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热点 >

儿童文学在线阅读_2019高考状元749分

发布时间:2020-09-26 11:47 类别:小说热点

儿童文学在线阅读_2019高考状元749分

儿童文学在线阅读_2019高考状元749分文章,图片,小说,视频,在线推荐阅读!

要说即时报道比较有权威性的还是新闻记者,他们也非常专业的写了一篇报道:

“本次全国交流大会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医生,特别是中医这边出现了偏年轻化的优秀医生,在今天进行第二轮赛制比试之前,以罗小宇、刘若香、庞奇峰、苟起昂四人最为耀眼,一度被认为可以并肩唐德廉这种大师级别的中医圣手。

然而,第二轮赛制开始,一个更加耀眼的新星出现了,他就是徐振东,一个比之前四人更加年轻的徐振东,根据资料显示,他是神农医院的创始人,也是前面四人的师父,着实让人意想不到,他的一身医术用于治疗病人,此乃人类之福。

刚刚更是以一分钟的时间秒杀了西医最耀眼的新星方景医生,现在成为正常最受关注的医生,没有之一,而今天的比试也暂时告一段落,明天开始进入第三轮赛制,比试越来越白热化,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天的比试吧。”

新闻媒体的报道瞬间在网上爆炸,引起了广泛的舆论,网民们纷纷表示今年的医学交流大会非常有看点。

其中最让人出乎预料的是中医。

而比试现场,第二轮也结束。

罗小宇等人昂着头走过来,显然又是满载而归。

“师父,虽然知道你不会输,但你这速度未免太快了吧!”罗小宇开心的看着师父,说道。

“你是想说咱们师父夺了你的风头吧?哈哈!”庞奇峰开心的说道。

“嘿嘿,都一样,都一样,咱们师父现在成为全场最受关注的人了,真担心会不会被针对啊。”罗小宇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徐振东看向唐老等人,说道:“今晚就不跟你们一起吃饭了,告辞!”

“好,徐医生,我期待你明天的医术。”唐秉勒走过来,客气的说道。

尽管身后的人都在议论纷纷关于徐振东的种种,但他并不打算回应,带着徒弟们加快脚步离去。

待徐振东等人离去。

饶国煌看向马晓光,问道:“晓光,现在情况如何?”

马晓光有些眉头紧皱,说道:“虽然今天徐医生等人表现得不错,不过总体来看,咱们中医败的多,西医那边剩余的人数比我们要多出三分之一。”

“看来不仅是咱们中医在进步,西医那边也很强势。”饶国煌看了看逐渐散去的人,说道:“

有时间跟我去拜访主办方那边吗?我得去讨个说法,答应我们的居然反悔,不能再让他们设计徐医生了。”

“没错,徐医生今天表现出来的实力非常强劲,尽管看不出来他施展的针法,不过有这样速度的人,绝对不负盛名。”马晓光坚定的说道。

话说,徐振东带着徒弟们回去,罗小宇提起一起去他家做饭吃,当然,这个提议得刘若香同意才行,刘若香马上同意,并且表示自己亲自下厨。

徐振东等人一起去罗小宇和刘若香租的房间,一室一厅,只有两个人而已,也不需要用太多。

“我先去接以珂过来,这会儿,她应该快下班了。”

徐振东当然不能忘了媳妇,马上开车去接媳妇。

来到苏以珂上班的药膳坊,这里一共有四层,一二三层是提供食用药膳的场所,第四层是员工休息以及办公场所,苏以珂的办公室在四楼最好的位置。

现在她已经不用亲力亲为的去制作药膳,而是在办公室处理文件。

不过徐振东走进去就看到陆雨筠端着一碗药膳坊出来,放在客户的桌子上,客户迫不及待的吃起来。

“听说了吗?今天的医学交流大会上,中医可是出尽风头,我们之前还怀疑中医害人,我看啊,那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恶意造谣吧。”

“是啊,中医虽然一直都没有西医强盛,但也是咱们华夏国粹之一,怎么突然就被说是害人的呢,简直胡扯,今天我看罗医生在交流大会上治好了不少人呢。”

突然听到吃药膳的客户说出这样的话语,吸引了徐振东的注意,转头看过去。

那是几个穿着靓丽衣着的中年贵妇,边吃着药膳边闲聊。

在仔细听听其他人的谈话,很大一部分都在谈论交流大会上的事,而且表示中医是可信的。

这让徐振东非常开心。

中医有复活的迹象……

“振东,你来了,怎么站着呢!”陆雨筠看到徐振东愣住的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目光扫视客人,说道。

