了。”

“据我所知,顾老师从来没有男朋友的。”

“你错了,顾老师有未婚夫,还是咱们热河市的大家族呢,不过两人从未同框过。”

“我擦,可是现在顾老师抢了小辣椒的男朋友,这个男人除了长得清秀点,有几分帅气,还有什么特点,请你告诉我。”

两人一路走过,徐振东对这些流言蜚语不在乎,顾雨蒙似乎也不在乎这些,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出校园。

刚出校园,徐振东的手机响起,一看是黄淑芬,直接挂掉,可马上又打来,徐振东直接把她拉黑。

跟这个小萝莉在一起总没好事!

在顾雨蒙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一家高雅的饭店。

而黄淑芬却要气炸了 ,竟然有人敢不接她电话,还敢把她拉入黑名单!

“这个混蛋徐医生,说,他往哪边走了?”

“不知道,顾老师开车带他出去的,好像是往市中心去了。”

黄淑芬马上出去找人,想要狠狠的揍这个徐医生一顿。

“顾老师不是号称不近男色的吗?竟然公然约我男人出去吃饭,这种行为简直不能忍!”

黄淑芬很生气,今天在全校面前公布自己的男友,这才过多久啊,男朋友就给他戴绿帽了。

“淑芬,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啊?不是挡箭牌?”闺蜜疑惑的问道。

平时黄淑芬拉来的挡箭牌不少,所以每个出现在黄淑芬身边被黄淑芬称作为男朋友的人,大家都不当真。

“废话,不是我男朋友哪有那么厉害!”黄淑芬义正言辞的说着,“不行,我要去找人,不对,是抓奸!”

黄淑芬在热河市不断的寻找,找人弄来顾雨蒙的手机号,当顾雨蒙知道是黄淑芬时,直接把自己的手机关机。

徐振东和顾雨蒙两人之间的话题无非就是学校里,师生之间的一些琐事,还有医学上的一些探讨。

吃过饭后,两人已经算是很熟悉的好朋友,徐振东表示肯定找机会去顾家做客的。

徐振东正打算回去应天时,接到了苏以珂的电话。

“振东?你今天去热河了?”苏以珂好奇地问了问。

“是啊,我正准备回去呢!”徐振东说着。

“哦,那你回来吧,我在家等你!”苏以珂说着,并没有多说什么。

“以珂,你……你没事吧?”徐振东总感觉有点不太对经。

“没,我没事,就是听人说你去热河了,你早点回来吧!”苏以珂说着,言语中带着一丝丝的失望。

徐振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很着急,急忙回去了。

连医馆都不去,直接去药膳坊,来到药膳坊遇到了尹殿森也在这里,他在这里跟客人谈生意,徐振东没有多说,直接去苏以珂办公室找人。

“以珂,你怎么了?”徐振东走过去,很担心的问道。

“我……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会晚点呢!”苏以珂还真有些诧异,要说从热河到应天,路程也没有这么快啊。

“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所以就赶回来了!”徐振东担心的看着她,说道:“你怎么了?好像不开心!”

“有吗?”苏以珂走过来,脸颊上出现了笑容,挽住他的手,说道:“你今晚陪我去看电影在回家,可以吗?”

“好啊!我看看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

“《杀破狼贪狼》不错,暴力美学,我们就这部吧!”

两人就这么愉快的决定!

今晚,两人下班就去看电影,电影很好看,不过苏以珂却好像没有太专注,似

乎心事重重。

这段时间苏以珂都是这样心事重重的样子,徐振东也不清楚为什么,问她也不说。

回家睡觉,徐振东上床打算睡觉之时,门被敲响了。

顿时兴奋起来,以为是苏以珂来敲门,开门却看到陆雨筠,脸上的笑容也没有那么灿烂了。

“小东,我想跟你谈谈!”陆雨筠说道。

“伯母,在我房间里吗?”徐振东看着伯母穿着睡衣,虽然陆雨筠年过四十,但依旧容颜不老,美丽依在!

“嗯!”陆雨筠说着,徐振东马上做了请的姿势。

“小东啊,我知道你们两人最近有些误解,其实那天我第一天来的时候,遇到的人不是你的表姐,对不对?”陆雨筠看着徐振东,很坚定的说着。

徐振东犹豫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

“我是过来人,你们这小伎俩怎么能瞒得过我呢!”陆雨筠嘴角微微一笑,说道:“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跟比人共享一个苹果,当意识到有人要来共享,甚至是抢走时,女人都会难过的,女人一直都有很严重的危机感。”

“所以现在以珂是因为那个人的原因?”徐振东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医术是很厉害,但是面对爱情,他还是个小白,什么都不懂。

“嗯!男人有钱就变坏,所以我刚来时跟你说过,我多么希望你只有那个药膳坊。”陆雨筠有些失望,继续说道:“当我知道你还有比的产业是时,我就知道你注定不仅属于以珂一个人的,但是我希望你能给以珂留个位置。”

徐振东怔住了,今天伯母算是把事情都说清楚了。

“我把想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是你们自己的事,如果最后以珂选择离开,我也会尊重她的选择,我当年也是这样!”陆雨筠说着,起身,走出去了。

徐振东看着伯母的身影,整个人怔住,不说话。

对于情感方面徐振东确实是个小白,什么都不懂!