思绪被她惊醒,嘴角露出笑容,说道:“妈,我来找以珂,我们交流会今天暂时结束,然后我们打算去小宇家里做饭吃,今晚就不用做我们两人的饭了,你和苏叔自行解决吧。”

“哦,好的,以珂在办公室呢,你上去吧!”陆雨筠指着楼上,随意的说道。

徐振东上楼,来到董事长办公室,轻轻推开门,看到苏以珂正在埋头批改文件,蹑手蹑脚进去。

不过还是惊动了苏以珂,抬头看来,看到徐振东,顿时惊喜,嘴角露出笑容,“振东,你怎么来了?我还没下班呢,在等我一会儿好不好?”

“好,那我到二楼吃份药膳,你忙完了,给我电话。”

“好的,我很快就好了。”

徐振东要到二楼去听听人民群众对今天交流大会的看法,对中医的看法,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

日落西山头,人约黄昏后!

夕阳渐落,余晖映照,夏天的黄昏很美,光辉洒落在整片大地,温顺不刺身。

神农药膳坊中,各个社会层次的人都来这里吃一碗傍晚药膳,滋养身体,颐养心神,总能让人心旷神怡。

和亲朋好友说说话,谈谈心,药膳坊是最好的去处。

今天众人谈论的话题大多与最近这几天进行的如火如荼的医学交流大会的话题有关。

医学关乎到每个人的身心健康,无论男女老少,所以成为众人的谈资也不足为奇。

在这个飘溢这香味的药膳坊二楼的中间一个位置上,这并不算好的位置,却能听到八方谈话。

徐振东就坐在这里,他要倾听群众的话语。

“你还别说,那个罗小宇据说他的家族是西医世家,你说奇怪不奇怪,他却学习中医,还学得非常厉害的那种。”

“哈哈,天下其人无所不有,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果他喜欢中医,出身又有何妨呢?所谓英雄不问出处。”

“没错,没错,不过我听到一则更为震撼的消息。”

“什么消息?”

“你们说这一届的医学交流大会最强风头的是哪些人啊?”

“最枪风头的要数西医方景,中医罗小宇。”

“哈哈,你那是在第二轮之前的事了,最新消息是,西医最枪风头的方景被中医的一个新人直接秒杀,完全没有缓和的余地。”

“什么?直接秒杀?我记得他很厉害啊,一路下来,未有败绩啊,是谁秒杀他的?”

“说了你别不信,要论年龄,罗小宇是最年轻的一个,但是秒杀方景的那位比罗小宇还年轻,他叫徐振东。”

“什么徐振东?我怎么感觉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我知道了,神农医院的院长徐振东,我见过,我之前去神农医院时见过,真的很年轻,而且医术非常了得,我还以为他没有参加这次的交流大会呢,没想到他居然去了。”

“再给你们一个更加劲爆的消息。”这人说着,保持着三分神秘,继续说道:“据说这一届,中医最出色的四个,也是最年轻的四个医生都是徐振东的徒弟。”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见过徐振东的,他都没有这四个人年轻,怎么会是他们的师父呢?你在说笑吧?”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不信,中医啊,我觉得比西医还厉害,特别是最近,中医的表现非常强势,在这个害人事件出来之前,我们大家都感觉得到,我觉得这个害人事件是别有用心的人弄出来的舆论。”

“我也这样觉得,中医乃是咱们华夏的国粹,几千年的传承,岂会是害人的东西,它可是经过岁月的洗涤的,留下的的精华国粹。”

四面八方,各种说辞,人各一张嘴,七嘴八舌说的都是关于交流大会上的事。

而徐振东默默的在这里吃着药膳,听着他们的话语,心里美滋滋。

看来这些舆论开始有用了,人民群众又开始相信中医了。

这便是徐振东想要的结果。

只要后续,中医没有出现问题,一切就会顺利,中医将会再次获得人们的信任,中医腾飞的日子不远了。

“振东,你在干嘛呢?”苏以珂已经到了一会儿,喊了好几声他的名字,都没有反应,轻轻的推了一下他的肩膀。

“额……我没注意。”徐振东回过神来,看着媳妇,已经换下职业装,穿上一身亮丽的着装,说道:“你忙完了吗?”

“忙完了,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苏以珂看着他。

两人往外走去,牵着手。

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他们都知道苏以珂是药膳坊的董事长,但这个男生就有些陌生

了,不过已经有人认出来。

“徐振东……医学交流大会上的徐振东,神农医院的徐振东……”

众人在惊呼,两人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

“你没有发现交流大会已经起到作用了吗?现在很多人都开始又相信中医了,都在谈论中医的好呢。”徐振东开心的说道。

没有什么比中医的形势变好更让他开心的了。

苏以珂一笑,说道:“我也发现了,最近这几天大家都在说,而且很多媒体都在报道,人民已经不再抵制中医,变得宁愿相信中医,不过还得需要你们继续稳定发挥,一旦失手,可能会有不必要的麻烦呢。”

“嗯,我们会更加注意的。”

恍然间!

苏以珂的谈吐间,整个人已经成熟了不少,从事情的考虑,大局观等等都有了很大的进步。

这或许就是在职场打拼的结果。

职场练人,女强人的气势也慢慢的展露出来,带着冷智,非常标致的职场金领。

告别了陆雨筠,两人开车前往罗小宇和刘若香的家中。

刚刚进门,人群嚷嚷,本来说好的刘若香下厨,结果大家都非常热情的过去帮忙,只有罗小宇坐在沙发上玩电脑。

“师父,你看这些新闻,都是赞扬咱们中医的,很多人点赞呢!”罗小宇指着电脑上的新闻,开心的说道。

他们都是为此而战,所以格外关注这段时间关于交流大会的新闻。

对于中医,一片赞扬。

苏以珂已经加入了做饭的队伍,留下徐振东和罗小宇两人看着电脑上的新闻。

没多久。

香喷喷的饭菜已经呈上来,不过有那么两道菜居然色泽没那么好,一问之下,原来是苟起昂做的。

不过没关系,主要是开心就行。

第一次来罗小宇家里做饭,开了两瓶香槟,开开心心的度过了这一天。

这一次的相聚,不知道多少年之后才会有这样的相聚了,恐怕未来都不会有了吧。

一顿饱餐之后,大家也纷纷离开。

徐振东和苏以珂回到家中,居然没看到苏以珂的爸妈在家,打电话问了一下,两人在外面看电影。

老夫老妻却不失浪漫,生活过成诗 。

两人药浴之后,相拥而睡。

明天还得继续比试,将会迎来更加强大的对手。

按照规则,第三轮,所有医生都要上场,也就意味着西医医圣等人都要上战场。

东方露出鱼肚白,徐振东已经起床,做了简单的身体调整,恢复到最好的状态,前往战场而去。

前几天交流大会上被称为西医新晋强者的方景被徐振东秒杀。

今日再来现场,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方景曾经的辉煌,人败名散,没有任何的声望。

而徐振东取而代之,甚至比他更加强盛,因为徐振东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大。

“徐医生,你来了。”饶国煌走过来,带着几分微笑,似乎有好事发生,说道:“确实有人插手了交流大会,似乎是针对你的,而不是针对中医,主办方那边的人也不愿意告诉我是谁,我就来给你提个醒。”

“针对我的?”徐振东有些诧异,不过这样也还算不错。

如果只是针对自己,那么自己完全可以应付,来多少杀多少,看谁强。

不过想想还真想不出来会是谁想要这么针对自己。

“没错,那边说是神农医院,还特别提到了你的名字。”饶国煌有些小声的说道:“不过主办方那边也给我面子,第三轮按照正常的来,你的对手应该不强。尽可放心。”

“谢谢饶医生。”徐振东平静的说道。

很快第三场比试开始了。

罗小宇对战柳正涛,这个进展还真有些快了。

庞奇峰对战葛二鳞,这个也有些意料之外。

不过也在意料之中,原本的意愿就是他们两两对战,现在对上。

徐振东对战周志儒,此人乃是燕京一位身负盛名的医师,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存在,空降第三轮的医生。

“徐医生,能与你对战,我深感荣幸。”周志儒面带笑容的说道。

“我也是,那我们开始吧!”徐振东也不想多说废话,尽快安排比试,尽早结束。

“请!”