也终于知道这几天,即使苏以珂不再提起莫翎羽,但她的心中还是放不下。

接下来的一周,徐振东哪里都不去,就在医馆待着,给病人看病,生活过的还算比较平静!

苏以珂的态度也在慢慢的转变,但依旧不能同床,说明她的心里还是放不下,徐振东每天下班都要去接她们母女一起回家。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回家,陆雨筠似乎也看到了徐振东的改变,不过她却是欲言又止。

晚饭过后,徐振东打算睡觉,门被敲响,他有些迷迷糊糊的开门,却看到苏以珂穿着睡衣站在门口。

“你……你怎么来了?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徐振东充满睡意的说着。

“我过来睡觉!”苏以珂很简单的说了一句。

徐振东一阵哆嗦,瞬间清醒了,看着苏以珂,还以为自己听错。

“以珂,你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徐振东惊愕的看着他,轻轻自己的肩膀上拧了一下,

疼!

不是在做梦!

“不欢迎吗?”苏以珂看他激动的都不清自己进去。

“欢迎,欢迎。”徐振东感激请媳妇进去,然后关上门,说道:“以珂,真的对不起。”

“我不是来听你说对不起的,再说你也已经道过谦了!”苏以珂说着,打量了一下徐振东的房间,说道:“整理的还挺整齐的。”

“嘿嘿,我这不是为了等你嘛,总不能让你来时,我的房间像猪窝一样吧!”徐振东憨厚的笑了,说道:“媳妇,你要喝什么饮料,我给你拿!”

“我是来睡觉的,不是来喝水的!”苏以珂说着,坐在床沿上,慢慢的钻进被窝里。

徐振东也激动的钻进去,不敢太冲动,担心适得其反。

“抱我!”苏以珂说着,不过她是背对徐振东的,还穿着睡衣的。

徐振东轻轻的抱住她,闻着她的发香,很舒服,她的体香很清香,搂着媳妇睡觉,幸福万分,手也不敢乱动,怕她生气。

“就这样抱着我睡!”苏以珂甜蜜的说着,稍微转过头来,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徐振东的嘴唇,边转过去,继续说道:“昨晚我妈妈找我谈了很多,我不想成为你事业上的绊脚石,你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追求,你应该去实行,这周以来,你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

“你每天只在医馆呆着,但这不是你的理想,你想要推向中医,你想让所有人都得到中医的恩惠,我不想你因为我而禁锢在这小小的医馆里。”

“我今天过来就是表明我的态度,我也知道你的强大,但是我愿意做你身后的精神支柱,你背后的女人,我现在睡在你的床上,我永远是第一个!”

徐振东内心很震撼,没想到苏以珂的嘴里会说出这番话,搂着她的脖子的手感受到一丝凉意,似乎有水滴落的感觉。

“媳妇,对不起!”徐振东知道她哭了,爬过去她的对面,看着她红通通的双眼留下两行泪水,说道:“媳妇,我觉得每天在医馆给病人看病也很好,并不一样要去推向中医!”

“不!”苏以珂说着,伸手去轻轻捂住徐振东的嘴唇,说道:“我知道你的理想,你曾经那么自豪的跟我说过,我不会忘记你当时的神情,男人就要去实现自己的抱负,这才是我喜欢的男人。”

“可是……”徐振东说着。

“没有可是!”苏以珂打断他说话,继续说道:“明天就是李青萝和彭仁怀的订婚宴了吧,你去吧,我明天有事,不能陪你,但是我今晚是属于你的!”

说完,她含情脉脉的看着徐振东,然后亲过来了。

徐振东当然也不是傻子,马上回应!

有了一次经验,苏以珂也懂得怎么配合,徐振东更是轻车熟路的为她宽衣解带,尽管是晚上,徐振东依旧可以看到她一身娇嫩的身躯,诱/惑至极!

徐振东很怜惜的亲吻她,亲吻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苏以珂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不自觉的轻声叫了起来。

显然已经有反应了。

房间里已经开始上演美丽又动人的春宫图!