周志儒还是非常有礼貌的,对徐振东也是非常恭敬,两人选好患者,在主持人的宣布开始时,开始治病。

这一次,很多人前来围观,谁让之前徐振东徐医生惹得所有人的好奇之心,现在被围观也是正常的。

特别是很多西医都过来观看,中医也有很多。

“何医生,酒精!”徐振东简单的说了一句。

何志芹感觉这句话好像有点耳熟啊,拿来酒精。

果然,一切都和之前的没什么差别,一根银针,患者猛然睁开双眼,一声急促的呼吸,居然醒来了。

又是类似的情况,所有人都直接懵逼。

“这……居然又是一针秒杀对手。”

“周志儒医生似乎比方景好些,至少他已经开始治病了,而之前方景都还没开始呢。就被徐医生秒杀。”

“这到底是什么针法啊?这位徐医生竟然如此强大,都是一针救人,按照这样下去,估计得拿绝症患者来比试了。”

“我看啊,徐医生的对手只能是唐家或者西医医圣这样的人物了,否则拿这些不算太棘手的病人过来,都被徐医生一针治好,完全不在话下啊,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众人纷纷议论,这位徐医生太强,而不能因为他太强而送来太过于棘手的患者,需要照顾到对手的实力。

至于送什么样的患者过来,主办方那边是有自己的评定的,不过就目前这两人对于徐振东来说还是太弱了。

“老乔,看出来了吗?”老羊看向正在诧异,一脸震惊的老乔,问道。

“这……怎么可能?”老乔震惊的看着正在走出治疗室的徐振东,满脸的不敢相信,说道。

“老乔,你这是咋滴了?上一场也没看到你如此震惊啊,这都第二回看了,你反倒更加震惊,难道是看出什么来了不成。”老羊有些好奇的说道。

“他不仅仅是一位医生,更是因为强大的武者,刚刚他再给患者按摩时,这附近的玄气,天地之力竟然被他牵引过来,这是如何做到的?”老乔震惊的说道。

“什么?你说他也是武者?还能吸引附近的玄力?你确定?”老羊也震惊了。

“没错,而且他的修为很强,我都做不到强行牵引玄气过来,这天地之力属于天地间,只能吸引周身玄气

入体,他居然可以做到牵引方圆至少百米的范围,他很强。”老乔面色凝重的说道。

之前对这位年轻的中医只是观看的态度,现在发现了他的武者身份之后,老乔再也不仅仅是观看,而是非常重视。

“那还真是棘手的对手。”老羊心里也很凝重起来,说道:“怪不得请我出山,给了那么多钱,我还以为这年头,钱那么好赚,看来真是一分钱一分货啊。”

两人看着已经走出治疗室的徐振东,依旧震惊。

这里的议论声依旧不断。

而作为备受关注的徐振东却是一脸的云淡轻风,似乎没发生什么重大事件一般,完全不在意的感觉。

也不曾理会其他人的一脸懵逼。

“徐医生,我还是看不出来你的针法,究竟何等神奇。”何志芹紧跟在徐医生身后,问道。

“所以我现在带你去看,你可能看得懂的。”徐振东朝着庞奇峰的方向去。

庞奇峰的对手是维疆省的葛二鳞,此人不是纯碎的西医,和他们当地的一些医疗手段结合,根据庞奇峰之前的了解,此人很棘手。

至于罗小宇那边,徐振东相信他,无须担忧。

徐振东加入了围观的队伍中,站在治疗室的最前面看着庞奇峰的治疗,而身边同样围观之人看到徐振东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这不是徐振东徐医生吗?他不是也要参加比试吗?”

身边一人好奇的问道。

“徐医生再次秒杀,所以过来这里观战了。”

另外一人自豪的说着,显然这人是中医。

“我去,这也太牛逼了吧,两次秒杀。”

众人小声议论,不过并不影响到密闭室内治疗的庞奇峰,密闭室的隔音效果极佳,不会受到外界的干扰。

“葛医生这是什么医疗手法啊?”一位医生诧异的看向葛二鳞的医疗室,发现他正在给患者放血,患者病床下更是放了一枚枚火炭深红深红的。

患者本身就很虚弱,他还在给患者放血,那岂不是更加削弱患者?

“新维族的烈火引流法。”

何志芹震惊的看着葛二鳞的医疗室,脱口而出这个治疗手法。

“你认识?”徐振东看向他,问道。

“曾经看到听过,却不曾真正的见识过,据说这是新维族特有的一种治疗手段,在维疆省那种条件恶劣,天气变幻无穷的地方,出现的各种怪疾病,如果没有特殊的手法,很难治愈的,这个手法是维疆省其中一个少数民族的独门医术,非常珍贵。”

何志芹慢慢解说,一脸震惊。

徐振东的神识已经扫视过去,在给患者放血的同时注入了新的血液,同时还掺杂了一些药液,徐振东一时也分辨不出这个药液的特性。

“回魂针法……居然是回魂针法!”

又有人惊呼起来。

这一回惊呼的是庞奇峰的治疗室。

新维族的医术少有人见识,所以众人虽然好奇葛二鳞的医术之诡异,却道不出名来,也就只能震惊震惊而已。

但庞奇峰施展出来的回魂针法,只要是资深医生,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知道的,中医一眼便可认出,西医也听过其威力的。

这是一门古针法,失传多年,没想到至今再次重现人间,岂能不震惊。

听到一人惊呼,所有人都看过来。

双眼炽热的看着治疗室内的庞奇峰,他的手法娴熟,很有规律的施针,每一针似乎蕴含着某种与天地产生共鸣的律动出来。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附近有玄气在流动啊?”一位中医惊呼,看先身边的老友。

中医修行到他们这种级别,很多都是涉及到一些玄术的,中医的后期需要以玄术辅助才能使医术更上一层楼。

“什么?竟然是玄气,只有中医之术达到一定境界的老中医才会修炼的玄术,难道这位年轻人已经开始修炼了,而且修为还不低,这怎么可能啊!”

边上一位老中医震惊的看着里面的庞奇峰。

此人看起来很普通,这一刻,他的周身乃至他的本身都在慢慢的发生了变化,温润如玉,宛若隐世道人,给?

7).jpg' style='width: 600; height: 400;'>

有时间跟我去拜访主办方那边吗?我得去讨个说法,答应我们的居然反悔,不能再让他们设计徐医生了。”

“没错,徐医生今天表现出来的实力非常强劲,尽管看不出来他施展的针法,不过有这样速度的人,绝对不负盛名。”马晓光坚定的说道。

话说,徐振东带着徒弟们回去,罗小宇提起一起去他家做饭吃,当然,这个提议得刘若香同意才行,刘若香马上同意,并且表示自己亲自下厨。

徐振东等人一起去罗小宇和刘若香租的房间,一室一厅,只有两个人而已,也不需要用太多。

“我先去接以珂过来,这会儿,她应该快下班了。”

徐振东当然不能忘了媳妇,马上开车去接媳妇。

来到苏以珂上班的药膳坊,这里一共有四层,一二三层是提供食用药膳的场所,第四层是员工休息以及办公场所,苏以珂的办公室在四楼最好的位置。

现在她已经不用亲力亲为的去制作药膳,而是在办公室处理文件。

不过徐振东走进去就看到陆雨筠端着一碗药膳坊出来,放在客户的桌子上,客户迫不及待的吃起来。

“听说了吗?今天的医学交流大会上,中医可是出尽风头,我们之前还怀疑中医害人,我看啊,那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恶意造谣吧。”

“是啊,中医虽然一直都没有西医强盛,但也是咱们华夏国粹之一,怎么突然就被说是害人的呢,简直胡扯,今天我看罗医生在交流大会上治好了不少人呢。”

突然听到吃药膳的客户说出这样的话语,吸引了徐振东的注意,转头看过去。

那是几个穿着靓丽衣着的中年贵妇,边吃着药膳边闲聊。

在仔细听听其他人的谈话,很大一部分都在谈论交流大会上的事,而且表示中医是可信的。

这让徐振东非常开心。

中医有复活的迹象……

“振东,你来了,怎么站着呢!”陆雨筠看到徐振东愣住的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目光扫视客人,说道。

思绪被她惊醒,嘴角露出笑容,说道:“妈,我来找以珂,我们交流会今天暂时结束,然后我们打算去小宇家里做饭吃,今晚就不用做我们两人的饭了,你和苏叔自行解决吧。”

“哦,好的,以珂在办公室呢,你上去吧!”陆雨筠指着楼上,随意的说道。

徐振东上楼,来到董事长办公室,轻轻推开门,看到苏以珂正在埋头批改文件,蹑手蹑脚进去。

不过还是惊动了苏以珂,抬头看来,看到徐振东,顿时惊喜,嘴角露出笑容,“振东,你怎么来了?我还没下班呢,在等我一会儿好不好?”

“好,那我到二楼吃份药膳,你忙完了,给我电话。”

“好的,我很快就好了。”

徐振东要到二楼去听听人民群众对今天交流大会的看法,对中医的看法,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

日落西山头,人约黄昏后!