在整个过程中,徐振东占了主导作用,主要还是苏以珂没有徐振东娴熟这方面的事,苏以珂才第二次而已。

而让徐振东发现一个很有趣的就是两人在进行房事之时,徐振东竟然可以把自己的真气,体内的一些感应传达给苏以珂,关于修仙的一些信仰之力都可以分享给她。

双修!

徐振东脑海中出现了这个词!

在神农先祖的传承中有说过双修这种事,不过能双修的两个人肯定存在特殊的地方,谈及双修方面的知识不算多,而这两种人相遇的概率也是很小的。

双修表明着可以互相分享自己的修炼经验!

两人共同进

步,还可以促进两人修炼的进度!

不过苏以珂并没有这方面的感觉,只是觉得这一次没有第一次痛苦,至少感觉到了舒服,特别是最后冲刺的时刻,那才是销/魂的极乐状态。

每一次都是一个蜕变,女人的蜕变也是男人的蜕变、

因为有这个发现,徐振东也是非常开心,这样可以让苏以珂在不知不觉中进行修炼,这是他的女人,一辈子不可能丢下的人。

两人一觉睡到天亮!

直到伯母过来敲门!

“你们要是员工啊,上班都迟到了!”伯母略带生气的话语传来,说道:“赶紧起床啦,吃早餐。”

苏以珂醒了,感觉到被子下的身体赤裸裸的,还是很害羞,自己的一只脚还搭在徐振东的肚子上。

“你先起来。”苏以珂看着徐振东的脸上有点小得意。

“你的脚抬一下!”徐振东说着,嘴角傲微微一笑,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起来。

就这么赤裸裸的在苏以珂面前走着,说道:“我洗个澡先!”

昨晚两人不知道大战了多少个回合,因为双修的缘故,苏以珂也从中受益,并没有很累,她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得到了徐振东的一些东西才可以大战几个回合。

趁着徐振东进入浴室,苏以珂赶紧起来,穿好衣服,回到自己的房间独立浴室洗澡去了。

令人出来时,苏以珂脸颊红润,得到紫云的滋润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整个人都换发着光彩。

“伯母,你做的早餐最好吃了。”徐振东赞赏了一句。

“就你嘴甜!”陆雨筠看着两人,说道:“你们说通了?”

“嗯,说通了!”苏以珂点了点头。

“那就赶紧给我生个胖小子吧!趁我现在还能帮你们照顾孩子!”

“妈,你说什么呢,我们还小,不急,你这么年轻也不用担心啦!”苏以珂害羞的低下头。

“伯母,我会努力的!”徐振东却赞同伯母的话。

惹来苏以珂瞪着他。

守得云开见月明!

徐振东和苏以珂两人之间的阴云终于解开了,苏以珂又恢复到曾经的开心与坦诚的与徐振东相处。

而且她经过妈妈的疏导之后相通了,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幸福而阻止徐振东去追求自己的理想,她不能这么自私自利!

她感到庆幸的是她现在是徐振东的的一个公认的女朋友,就算后面有后来者,那也是没有她的地位高。

今天徐振东也很开心,把她们母女送到药膳坊之后来到医馆,徐振东想着给苏以珂买辆车。

医馆因为有了圣医的加持,变得轻松了不少,不过在这边很少有人知道圣医的身份,也就只有徐振东和白局长知道。

“徐医生,这段时间谢谢你这么辛苦的为小女奔波,还去了苗疆!实在是谢谢你了。”白凝雪的妈妈很感激徐振东,身边站着白凝雪,白凝雪的眼神对徐医生有些怨恨。

今天是出院的曰子,得到了徐医生的批准!

“阿姨,你别这样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徐振东巡视了一会儿,说道:“今天白局长怎么没来啊?这么重要的曰子。”

“哎,说他有重要的案子今天,还说什么收网,懒得理他!”白凝雪妈妈挽着女儿的手臂,有点小埋怨的说着。

“妈,我们赶紧走吧,我想爷爷了,好久没见到爷爷了。”白凝雪拉着妈妈赶紧回家。

看到白凝雪恢复健康,徐振东非常开心,看着她们离去的身影,不得不说,这是作为医生最开心的事了。

接下来,徐振东还有一些棘手的患者,黄老的渐冻症还在恢复期,而且恢复的比较缓慢。

尹殿森的孩子恢复的是不错,就是储魂石没能找到,也找不到替代品,目前是比较麻烦的。

这两个算是最棘手的!

万启越的情况已经在逐渐的恢复,差不多可以出院了。

这段时间万启越万家对徐医生也是感恩戴德,万东强经常给徐医生送礼封红包之类的。

“师父,你今天一整天都在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罗小宇看着徐振东说着。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