夕阳渐落,余晖映照,夏天的黄昏很美,光辉洒落在整片大地,温顺不刺身。

神农药膳坊中,各个社会层次的人都来这里吃一碗傍晚药膳,滋养身体,颐养心神,总能让人心旷神怡。

和亲朋好友说说话,谈谈心,药膳坊是最好的去处。

今天众人谈论的话题大多与最近这几天进行的如火如荼的医学交流大会的话题有关。

医学关乎到每个人的身心健康,无论男女老少,所以成为众人的谈资也不足为奇。

在这个飘溢这香味的药膳坊二楼的中间一个位置上,这并不算好的位置,却能听到八方谈话。

徐振东就坐在这里,他要倾听群众的话语。

“你还别说,那个罗小宇据说他的家族是西医世家,你说奇怪不奇怪,他却学习中医,还学得非常厉害的那种。”

“哈哈,天下其人无所不有,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果他喜欢中医,出身又有何妨呢?所谓英雄不问出处。”

“没错,没错,不过我听到一则更为震撼的消息。”

“什么消息?”

“你们说这一届的医学交流大会最强风头的是哪些人啊?”

“最枪风头的要数西医方景,中医罗小宇。”

“哈哈,你那是在第二轮之前的事了,最新消息是,西医最枪风头的方景被中医的一个新人直接秒杀,完全没有缓和的余地。”

“什么?直接秒杀?我记得他很厉害啊,一路下来,未有败绩啊,是谁秒杀他的?”

“说了你别不信,要论年龄,罗小宇是最年轻的一个,但是秒杀方景的那位比罗小宇还年轻,他叫徐振东。”

“什么徐振东?我怎么感觉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我知道了,神农医院的院长徐振东,我见过,我之前去神农医院时见过,真的很年轻,而且医术非常了得,我还以为他没有参加这次的交流大会呢,没想到他居然去了。”

“再给你们一个更加劲爆的消息。”这人说着,保持着三分神秘,继续说道:“据说这一届,中医最出色的四个,也是最年轻的四个医生都是徐振东的徒弟。”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见过徐振东的,他都没有这四个人年轻,怎么会是他们的师父呢?你在说笑吧?”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不信,中医啊,我觉得比西医还厉害,特别是最近,中医的表现非常强势,在这个害人事件出来之前,我们大家都感觉得到,我觉得这个害人事件是别有用心的人弄出来的舆论。”

“我也这样觉得,中医乃是咱们华夏的国粹,几千年的传承,岂会是害人的东西,它可是经过岁月的洗涤的,留下的的精华国粹。”

四面八方,各种说辞,人各一张嘴,七嘴八舌说的都是关于交流大会上的事。

而徐振东默默的在这里吃着药膳,听着他们的话语,心里美滋滋。

看来这些舆论开始有用了,人民群众又开始相信中医了。

这便是徐振东想要的结果。

只要后续,中医没有出现问题,一切就会顺利,中医将会再次获得人们的信任,中医腾飞的日子不远了。

“振东,你在干嘛呢?”苏以珂已经到了一会儿,喊了好几声他的名字,都没有反应,轻轻的推了一下他的肩膀。

“额……我没注意。”徐振东回过神来,看着媳妇,已经换下职业装,穿上一身亮丽的着装,说道:“你忙完了吗?”

“忙完了,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苏以珂看着他。

两人往外走去,牵着手。

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他们都知道苏以珂是药膳坊的董事长,但这个男生就有些陌生

了,不过已经有人认出来。

“徐振东……医学交流大会上的徐振东,神农医院的徐振东……”

众人在惊呼,两人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

“你没有发现交流大会已经起到作用了吗?现在很多人都开始又相信中医了,都在谈论中医的好呢。”徐振东开心的说道。

没有什么比中医的形势变好更让他开心的了。

苏以珂一笑,说道:“我也发现了,最近这几天大家都在说,而且很多媒体都在报道,人民已经不再抵制中医,变得宁愿相信中医,不过还得需要你们继续稳定发挥,一旦失手,可能会有不必要的麻烦呢。”

“嗯,我们会更加注意的。”

恍然间!

苏以珂的谈吐间,整个人已经成熟了不少,从事情的考虑,大局观等等都有了很大的进步。

这或许就是在职场打拼的结果。

职场练人,女强人的气势也慢慢的展露出来,带着冷智,非常标致的职场金领。

告别了陆雨筠,两人开车前往罗小宇和刘若香的家中。

刚刚进门,人群嚷嚷,本来说好的刘若香下厨,结果大家都非常热情的过去帮忙,只有罗小宇坐在沙发上玩电脑。

“师父,你看这些新闻,都是赞扬咱们中医的,很多人点赞呢!”罗小宇指着电脑上的新闻,开心的说道。

他们都是为此而战,所以格外关注这段时间关于交流大会的新闻。

对于中医,一片赞扬。

苏以珂已经加入了做饭的队伍,留下徐振东和罗小宇两人看着电脑上的新闻。

没多久。

香喷喷的饭菜已经呈上来,不过有那么两道菜居然色泽没那么好,一问之下,原来是苟起昂做的。

不过没关系,主要是开心就行。

第一次来罗小宇家里做饭,开了两瓶香槟,开开心心的度过了这一天。

这一次的相聚,不知道多少年之后才会有这样的相聚了,恐怕未来都不会有了吧。

一顿饱餐之后,大家也纷纷离开。

徐振东和苏以珂回到家中,居然没看到苏以珂的爸妈在家,打电话问了一下,两人在外面看电影。

老夫老妻却不失浪漫,生活过成诗 。

两人药浴之后,相拥而睡。

明天还得继续比试,将会迎来更加强大的对手。

按照规则,第三轮,所有医生都要上场,也就意味着西医医圣等人都要上战场。

东方露出鱼肚白,徐振东已经起床,做了简单的身体调整,恢复到最好的状态,前往战场而去。

前几天交流大会上被称为西医新晋强者的方景被徐振东秒杀。

今日再来现场,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方景曾经的辉煌,人败名散,没有任何的声望。

而徐振东取而代之,甚至比他更加强盛,因为徐振东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大。

“徐医生,你来了。”饶国煌走过来,带着几分微笑,似乎有好事发生,说道:“确实有人插手了交流大会,似乎是针对你的,而不是针对中医,主办方那边的人也不愿意告诉我是谁,我就来给你提个醒。”

“针对我的?”徐振东有些诧异,不过这样也还算不错。

如果只是针对自己,那么自己完全可以应付,来多少杀多少,看谁强。

不过想想还真想不出来会是谁想要这么针对自己。

“没错,那边说是神农医院,还特别提到了你的名字。”饶国煌有些小声的说道:“不过主办方那边也给我面子,第三轮按照正常的来,你的对手应该不强。尽可放心。”

“谢谢饶医生。”徐振东平静的说道。

很快第三场比试开始了。

罗小宇对战柳正涛,这个进展还真有些快了。

庞奇峰对战葛二鳞,这个也有些意料之外。

不过也在意料之中,原本的意愿就是他们两两对战,现在对上。

徐振东对战周志儒,此人乃是燕京一位身负盛名的医师,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存在,空降第三轮的医生。

“徐医生,能与你对战,我深感荣幸。”周志儒面带笑容的说道。

“我也是,那我们开始吧!”徐振东也不想多说废话,尽快安排比试,尽早结束。

“请!”

周志儒还是非常有礼貌的,对徐振东也是非常恭敬,两人选好患者,在主持人的宣布开始时,开始治病。

这一次,很多人前来围观,谁让之前徐振东徐医生惹得所有人的好奇之心,现在被围观也是正常的。

特别是很多西医都过来观看,中医也有很多。

“何医生,酒精!”徐振东简单的说了一句。

何志芹感觉这句话好像有点耳熟啊,拿来酒精。

果然,一切都和之前的没什么差别,一根银针,患者猛然睁开双眼,一声急促的呼吸,居然醒来了。

又是类似的情况,所有人都直接懵逼。

“这……居然又是一针秒杀对手。”

“周志儒医生似乎比方景好些,至少他已经开始治病了,而之前方景都还没开始呢。就被徐医生秒杀。”

“这到底是什么针法啊?这位徐医生竟然如此强大,都是一针救人,按照这样下去,估计得拿绝症患者来比试了。”

“我看啊,徐医生的对手只能是唐家或者西医医圣这样的人物了,否则拿这些不算太棘手的病人过来,都被徐医生一针治好,完全不在话下啊,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众人纷纷议论,这位徐医生太强,而不能因为他太强而送来太过于棘手的患者,需要照顾到对手的实力。

至于送什么样的患者过来,主办方那边是有自己的评定的,不过就目前这两人对于徐振东来说还是太弱了。

“老乔,看出来了吗?”老羊看向正在诧异,一脸震惊的老乔,问道。

“这……怎么可能?”老乔震惊的看着正在走出治疗室的徐振东,满脸的不敢相信,说道。

“老乔,你这是咋滴了?上一场也没看到你如此震惊啊,这都第二回看了,你反倒更加震惊,难道是看出什么来了不成。”老羊有些好奇的说道。

“他不仅仅是一位医生,更是因为强大的武者,刚刚他再给患者按摩时,这附近的玄气,天地之力竟然被他牵引过来,这是如何做到的?”老乔震惊的说道。

“什么?你说他也是武者?还能吸引附近的玄力?你确定?”老羊也震惊了。

“没错,而且他的修为很强,我都做不到强行牵引玄气过来,这天地之力属于天地间,只能吸引周身玄气

入体,他居然可以做到牵引方圆至少百米的范围,他很强。”老乔面色凝重的说道。

之前对这位年轻的中医只是观看的态度,现在发现了他的武者身份之后,老乔再也不仅仅是观看,而是非常重视。

“那还真是棘手的对手。”老羊心里也很凝重起来,说道:“怪不得请我出山,给了那么多钱,我还以为这年头,钱那么好赚,看来真是一分钱一分货啊。”

两人看着已经走出治疗室的徐振东,依旧震惊。

这里的议论声依旧不断。

而作为备受关注的徐振东却是一脸的云淡轻风,似乎没发生什么重大事件一般,完全不在意的感觉。

也不曾理会其他人的一脸懵逼。

“徐医生,我还是看不出来你的针法,究竟何等神奇。”何志芹紧跟在徐医生身后,问道。

“所以我现在带你去看,你可能看得懂的。”徐振东朝着庞奇峰的方向去。

庞奇峰的对手是维疆省的葛二鳞,此人不是纯碎的西医,和他们当地的一些医疗手段结合,根据庞奇峰之前的了解,此人很棘手。

至于罗小宇那边,徐振东相信他,无须担忧。

徐振东加入了围观的队伍中,站在治疗室的最前面看着庞奇峰的治疗,而身边同样围观之人看到徐振东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这不是徐振东徐医生吗?他不是也要参加比试吗?”

身边一人好奇的问道。

“徐医生再次秒杀,所以过来这里观战了。”

另外一人自豪的说着,显然这人是中医。

“我去,这也太牛逼了吧,两次秒杀。”

众人小声议论,不过并不影响到密闭室内治疗的庞奇峰,密闭室的隔音效果极佳,不会受到外界的干扰。

“葛医生这是什么医疗手法啊?”一位医生诧异的看向葛二鳞的医疗室,发现他正在给患者放血,患者病床下更是放了一枚枚火炭深红深红的。

患者本身就很虚弱,他还在给患者放血,那岂不是更加削弱患者?

“新维族的烈火引流法。”

何志芹震惊的看着葛二鳞的医疗室,脱口而出这个治疗手法。

“你认识?”徐振东看向他,问道。

“曾经看到听过,却不曾真正的见识过,据说这是新维族特有的一种治疗手段,在维疆省那种条件恶劣,天气变幻无穷的地方,出现的各种怪疾病,如果没有特殊的手法,很难治愈的,这个手法是维疆省其中一个少数民族的独门医术,非常珍贵。”

何志芹慢慢解说,一脸震惊。

徐振东的神识已经扫视过去,在给患者放血的同时注入了新的血液,同时还掺杂了一些药液,徐振东一时也分辨不出这个药液的特性。

“回魂针法……居然是回魂针法!”

又有人惊呼起来。

这一回惊呼的是庞奇峰的治疗室。

新维族的医术少有人见识,所以众人虽然好奇葛二鳞的医术之诡异,却道不出名来,也就只能震惊震惊而已。

但庞奇峰施展出来的回魂针法,只要是资深医生,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知道的,中医一眼便可认出,西医也听过其威力的。

这是一门古针法,失传多年,没想到至今再次重现人间,岂能不震惊。

听到一人惊呼,所有人都看过来。

双眼炽热的看着治疗室内的庞奇峰,他的手法娴熟,很有规律的施针,每一针似乎蕴含着某种与天地产生共鸣的律动出来。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附近有玄气在流动啊?”一位中医惊呼,看先身边的老友。

中医修行到他们这种级别,很多都是涉及到一些玄术的,中医的后期需要以玄术辅助才能使医术更上一层楼。

“什么?竟然是玄气,只有中医之术达到一定境界的老中医才会修炼的玄术,难道这位年轻人已经开始修炼了,而且修为还不低,这怎么可能啊!”

边上一位老中医震惊的看着里面的庞奇峰。

此人看起来很普通,这一刻,他的周身乃至他的本身都在慢慢的发生了变化,温润如玉,宛若隐世道人,给?


111